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30]  [29]  [28]  [27]  [26]  [25]  [24]  [23]  [22]  [21]  [20
04

邮差先生带着喜悦的微笑把信件交到自己手上时,充满羡慕与鼓励,就好像能接到这份工作是莫大的荣幸那样。
“能被京大录取,幸村小姐还真的很厉害呢。恭喜你。那么,以后也要继续努力喔。”
他没有感受到自己敬重地捏着的信件的另外一端,精言那双手接过时从内心开始散发出来的颤抖。这一件能给备考生带来无限希望的消息,对于她却是足够的冰冷。
“谢谢你。”
只能勉强地露出虚伪的微笑去迎接。

一张成绩单,一封推荐信,一份入学通知书,还有缴费单张。
全部都盖上京都大学的印记,无论如何也无法逃避。

“喂喂一早在看什么那么入迷?”

贸然从门口传来那把熟悉的声音,精言急忙得来不及把信件拼命地往挂包内塞进去,卡在袋口的部分被弄得皱巴巴的,最后也逃不过被强塞进去的命运。
自己这样慌乱的行为,太过牵强。秘密好像要瞬间被揭开那样。
说谎时的心虚也许是一个致命伤,自己过于紧张的表现,才是最大的破绽。对于粗心大意的赤也,应该保持着平时的姿态,便不容易被发现。

一件无法补救的事情已经发生,直接坦白清楚地说出来,比由他亲自去发掘出真相要优越。
他会怪责自己,然后,很快又会转化为体谅。嗯,将近三年的相处让自己很清楚这一点。
但是,现在的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说不出口。完全说不出口。连说出口的勇气也提不起。
说出来的话,他…肯定会很伤心的。

“赤、赤也?为什么那么早来找我?”
“啊?你在说什么?今天可是放榜日啊?”
“诶?”
“别说了快点去学校啊!”
强制地拉起精言的手,赤也的脚步已经跃跃跑动起来。脸上充满的兴奋与期待,比洒在空气中的每一寸阳光还要明媚。
但是背后那人,却从心底透出淡淡的愁意。

——榜上不可能有我的名字,赤也。看了也是白看,不要露出那么愉快的笑容啊。



没有。
不可能,再看一遍。
还是没有,这怎么可能啊?
拿着手上的纸片对着板子浏览了一遍又一遍,明明前后的两个号码都在,唯独缺少中间的这个?赤也的脑海好像瞬间变得空荡荡的感觉。
身边的女生默不作声地站着,失落的感觉不停地传染到赤也的身上。

“啊…啊……怎么可能,我再看一遍啊!”
没有。
“不!不可能啦!肯定是看漏了。再看!”
没有。
“眼睛怎么现在就犯毛病了,等一等啊我再看一遍!”
还是没有。

板子写满了事实、充满权威地树立在自己面前,不可能欺骗自己。但是赤也从来没有想过事态会这样发展。一直以来期盼着的今天,应该是马上就找到号码,然后两人高兴地抱在一起说着成功了这样。
但是,完全预算错误。
他知道精言一点也不好受,但是自己又何尝不是充满了矛盾,比去年自己来看榜时还要紧张与不知所措。

“可恶,怎么没有!一定有什么搞错了!我再……!”
无法相信。想要再去确认这个不可能逆转的事实时,衣角被一只充满了颤抖的、苍白的手无力地拉着。
“够了……已经够了……”
眼前的这个被所有人都认为绝对无问题、应该榜上有名的女生,在如此明朗的天气下却像散发出梅雨时节时的抑郁,眼皮好像灌满了铅一样,与头部一同垂下,好像连抬头前进的希望都没有。

自己考出25分英语时会感到自己的无用,但由于对将来没有太大影响一般不会过于在意。那,落榜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感觉?从来不曾了解,因为自己在高三的时候受着她的扶助度过了入试的难关。现在,她没有突破这个难关的时候,自己却不能反过来为她做些什么。
绝望…吗?
围在看板面前的人群断断续续的、胜利的呼声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而来。如此响亮,却如此刺耳。
失落在一对相互感应的恋人之间绝对会传染的。


自己没有看榜的资格。
精言这样想着,根本无法抬头去看那块庄严的板子。并且感受到赤也本来充满期待的心因为了解到事实而渐渐冷却。
可以感受到他的悲伤。
就因为如此,自己更加开不了口。

然后右手忽然被紧紧地握住的时候,同时脚步因为受到的拉力而条件反射地迈开。
从重重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中穿行过后,带着自己的男生开始跑了起来。丝毫不愿放开自己的手腕,不顾一切的跑了起来。好像要带自己冲出恶梦的缠绕似的。
“赤…赤也?”

跑到远离那个既带有欢乐亦带有哀愁的立海大看板的公园后,精言轻轻的喘着气。
但是赤也不待放松便转身过后毫不犹豫就伸出双臂,把精言的身体贴紧了自己,好像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未经同意就要强抢玩具那样。
“赤也?”
“……哭吧。放声地哭吧。”
“诶?”
“没关系啊!考不到立海大又怎样?会死吗?那间普通得要命的学校没有你是他们的损失,你根本不需要在意啊!”
“赤也……”
“我知道你有多伤心……所以,在这里哭吧,没有人看见…唔,我也不去看你,你尽管哭好了,哭到笑为止。”
“赤…赤也……”

精言的耳朵贴在赤也的锁骨上,通过骨头的传导清晰的听到小跑过后赤也加速的心跳声。微微发烫的皮肤好像一张温暖的棉被那样把自己裹得紧紧的。
他的爱慕、他的关心、他的担忧、他的不安、他的焦虑、他的失落,所有心情都一一向自己传达着。并且慢慢地用一种特别的心理方法治疗着自己的伤痕。被那样抱着,应该是世界上最一件幸福的事情吧。
喜欢自己的人,绝对不愿意看见绝望的自己。希望他跟自己一起得到幸福。
那样想着的话,鼻子突然就变酸了,而眼眶不知何时已经溢满泪水,并在下一秒钟泛滥缺堤。
世界上能听到的声音,只剩下自己的嚎啕大哭的叫声,以及彼此的心跳声。


“笨蛋,哭够了吗?”
“呜……你才是笨蛋。”大哭过后还是不停地抽着鼻子。
“哭到泪痕都出现了…眼角还脏脏的,幸好鼻涕没流下来啦。”
赤也伸手去擦了擦精言的眼角,近距离地看到她渐渐明朗的表情,开始放心下来。
“嘛,我去洗一下脸。”
精言有点害羞地掩着半边脸,从石凳上站了起来,却不小心把挂包也丢到地上。
“啊……抱歉抱歉,帮我捡一下。”

“真是的,笨手笨脚的。”
赤也弯下腰来把掉在地上的挂包捡起来,却莫名其妙地看到一些被揉得乱七八糟的纸团从挂包的打开的缝隙中滚了出来。
“哎?这家伙怎么把垃圾放到袋子里?什么东西啊?嘛,帮她扔掉好了。”
明明决定扔掉的,却又突然八卦起来随便多看了两眼。垃圾团子里面的赫然的四个字却一点都不垃圾。惊吓的程度甚至让赤也的眼睛睁大后无法马上恢复原状。

京 都 大 学。

“这…这是……”


镜子中的自己双眼红红肿肿的,脸颊因为泪水的洗刷划出两道特别干净的轨迹。这样子虽然狼狈,但是总觉得比那天在新干线列车的玻璃窗下的要好看多了。
赤也,他很会体谅别人呢。或许,这些日子过来一支都是自己在胡思乱想,假如一开始就坦白的话,说不定真的能免除那些无谓的烦恼。
恋人之间需要彼此坦白,然后彼此信任。
对。他一定可以了解的。

“我回来啦,等了好久吗?”
“…不,没有。…话说回来,我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你会考不进立海大。”
“啊?…那个……可能是做漏了哪题…又或者评价的过程出了什么问题这样…吧…”
——喂!幸村精言你在干什么?!不是已经决定要对赤也坦白了吗?还在找什么借口?
“那样就太奇怪了吧?为什么那么多人偏偏就是你出了问题?”
“…诶?那…那个……”
“到了现在还要说谎吗?”
“…呃?”

决定好要坦白的话语要是尚未出口,一旦被对方先知的话,依旧是一种背叛。被揭穿的一刹,如同暖烘烘的自己被猛然泼下一头冷水。

“你根本没有参加立海大的考试对吧?因为你去了京都!”
“……”
“明明说过要考这里的,你…你根本没把我们的约定放在眼内!……哼,说得也是呢,像你这样的高材生,怎么还愿意呆在立海这种普通的学校!”
“赤……”
“你这个骗子!”

那份在今早被揉得团状的录取信件已经被辗平,尽管只是皱巴巴的几张白纸,但从赤也手心发力狠狠地拍到自己前额上时,还是感到一阵从中心向四周发散的刺痛。
不仅仅是皮肤表面,而是一种仿佛可以穿透所有毛细血管遍达全身的疼痛,最后集中在心脏,重重地敲击,化成剧痛。
脑袋轰隆隆不能思考。只能像木头那样站在原地眼看着赤也充满愤恨的背景渐渐消失在阳光之下。
——你这个骗子!
骗子——骗子——骗子——————!

玉置前辈之前不是已经告诉自己了吗?自己是骗子。让那个天真地与自己作约定,希望自己能永远待在她身边的男生的美梦化为乌有。
即使现在怎么呼喊,也不能弥补,也不能让他简简单单就接受这样的自己。所以此刻自己只能让痛心击溃自己的双腿,跌坐在地上傻瓜般地哭泣。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