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23]  [22]  [21]  [20]  [19]  [18]  [17]  [16]  [15]  [14]  [13
17

如果说自己不在意的话,那肯定是说谎的。
看着精言哭过后红肿的眼圈以及呆滞的神情,还有部长看那个男人时露出的罕见的眼神,更加让赤也深信他们之间大概发生过什么,无法释怀。
在上场前轻轻地把手放在精言的头顶上,赤也甚至可以感觉到她身体一下子的颤抖,是受到惊吓后那种慌张的表现。
赤也天生笨拙的表达方式让他不知道此刻应该为精言做点什么。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用衣服上残余的体温去让她明白自己的心。这是惟一能想到的事情。
“我一定会打赢那个混蛋的。”轻轻地,在精言耳边留下的话语。
他明白只有这样才能让精言安下心来,自己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保护她,止住她的眼泪,以及不安。
对面场地上那个把本应满载笑声的今天弄得如此不愉快的家伙,非打倒不可。

手心托着网球的时候,感觉很沉重,与从前的比赛完全不同,似乎稍有不慎就无法再稳定地拿着。
这次是全心全意带着认真的态度挥动球拍的。赤也甚至不能相信自己打出的每一球或者是飞来的每一球,他都在脑海中用不足一秒的时间进行判断。感觉好像开始打起柳前辈的数据网球那样。
两局连胜。
对方的实力也不过如此,居然还能在全国制霸立海大附属面前嚣张。说起来如果在平日的比赛上,赤也还真想上前耻笑他们一番,但现在却没有这样的心情。
现在的目标,只有彻彻底底地把他们击败,来一个漂亮的完胜。

“没想到你还颇强的。”
中途换场的时候没有一丝表情地与那个男人擦肩而过,背对踏出几步之时,后面传来一声冷笑。赤也懒于转身望他,只是随意地把头别向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瞥住他。
“那是当然。”
“难怪,小言喜欢跟着你呢。”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不知道吗?幸村精言喜欢强的网球选手。在国中的时候整天就喜欢粘在我身边呢,没想到现在来到神奈川又找到了你啊。所以说,你呢,只不过是捡了我不要的垃圾而已。哼。”


精言?喜欢?他?我?捡?垃圾?
脑袋开始不得平静,那句话中几个关键字一直在盘旋,好像在把一连串自己不知道的过往串联起来。他在说自己比不上他,他在说精言是垃圾,他甚至在说精言喜欢他……精言隐藏的那段回忆中到底发生过什么,赤也无法想象,甚至是不敢想象,现在唯独嗅到一种妒忌的气息,浓烈的程度使人发狂。
想要冲过去举起网球拍往他那张外美内恶的脸敲过去的一连串行动,虽然动作踏出的下一秒后在裁判的止喝声下无法继续,但焦躁、不安、愤怒的感觉像伴随着血液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流淌,一旦产生,就不是一下子能扑灭的。
本来容易受到敌人挑衅的赤也根本无法抑制自己。混乱之中在第三局中让那几个看似能解救的扣杀,居然都让它落在自己的球拍范围之外。完胜的想法被打破。
即使敌人技术根本无法比拟,在心理战上,要打赢赤也却易如反掌。

屈辱的感觉不断加重……越是失误越是想到他的那番话,然后又失误……
发现无法控制之时,是第四局开始的时候。
身体好像被什么指点着,开始把严肃认真的态度抛弃,开始把速度和敏捷度提上,开始把视线集中在对手的关节上。最终,双眼充满了血色。
“哈哈!真弱!但是不值得同情。”
超越一切轻蔑的真正能用无视来形容的语气,在赤也恶魔般的话语中透出。
除了简单的扣杀瞄准身体攻击以外,那个被真田禁止使用的指节发球又再次出现,无规则地往对手的脸部飞去。直到大家发现赤也心理变化的时候,网球早已带着高速旋状数次直冲到对手的肉体上。

“又出现了!切原那家伙。”
“呐呐…他眼睛是什么时候变红的啊?”
“对方的队长还真是可怜呢,居然还能撑到现在。”
真田一直细致地观察着赤也在场上的行动,本来是希望他在青年选拔赛后能更加成熟,却在重要关头还是不能抑制自己的冲动。这次过后该再来一次针对赤也的特训。真田这样想着。
“真是,太不成熟了。”
“噗哩。切原那家伙,一遇到关于幸村妹妹的事情就着急起来了。看来她对切原来说,真的很重要哦。羡慕啊,羡慕。”
仁王带着魔术师特有的笑脸看着在球场上胡作非为的赤也,随即又把视线转移到身后坐着的沉默寡言的经理人。

即使恐惧,视线依然无法从赤也身上移开一秒。自己安静地看着赤也在场上不停地奋战,为自己而奋战,为自己甚至变成恶魔也毫不介意地奋战。
面对恐惧的时候自己躲在一角发抖,把赤也想保护自己的心情完全抛弃……自己又开始软弱了吗?就像左脚受伤的那个时候。明明想要守护在赤也身边,却再一次让他失去应有的理智。说不能让他像恶魔那般攻击别人,却又是由自己把他拉到恶魔的圈子内。
刚刚比赛前夕赤也把温暖的外套披在自己身上,以及说要帮自己打倒那个人的时候,精言分明从赤也眼底中找到了一点名为勇气的光芒。耿耿于怀,只是一直迷失自我的错误。自己如果没有把过去说出,别人的盲目地去保护最终只会受到伤害。
而且那其实仅仅是一个虽然痛苦却是很简单的回忆。

两年前,自己跟随着在外工作的父母在爱知县生活。
在国中一直很尊敬的前辈在网球比赛上失误落败,自己一直安慰他到黄昏。前辈突然把她带到体育馆狭小的器材室中。那外表俊美的脸突然扭曲狰狞起来,举起拳头把所有愤怒发泄在自己身上。尽管自己怎样求救怎样抵抗,还是无法让眼前这个突然发疯的人停下来。如果值班的老师没有听见女生的惨叫,恐怕那最后准备砸在精言头上的那支木棍就要断成两截。
在保健室简单包扎后,第一个冲进来的是特意从神奈川县赶过来的哥哥。那是精言第一次看见哥哥脸上那可怕的愤怒,对准前辈的脸狠狠地揍过去。被吓得接近崩溃的边缘了,要不是被哥哥温暖的怀抱把自己从悬崖边拉回来,可能在每晚都发着被虐打的恶梦。

或许自己已经不需要再为这段记忆而恐惧。因为,现在想要好好保护自己的人一直都在身边,而且不再仅仅只有哥哥一人。但以同样的方式,好好珍惜和保护这个人也是必要的。
不能为了我,让他再度化身成为恶魔。
赤也冷不防地放短球,那个男人条件反射快速冲上网前,却没有发现这是危险的前奏。网球被自己的网球拍高高反弹的时候,赤也已经跳跃起来做好扣杀的准备。
就在挥拍的瞬间清晰地看到恶魔在自己面前阴险地笑着,瞄准了自己的膝盖。
不要——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