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37]  [36]  [35]  [34]  [33]  [32]  [31]  [30]  [29]  [28]  [2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1

门外,赤也才问过精言做好准备没有,然而一踏进玄关面对着门内三人的目光时,脑海就在瞬间反过来想问自己到底鼓足了勇气没有。
门内,一个是熟悉的幸村部长,另外一个大叔加一个大婶应该就是精言的父母。三个人而已,为什么就这样怯场了呢?赤也反问自己。
“精、精言!你一个人跑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爸爸和妈妈有多担心?!”
突然冲着两个人而来的咆哮让赤也瞬间性觉着充满火药味的空气来源于这个满目怒意的大婶。甚至来不及思考的时候,赤也已经看到她快速地踏出两步举起了右手。

除了真田的巴掌山林外,自己的脸就从来不给任何人掴过。这一刻赤也突然很想感谢那个曾给自己狠狠的巴掌经验的真田副部长。否则,现在的这一巴掌肯定痛彻心肺呢。
虽然不及真田的厉害,但还是让赤也的脸微微地红了起来,伴随着一丝一丝的刺痛感。
这样全力拍下来的手掌要是打在女孩子的脸上,肯定嘴角也会流血吧,所以赤也在巴掌下来的瞬间把踏上半步挡在精言面前并且用一只手拦住她。
“痛、痛、痛、痛呀——”

拍手[0回]


幸村一家人的目光瞬间变得诧异起来。看着这个挺身而出的不速之客。
“喂,大婶,就算是你是精言的妈妈,打她的话我同样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啊!”
“你、你…是谁?我们家的事情不用你去管!快点过来,精言!”
赤也清晰地看到那个大婶看见自己保护精言时的表情一下子惊讶起来,但很快又恢复过来像刚刚那样狠狠地盯着自己背后的精言。
一直认为自己已经成长的赤也,面对眼前来势汹汹的成年人,内心从深处开始,还是小孩子般地胆怯起来。但是,自己应该保护的人也在害怕。程度远远超过了自己。
那只一直未曾放开的手在微弱地颤抖着,假如没有接触的话完全不能察觉。那是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微弱的求救信号。只有通过手心传递的恋人,才能接收到的恐惧感。
她一直孤军作战已经伤痕累累。现在,只有由自己能亲手保护她了。

“什么叫不要管啊?!我是精言的男朋友啊!她的事我当然要管!”
不经大脑脱口而出的话语再一次惊动了幸村家的四人。
“赤、赤也……”
精言甚至不敢相信赤也居然能当着家长的面前说出这句话。但“男朋友”这三个字从他嘴巴内吐出的时候,他已经无敌了。
“你…你在说什么?!”
“爸爸、妈妈、部长!”
“不要叫妈妈。”
“是!即使是小孩,我们还是有小孩的理由。所以,请务必要听一下我们的想法!”


短短的几分钟过去。
赤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会变成这样的场景。沉闷的气氛洋溢在起居室之中,连空气都静默了下来。赤也觉得自己和精言正在身处古时候家训深严的家族,作为两个做错事的孩子,正要接受严厉的惩罚、等待宣判结果一样。
中间一张不大不小的木桌,隔住了对面准备作出处分的大人们。坐旁边的部长,则是开观看自己受审的旁听人员。母亲神情严肃的,端坐在桌子的对面。而部长在一边悠闲地喝着淡茶,表情放松得好像在看课余的娱乐节目似的。
“我是立海大一年生,网球部部员。以前是立海大附中的网球正选……”
“那么说就是那时候认识精言了?”
“是的,我一直一直都跟精言在一起。所以,我请你让精言直升上立海大!”

“……理由?”
“我的希望…以及精言本身的梦想。”
“撇开你的理由不管,单凭她那个所谓的梦想我已经说过不可能了。”
“不是的妈妈!我不明白为什么妈妈总是不能明白我……即使那场意外有没有发生,我从来没有放弃过网球。”
精言毫无预感地接下妈妈要提问赤也的话语,其实自己也在意料之外。从一踏进门口开始就觉得胸口被紧紧地勒住一样呼吸也沉重起来。但是当谈及网球,不知为何就觉得到了解放的时刻。
即使他们四个人的目光都停留在自己身上,都已经毫无畏惧。因为,喜欢网球的那个心情一直在输给自己力量。说吧,把自己的想法传达开来。

“那是一场可怕的意外,让我不能再随意在球场上奔跑。当时我真的有点绝望了。但是哥哥,还有赤也告诉了我,即使我的腿不能走动,手也不能拿起球拍,但喜欢网球的心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
“所以我想一直留在立海大。立海大藏着我原来的梦想,而现在的梦想,只是跟我还能打球的朋友们一起去见证网球,保持着这样的生活。一旦离开这里去了京都,我跟网球的羁绊就会这样完结了吧……一想到这里,就觉得以后的道路很昏暗。”
“……”
“对不起……妈妈,原谅我的任性吧。”精言弯下腰低下头。
“……我、我也拜托你了。”赤也也跟着请求。

网球真的那么重要吗?身为母亲的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女儿会选择这样的道路。
三年前同意精言离开在爱知县公干的父母跑去哥哥精市所在的神奈川读高中的时候,是因为觉得她跟哥哥一样有网球的天赋。
在全国制霸的立海大附属中学就读,一直念完大学,在网球方面肯定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然而在她考入高中后不久的意外中,左脚关节的伤让她不能再在网球场上挥拍。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自己正在国外,忧心却又没法马上回到她的身边,每天就想着她到底能不能照顾好自己。
因此,才想到要送她去京都念大学。
没有好的大学背景的话,在现代社会上要找到好工作简直比登天还难。既然不能待在网球界,那么要生存下去的资本,就只剩下精言所擅长的学业。引导她走向幸福的将来,这样的话,自己就不用再担心她能否健康地生活下去了。
这只是一个单纯的母亲爱护孩子的想法。
但是,看着面前那对恋人满脸不安的情绪。自己又开始犹豫起来,这种以家长的角度认为的幸福,真的会是精言的幸福吗?抑或,那只是自己一厢情愿?

看着精言的母亲陷入了沉思的样子,赤也渐渐感觉到希望的存在。但是当他隐秘地给精市使眼色请他帮忙说两句的时候,精市依然微微地笑着无视了自己。
还有,父亲也一语不发的样子。赤也忽然想到这家庭难道是女权主义,男性地位低下的古怪家庭吗?
而跪坐在自己旁边的精言的手,一直未能离开自己的手心。但尽管自己的手进入屋内已经和暖起来,然而被自己的大手掌包住的她的小拳头,却依然冰冷如初。
还在担心吧?要分开的事情。
赤也很想很想让它温暖起来。然而唯一能做到这一点的,就只有一个方法。虽然一直在考虑中,但此刻已经刻不容缓了,就不顾后果地先说了比较好吧?

“即使你们觉得我是自私也好,如果能让精言留在这里我当然会很高兴,但是…即使精言去到京都,我也会追过去的!”
“哈?”幸村一家的目光突然一闪,再一次全部都停留在赤也身上。
“喂、喂,赤也,我、我从来没听你说过这样的事啊?”精言惊讶地问。
“呵、呵呵……”精市却暧昧地笑了起来。
“不要开玩笑了。那大学怎么办?”父亲终于第一次禁不住开了口。
“念不了就放弃了吧。去京都找份工作……”
“胡说!这太随便了吧!”连母亲也无法理解了。
“那又怎样?!我只想跟精言一起啊!这有什么错吗?爸爸、妈妈…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精言的!”
脸蛋红红的让他更像个傻孩子。但是,目光中充满了恳求,非常坚定的眼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