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32]  [31]  [30]  [29]  [28]  [27]  [26]  [25]  [24]  [23]  [22
06

不知道是自己没有心情去留意还是小雪在吸收声波的关系,今晚神奈川县的街道显得特别宁静。就好像神在安抚自己受到创伤的心灵似的。
没有积雪,小小的雪花在落地不久就马上融化,又迅速地被地面吸收。最多只有一些温度较低的角落,积起一小块范围而已。
但是为什么脚步迈出的每一下都那么沉重,身体因为寒冷而慢慢僵硬起来,手指已经冻得没有知觉。
没有围巾和外套,寒风就好像会在体内自由四窜一样。
但是没有回家的想法,这种不时有车辆和路人与自己擦肩而过的街道,比那所满屋是吵闹的房子要温暖得多。

自己的手跟从前一样灵活,可以拿起球拍用力地挥动,也可以握着拍柄轻轻地放短球。双腿可能没有以前那么灵活,有时候突击反映时会一下子失去知觉,马上恢复的话还是能正常地走路和跑动。即使比不上运动员的敏捷,但的的确确是自己能控制的,正常而踏实地走在路上。
然而是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不能打网球呢?难道不能站在比赛场上,就等于失去追求梦想的资格?
明明自己对网球的那份爱是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的。两年前受伤的时候已经下了决心,一辈子不离开网球。
那是任何人都不能简单地去否定的东西。


没有上街的心情。
赤也是带着这样的态度被绪子他们几个同学捉到饮品店内聊天的,说是要赏雪。神奈川下雪虽然不是什么奇景,但因为不常见因而每年都被期待着。
赤也记得上一次下雪时两年前。雪很大并且落了整整一个夜晚,那天自己就冷冰冰地在雪夜中走了一个晚上,心情跟现在一样糟糕。
不对,应该是那次更糟糕。因为那次的雪下得更大。今晚的雪,看样子不会囤积起来。

“喂喂,那不是你们网球部幸村部长的妹妹吗?”
坐在身边的朋友突然叫了起来,隔着店的落地玻璃指向斑马线另一边。
毫无预感的,心脏好像突然间触到电击一般猛然跳动了一下。赤也随大家把视线转移到朋友手指的方向。

站在对面街道的精言与路人一起等着信号灯。在昏暗的灯光下,头发上星星点点地布满了融雪。没有撑伞,没有戴围巾,没有手套,甚至连外套也没有披上的,与身边的路人截然相反的衣着。偶尔有路人撇过她一两眼,带着奇异的神色。那么冷的天气却那么单薄地在大街上走,就算只是眼睛看着也觉得冰冷刺骨。
信号灯变为绿色的时候,随着人群向这边走来。没有一点朝气的步伐,看上去越发冰冷。

精言,你在…做什么?不冷吗?
这样想着的时候,身边的朋友突然做起了大起大落的动作,不停地敲着玻璃吸引外面行人的注意。女生也微微抬起了眼球,带着惊讶的瞳孔上倒映出自己的身影。
不安瞬间随着空气不停地在自己的世界扩散。


在座位上看着精言踏入饮品店的每一步,赤也的心脏就好像跟着跳动每一下。脚步声与心跳声重叠在一起,那么响亮地在脑海中敲起,如同在提醒自己必须警觉起来。
公园一别过后,两个人没有再碰面。彼此都在害怕对方会说出伤害自己的话语。脆弱的关系是承受不住恶言的袭击的。所以,宁愿拒绝交流,也不想要吵闹起来。
焦虑随着精言的靠近不停攻击着赤也的心。
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她。但是眼看着她冻得有点发紫的嘴吹和不停搓着双手的动作,还是开始对她病态的样子产生了不忍。好想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晚上好,前辈们。”
“幸村妹妹你不冷吗?不戴围巾和手套,又穿得那么少,外面在下雪耶。”
“嗯,多谢你的关心,我不冷呢。”
“唔……啊,对了,立海大放榜了哦!怎样,应该考上了吧?”
“……呃…”
敏感的话题被提及的时候,恐惧好像瞬间在赤也的脑袋爆发出来。再一次,像刺猬遇到危险时把刺全部放出伤害别人那样保护自己。
“哼…你在问她这个干什么啊?人家可是高材生啊!谁要考我们这些三流大学啊?她已经考上京大了啊。”
“吓?京大?好…好厉害啊,真不愧是幸村妹妹呢!……唔?…呃……等一下,这样的话,你们两个不是要……”

赤也的一席话让气氛忽然变得那么尴尬,那一刻好像整张桌子上的人的时间都停止了下来。只让思考在脑袋中继续运行,说不出口却又是那么难受的感觉越发清晰。
“抱…抱歉,我突然想起有些事要做……先走了,前辈们。”
虽然这样贸然离去明显地诉说着自己的心虚,但是,气氛难耐。
赤也轻蔑的语气,甚至是说话的时候也不曾把脸转向自己。肯定是没法放下那天的背叛吧,自己或许有错,但是真的就是那么不可原谅的吗?赤也的不理解,不正是跟妈妈对待自己的行为是一模一样吗?
自己的心情,真的有谁认真思虑过吗?那一刻,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好像是孤单的。其实只想他在耳边安抚自己说着没问题的,一定可以解决的,只要我们像这样,紧握手心的话。


不是自己的敏感。
绪子看着逃避般仓促离去的后辈,最终得出结论。
前几天看见赤也不寻常的举动已经大概估计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赤也讽刺的语气,一听就能明白。
那是赤也特有的,为了免除受伤而做出的行为。
后辈要离开赤也去京都的事情,对于暗恋赤也已久的自己应该是一个喜讯。但此刻自己却无法暗自高兴,甚至一点笑容也挤不出来,只有淡淡的悲伤,还有点点的愤怒。
因为看到赤也受伤的表情了。
第一次看到了,那个看上去强硬得很的赤也的伤痛。

“喂喂,切原你跟幸村妹妹怎么啦?不追出去可以吗?”朋友们皱着眉头问道。
“……”
“外面可是很冷的啊!”
没有回答,也没有行动,只顾着一小口一小口地吸着透明杯中金黄色的芒果汁。
“唉…你啊……诶?做什么啊?绪子?”大家惊讶地看到平时温顺的绪子猛然冲出店外。
“哦呀?有个人看不顺眼了呢!”
被朋友揶揄着的赤也,看着绪子的行动却无法理解。难道,连绪子都认为错的是自己吗?
自己并不是不想追出去,只是没有足够的勇气,走到她面前,握起她的手心请求她不要留下他一个人。


“请你…请你不要做出让切原君伤心的事情!”
“诶?
从那间暖烘烘的饮品店追出来这个冰冷的夜幕下,绪子给后辈劈头而来的就是这么一句话。”
精言霎时间还没搞清楚到底前辈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的。
“切原君虽然平时看起来凶巴巴的,但是他其实只是很单纯的人而已。”
边说着,绪子把裹在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来,重新帮后辈系上。精言感受到依附在围巾上的前辈的体温,好温暖。
前辈,在担心自己与赤也的事情?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