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22]  [21]  [20]  [19]  [18]  [17]  [16]  [15]  [14]  [13]  [12
16

今天是中学生网球全国大赛的第一天。
精言小心翼翼地把登记表等资料抱在胸前,脸上浮现出略微不安的情绪,有点神经兮兮地时而点算着资料的页数,时而看着手表。今天是被哥哥特意邀请过来做一回网球部的经理人代理的,为了不让任何错失出现,她只能一直检查着装备是否齐全。
时间越接近越是不安,特别是发现自己居然忘记把网球部储物室角落上那箱实现准备好的饮料带来时,更是令身为经理人代理的她内心强烈地浮现出失职二字,

当商店老板把剩余的半箱清水拿出来的时候,精言不得不感谢那个原谅了粗心大意忘记把足够的水带来全国大赛会场的自己的上帝。靠这样的眷恋,才能让立海大的三连霸更加顺利。
老板快要碰到她提过去的几张纸币的手,却被眼前的一声呼喝止住了。
“老板,我们用双倍价钱买这些水。”
这种半路拦击的情景,精言以为只有在连续剧上才能看到。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俗套的变卦就在重要的今天发生。但无论如何都要理论过去,可是当精言回头过后,她感觉到喉咙如同有一块糖果卡住,无法挤出一点声音。

一副曾经熟悉的嘴脸,数年前时每天都想要看见的脸,最后却对这张脸看似漂亮的脸感到恐惧,曾经以为一辈子再也不需要看见便渐渐遗忘,直至陌生。而此刻再次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突然变得那么熟悉。
“怎么啦?小言?把这半箱水让给你敬爱的前辈也不行吗?”
那个人挂着一脸诡异的浅笑,一步一步地靠近……

危机意识促使精言在一秒时间内完成思考,顾不上礼貌与否,直接把纸币丢在柜台上,双手紧紧地抱起那半箱水,想要逃离。
就像当年自己想要逃离那狭小的体育馆的器材室一样。
然而左肩被对方抓住的刹那,可怕的力度让精言怀抱中的箱子毫无反抗地从手臂上滑落,全部瓶子从掉在地上的箱子中滚出。
“放开我…放开我!!”
恐惧。说不出来的恐惧。那是回到神奈川后再也没有出现过的恐惧。如今再一次袭来。极力的挣扎跟从前一样无济于事,无法独自逃离。
僵持数秒,伴随着一句“请你放开手”的话语,精言感到肩膀突然得到释放。抬头,看到的是一脸严肃的真田正握着那个男人的伸出来想要捉住自己的手臂。那种深厚而威慑的声音,不禁让对方缓缓地把动作停下。

那是在国中时期的那天下午,是一段无法忘怀的记忆,是一段让自己胆怯的记忆。每次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毛骨悚然,不想再次接触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于是在踏入高中之后,一步一步地,把这段记忆埋藏在心底成为只属于自己和哥哥的秘密。除了哥哥,没有跟其他人分享过这段记忆的任何感觉。当时看到平时温和可亲的哥哥怒视那个男人的表情,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的,其他任何人都无法给予的,只能让自己安心的表情。
在回来的途中,真田本想问候精言一下,却在眼角瞥过精言貌似在逃避的神色之时,很清晰地看到她白皙的脸上发生着微妙的颜色变化,好像带着点惊恐的样子,便无法开口。
恐怕她不太希望别人提起呢。

尽管是全国大赛,但面对全国制霸的立海大附中,对手根本是不堪一击。两场双打毫无意外以完胜赢出。在观众席上的各位立海大附中的选手那些漫不经心表情中带着惺忪的睡眼,根本无人能理解这支队伍为何能这样轻松取胜。
阴差阳错,第一场比赛面对的正是由那个男人带领下的队伍。精言能明显地感受到偶尔从旁边观众席上那队伍中送来的目光,不寒而栗。
尽管现在一个人走出去的话,内心会胆怯起来,但即将对阵第三单打的赤也却突然说想要喝芬达,自己还是乐意去帮他买。因为这场比赛将是赤也在全国大赛上一个漂亮的开始。

一个人站在自动贩卖机前,还在为刚才在商店里面的事件而耿耿于怀,幸亏在刚才一直与赤也交谈的过程中不安能开始慢慢消散。
然而就在即将忘记的那刻,那个人却突然从背后把手伸到自动贩卖机的商品出口处,把自己按下的那罐芬达拿起,又一次想要夺走精言正要拿起的东西。
无论这样过去多少次,过往经历的恐惧都是难以消灭的东西。
精言尽量把自己镇静下来,别过脸想要再次逃走,却在跑开不过两米的距离,右肩胛骨从后被硬物重重地敲打了下。
并未开封的汽水,重量不比半块砖头要小。那样从背后而来的冲击让精言瞬间失去了平衡力,平白地摔在地上。

被揪着衣领拉起来的力气很强大,就这样轻松地,被推到墙边。
脸与脸之间不过三十厘米的距离,是足以让所有恐惧浮现的距离。两年前自己就是在这个距离下,闻到一阵恶心的汗味以及血腥味。那种腐败的感觉足以让人把胃部里面残留的食物全部吐出。
如同案件重演那样。剧烈的恐惧感促使眼泪抑制不住地落下。

“怎么了小言?你不是最喜欢前辈我的吗?为什么看见我就跑?毕业后都没见过面了,原来你搬到神奈川了啊,都不给我联络呢。前辈我啊,真是伤心。”
“……”
“你的眼神是怎么了?跟那时候一样呢!还有,跟你哥那眼神都一样!我最讨厌!!”那人像是被激怒了,蓦地把右手举在半空。
精言略微抬起的视线沿着他的手掌望向天空,湛蓝的天空下阳光照射在手掌上,背光的手透出烧红的炭那般的感觉,就要火辣辣地烙在自己的左脸上。


把精言解救下来的,是丸井那一击漂亮的直线球。
“哎呀?这样也中了啊,还以为自己只有网前截击才是最好的呢,看来底线球还是不错的嘛。”漫不经心的脸被嘴唇上吹起的绿色泡泡遮挡了三分之一。
精言在数秒内感受到肩膀上受到的压力逐渐减弱,放松下来的时候整个人无力地跌坐在地上,耳边突然冒出的有人叫着自己名字的声音后,身体就被一下子紧紧地抱住。
空气中弥漫着一阵熟悉的气味,属于赤也的味道。此时的眼泪,更如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似乎是要把所有恐惧都流出。
“立、立海大…你们想要干什么!”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抱着在怀中啜泣的精言的赤也,除了轻轻地安抚着她,就只能把愤怒的目光狠狠地投在那个人身上。
“什么怎样,只不过是跟我可爱的学妹聚聚旧而已。对吧,小言?”

“聚旧的话,怎么要把人弄哭呢?”
略带怒意的话语以及严肃的表情,让赤也和丸井颇为惊讶。一直以来幸村部长给人的感觉是待人温和有礼,别人犯错也能宽容,但突然冒出的这句话,似乎与对方曾经有很大的冲突一般。
那人看见精市,神色便从刚刚的轻蔑一下子跃进到愤怒的极点。
“幸村精市!你这个混蛋出现了!”好像突然失控,咆哮起来。
“你,身为部长,希望可以注意一下言行!”跟在精市背后的真田说着。
那人看着立海大附中的人都集中起来,自己孤军势弱大概无法争持下去。止住因愤恨而扭住的脸容,转化成刚刚那种轻蔑的态度。

“下一局我会扭转局势,把你们这破烂的球队打倒。幸村!你来第三单打,我要把你打得落花流水!”
“抱歉,对付你这样的人,根本不用我出手。有他已经绰绰有余了呢。”精市轻轻地把手指指向仍然坐在地上边安慰精言边用心地听着对话想要了解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的赤也。
突然被部长这样指点着,赤也突然兴奋起来。从刚才起看见他这样欺负精言,早就想一拳走过去,但碍于可能会取消大赛资格因而一直忍耐着。
“那、那个小子?”又是蔑视的语气,同时还夹杂着惊讶与不相信。
“什么那个小子?我可是很强的哦。哈哈,谢谢呐部长。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是你让精言流那么多眼泪这一点就已经不能原谅了。我要击溃你!!”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