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28]  [27]  [26]  [25]  [24]  [23]  [22]  [21]  [20]  [19]  [1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2

“这、样……对吗?切原君……哎?切…原君……?”
上一秒还在旁边仔细地指导着自己生硬而不规范的挥拍动作,但当自己模仿完成后转头的那刻,已经消失了影踪。
门口那边似乎传来了什么骚动,视线随大流地移动到球场门边。

哎?那是……谁?
切原一脸孩子气的,跟一个素未谋面的、穿着高中校服的女生滔滔不绝地谈着,与平时总是对别人露出一副不耐烦地表情很不相同,以及、与面对自己时较为平和的表情也有很大出入。
耳边明明听不到任何声音,心腔却好像回响着猛烈的敲击。在告诉自己,那个人好像是从自己心中逃了出来,跑到另一个人的心中去了。

拍手[0回]




----------------------------------------------------------------------

离图书馆关门的时间好像傍晚的落日那样所剩无几,端着借来的几本图书在空荡荡的头廊上跑过。玉置绪子想着应该不会撞倒什么人才对。然而越是这样念着,事故就会因为惴惴不安而越容易发生。
在转角位置不偏不倚地撞到什么硬邦邦的东西的时候,由于一叠厚厚图书的阻隔没有感到痛楚。除了跌坐地上的那一下钝声之外,还莫名其妙地带上一个清脆的、好像是金属碰撞的声音。
“啊……我的球拍!”
抬头一看才发现是个长着海带那样乱糟糟的黑发的男生,高高瘦瘦的样子,带着很疼惜的表情扶起撞飞在一旁的一支球拍。
“对…对不起……对不起……”自己手忙脚乱地收拾着散在地上的几本书。

绪子想着一般男生在撞到女生之后,应该是第一时间说着抱歉扶起跌在地上的女生,然后再帮忙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东西。这是依据多年追看连续剧的经验,得出的结论。
却没想到对着这个男生居然不起丝毫作用。
那个男生带着滑稽的语气边抚摸拍框边自言自语起来。
“啊…糟糕……这样一刮又丢了几百块了。”
绪子瞬间好像感受到得知天塌要下来的消息那样震撼。这么一支看上去是金属制的拍子怎么一甩就几百块?自己要赔给他吗?怎么一回事?这个奇怪的男生?
但是,他却没有一点要责备自己的意味。

“那个……怎么是几百块?”
“诶?你不知道吗?这是网球拍耶,一支普通的也要三万左右的啊……”
“啊?网球……?”
“什么嘛,这样的表情?……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抱歉。我…的确不太了解……”
“……”


中学时代的自己极少参加体育活动,连观看电视上的比赛节目的机会也是少之又少。没有特别的喜欢,也没有特别的讨厌,同时也没有兴趣去了解这方面的东西。
然而那个跟自己在大学里念同一个系的、叫切原赤也的男生,通过邀请自己去看一场激烈而精彩的比赛,把自己一下子拉进了网球的圈子中。

也曾经想过大学才开始拿网球拍会不会太迟,结果那个男生就自信满满的说着没有迟不迟的问题只有你要不要追随的想法。要不,我教教你如何?
看似有语病的句子,却好像通过空气介质把他溢满胸口的自信传播到自己的大脑中。从此,每当空闲的时间就不能自制地往球场跑去,好像成为了必修课一样,消磨了大部分时间。每次汗水总是流得淋漓尽致,但却是能最能露出笑颜的时刻

“我说呐,绪子,最近都忙于参加部活了,网球真的那么有趣吗?”
“唔?嗯……”
“不是的,是因为有那个切原同学啊。”
“切原?就是我们系的那个?以前好像是立海大附中网球部正选的王牌吗?他对别人很凶的啊!绪子,你怎么会跟这种人一起啊?”
“…凶?怎么会…他……”
“错了错了,他对别人是很凶,但对绪子可是特别的哦!”
“特别……?哎?”

女孩子善于用细腻的眼光观察任何事情,特别是对自己与众不同的人和事物,可以说是敏感。
对自己特别。也许…真的是这样吧。
那个切原平时很少跟系里的女生交流,总是和几个热爱运动的男生在一起讨论关于体育方面的事情。一个人的时候翻翻杂志,偶尔塞上耳机,把除音乐以外的东西完全隔绝。
当初有几个女生私下谈论他在中学网球界的战绩,说着他很帅之类的,跑上去索要签名,却最终以失望收场。因为那家伙总是一脸自满及不耐烦,把女生无视在背后,看上去没有一丝友善的感觉。

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没有在自己心底衍生出来。
他是自己在网球部最熟悉的男生。习惯对着拙劣的自己指指点点,挥出错误的动作时会毫不犹豫地把笨蛋二字挂在嘴边,但同时也会耐心地把动作重复一遍又一遍。
每当跟他说起话来,他就会整个人明朗起来,不厌其烦地说着网球的东西。当然也带着自满骄傲的语气,而绪子从中感受到的,却是他完全出于对网球的热爱。
说不定,彼此都是特别的。绪子是赤也特别的观众,是赤也特别的人。


-----------------------------------------------------------------

玉置绪子,立海大学一年级生。喜欢的运动是网球。喜欢的人——
切原赤也。
一直都期盼着自己的初恋能在大学开花。与挑选了自己、自己挑选了他的那个人在一起。从那天开始就好像是自然而然的命运那样活着。
直到那一刻的出现为止。

赤也撇开自己跑出去过后就没有再回到球场上,好像把其余的任何东西,包括说好要教会自己如何挥好球拍的承诺都通通抛到九霄云外。
他只是马上背起了自己的网球包,并把一条纯白色的围巾裹在那个女生的脖子上,嘴唇一张一翕地说了两句,就拉起女生的手离开了。
留给自己的,剩下一个天真得、愉快得让自己感到无限悲伤的背影。

眼前的情景清楚明了地诉说着,那个女生才是真正的、赤也最特别的人。自己所想的所有美好,都只是虚构的,如何薄冰那样一踏即碎的幻象。




这两天来脑袋空荡荡的唯独思念的情绪一直在作怪。渐渐地,觉得自己像个傻瓜那样,一开始就不应该作那些无谓幻想。
什么他对自己是特别的?不要胡说了。
然而昨晚,赤也蓦地给自己拨了一通电话说想明天一起去打网球。
果然,的确还是有点特别的吧。
好不容易填充了少量的勇气,却又在第二天到达球场的这刻消失尽殆。

“你好,玉置前辈,请多多指教。”
眼前的女生毕恭毕敬地向自己打着招呼。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成了现在的状况。

“绪子,她是幸村精言,部长的妹妹啦。因为明天她要来考立海大,所以今天特意带她过来放松一下。”
“幸村部长的妹妹?”仔细地看,她水蓝色头发下那张白皙的脸,的确跟部长有相似之处。
“长得很像吧?所以呢,你也不能小看她呢,她之前还是立海大附属中学的女子网球部正选哦!”
“喂,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吧。”精言有点不好意思地止住了赤也的话。
“精言不用过于谦虚。我认为你可以指导一下绪子她们的网球。简单的挥拍动作,精言的身体能应付的。”
“是,真田副部长。”

原来如此——果然,那个最特别的人,不可能是平凡的自己,对网球一窍不通的自己。
连今天本以为是只属于两个人的网球,原来也是为她而设计的。
这个叫幸村精言的女孩子,能成为幸村部长的妹妹,能让严格的真田副部长承认,能使赤也露出灿烂的笑容。
她如同群星中独一无二的北极星那样,全身都散发出脱颖而出的闪亮。然后,把不堪一击的自己瞬间打败。
“呐呐,精言,你就帮我好好教导一下她们嘛!”
赤也推着精言的肩膀前进。

“前辈,这个动作,握拍的方法应该是这样……然后,手臂微微弯曲,转身,打出去的瞬间手臂是自然的,然后另一只手就握住挥过来的拍子。这——样!”
连贯的动作一直在面前展示着,似乎是比赤也还要准确的姿势,看上去那么优雅。
自己模仿的时候她就针对每个细节给自己纠正,始终如一的恭敬。不像赤也那样,粗声粗气地斥训自己。身为恋人的两个人,却有着天渊之别。

一直练习过后,绪子渐渐好像感觉到球拍跟自己融为一体那样,每个动作都天然浑成。
“前辈的动作很标准,应该很有天赋,现在才学有点可惜呢。不过,没关系,只要带着热爱网球的心那就一定可以的。”
哎?好象是从哪里听到的话语?

——没有迟不迟的问题只有你要不要追随的想法。
——没关系,只要带着热爱网球的心那就一定可以的。

原来,他们即使态度上的长短如此明显,却也可以当作是优缺互补。更重要的,应该是他们两个走在道路上的步伐完全一致。都是——网球笨蛋。
思维不知不觉走到这一步时,心胸突然有了一丝释放。

赤也,你幸福吗?
如果你因为选择了那个孩子而露出笑颜,那么,我也会跟你拥有同样幸福的。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