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29]  [28]  [27]  [26]  [25]  [24]  [23]  [22]  [21]  [20]  [19
03

深蓝得发紫的天空中挂着一轮半月,配上满天星斗发出的光芒,组合起来好像照亮了长夜。偶尔吹来的北风虽然清劲,却刮不走刚从泡浴中带出来的热气。
精市裹着浴袍站在寝室的阳台上,欣赏着远处的繁华的街道,心情就好象今天运动过后那样舒畅。
明天也是个好天气吧?立海大的入学考试日。希望妹妹一切顺利。身为哥哥,自己是可以自豪地说出那个孩子是绝对没问题的。

忽然而至的手机铃响把精市叫进了室内,他右手执起搁在肩膀上的毛巾抹着布满水气的头发,左手把话筒贴近了耳朵。
“喂喂?”
“……哥哥。”
“唔?小言?怎么……”
“哥哥,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做好了……哥…”
精市突然感到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话筒那头传来的是妹妹带着哭腔的声音,偶尔吸鼻子以及喉咙的哽咽,很明显在低声地哭着。
“哥哥…救救我…”
“不哭,先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妈妈突如其来把京都大学的准考证塞给自己的时候,精言瞬间心慌起来。
“精言,明天乘新干线去京大考试。”
当初还以为是自己耳朵出了故障,明天也有立海大的考试啊,一个人怎么能同时出现在神奈川和京都呢?分身乏术,很明显只能两者择其一。
即使成绩怎样优秀、朋友们怎样羡慕、老师怎样暗示自己应该去考高水准的学府,自己也是从来没有考虑过立海大以外的大学。从高中考进去开始,就已经决定一直念下去,和朋友一起,和哥哥一起,和喜欢的网球一起。
并且,已经作出了一个想要遵守的约定。
于是愤然反抗起来。跟妈妈闹着说怎么也不愿意去京大。

“那你说出原因,为什么一定要去立海大?”
“因为……大家都在那里,哥也在那里,我想跟大家一起。”
“那你知不知道现在工作跟大学品牌很有关系,去京大将来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我不需要管那些……”
“妈妈要管!妈妈要顾及你的将来。”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根据以往的经历,只要自己拼死恳求不愿前往京都,妈妈总会放下决定尊重自己的。但这次眼看着妈妈渐渐涨红了双脸,突然间好像爆发了那般,粗暴地抓起立海大的准考证,捏紧了纸张的边缘,精言喉咙就再也发不出一声吵闹。
薄纸被撕裂的声音在安静的起居室回荡着然后传入自己的耳朵,刺痛了所有毛细神经。
“妈妈!你做什么——!”
看着准考证碎片像粉雪那样落下的时候,精言爬了过去,恨不得把所有纸屑都收集起来。但是,内心却有清晰地了解到这样的纸张即使涂上再多的浆糊,也是难以修补的。

是妈妈把自己的梦打碎了。
“妈妈是笨蛋——!!”
什么都不能做。仍被大人们当作小孩子的自己,只能这样咆哮一声,冲上楼梯把门狠狠地摔上,抱着枕头抽泣起来。
也许小孩子就是没有权力为自己的将来作出选择吧。

——喂,精言。我们说好了,要一起去念立海大学。

那样的约定,已经无法遵守。赤也……我应该怎样跟你解释?不,现在的自己,已经连说出口的能力都退化了。
最后,能求助的恐怕只有那个一直小心翼翼地把自己捧在手心的人,唯一能真正了解自己、体谅自己的哥哥。



列车窗外的天空清晰明朗,没有一丝阴霾,与自己乌云密布的心情毫不相衬。
把视线投向玻璃窗,近处的景物像一幅一幅油画那样高速掠过,眼睛只能停留在远处的蔚蓝的天空和竖立的电线杆上。新干线那每小时三百公里的速度让精言感到晕眩与窒息。
玻璃上投影出的自己,微微泛着紫黑色的眼袋以及干燥的皮肤。
“真是…难看呢。”
忍不住自嘲起来。要不是哥哥让自己先去京大参加入学试,自己也不可能安定地乘坐这条东海道线。


“明天,还是先去京大参加考试吧。”
“不行的啊,哥哥,要是考过了我就要去那里了。”
“那不去的话你又能去哪里?”
“…但是……”
“至少,先去考了让妈妈先下了气,我认为这样比较好。”
“……”
“安心,哥哥是站在你这边的。”
“……我…我想跟哥哥永远在一起,跟大家在一起。”


一天来回神奈川和京都的时间没想到可以这么充裕。试题也不太困难,即使不在状态精言仍轻松完成。
然而回到家的时候,无法跟妈妈对上一句话就累得躺在床上不想再动弹。手机铃声愉快地唱起时,甚至连伸手过去接听的力气都提不起来。
懒洋洋地在书包摸索了数秒,才捏出那部不停震动的手机,它不适时务地播出的轻快的铃声在不停地与自己的心情唱反调。
一点点的厌烦和怒意开始在心上蔓延开来。

“喂,我是幸村。”
“你好,幸村吗?我是玉置绪子。”
“玉置前辈?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我想星期六你有空的,一起去打网球吧。你上次说过我可以去尝试实战。所以,我想幸村你当我的对手。”
“实战?你是说……上场打球?”
“嗯,对…对的。”
“……不行不行,我不会上场打的。”懒洋洋的语气。
“唔?为什么……”话筒那边传来的是绪子带着惊讶和失望的声调。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啊……那是因为……”
“那个…你是幸村吧?”对方的声音很疑惑。
“嗯,对啊……为什么这样问?…其实是因为……”
“为什么幸村你的语气是这样子的?”
“诶?”
“之前见面的时候,明明很友好地说可以随时找你练球的……难道,那只是在赤也前面的表现吗?一旦赤也不在的话……对我们的态度就完全不同了……”
“…抱歉,刚才我有点累,所以……”精言想要解释这个误会,却突然被她的话语阻挡。
“骗子…你是个骗子!”

那样一句话本应该可以瞬间反驳过去,然后给对方好好道歉再表明自己的心意。
但是这么简单的事情,由于那句话的震撼力对现在的精言来说实在太大,她根本无法继续这趟通话。
耳朵听不到对方挂机后留下的嘟——嘟——的鸣响,只有那句话继续无止境地回荡着。
——骗子。
心脏被一击即中,就像箭靶被箭直刺过后留下的伤痕那样,深深地刻进了心坎。
——那只是在赤也面前的表现。
对呢,自己明明对他信誓旦旦地说过要去考立海大的,而背地里却私自跑去京都大学。
真是说一套,做一套的人呢。
完完全全,是个大骗子。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