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15]  [14]  [13]  [12]  [11]  [10]  [9]  [8]  [7]  [6]  [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9

每朝模糊地睁开眼睛的时候,都会习惯性扯着被子的一角翻身再睡,依旧朦朦胧胧,夹杂着一些零碎的梦片断。
但是今天突然感到身体很僵硬,无法翻身的情况使自己猛然清醒过来。
头部渐渐传来微妙的刺痛感,但是更令人恐惧的是无法动弹的下身。一下子,好像将她带到自己此次睡眠前的痛楚中。
被网球拍狠狠敲下的脚裸,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剧痛,更加准确的描述应该是麻痹。无法控制,就那样子趴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抬头看着那些丑恶的脸。

那种感觉仍旧挥之不去。但是面前看到的是雪白色的天花板,从旁边映入眼帘的是略为刺眼的阳光。
身体有种说不出的疲累,说不出的不自然感。
好像不属于自己了。
直到哥哥温柔的脸贴近了自己,带着浅浅的微笑时,才醒觉自己是谁,但冥冥之中却感觉到一些东西好像从身体的某个部位悄悄溜走了。
“没事吧?小言?”
“嗯…”
“头部有轻微脑震荡,睡了整整三天呢。”
这样躺着看哥哥的脸有说不出的不舒服,想坐起来却又怎么都使不上力气。
“小言。虽然现在就跟你说似乎有点不合时宜,但是,你必须好好为自己考虑一下。”

拍手[0回]


诶…?自己正要努力寻找身体硬直的原因时,看到的却是鲜有的哥哥严肃的脸。哥哥在预告些什么?直到腋窝下夹着几张古怪的骨头照片的医生走进来,精言才发现那似乎是在宣告自己的末日。
“轻微的脑震荡,不过没有淤血,这个不需要太担心。左边小腿应该是被硬物击到吧?出现了两处骨裂,至少比骨折容易处理,但是夹板现在是不能拆的,需要好好治疗让裂缝愈合。但是左脚踝关节处的韧带断了,以后可能会对运动有些影响,不能做剧烈而大量的运动。”
“……那,网球可以吗?”



病院门口的花圃开满了红色的玫瑰。虽然带刺,却不减风姿,在阳光下轻快地摇曳。
虽然有点尴尬,赤也依然选择摘下两朵轻轻地捏在手心。很漂亮的玫瑰,这样的两朵灿烂的鲜花,可以给她带来微微的笑容吗?
有点担忧。
上次来到这病院的时候,心情低落得如同在谷底。自己损手烂脚的程度比不上被推进急救室的那个人。明明是自己要去保护的人,却为了保护自己而受伤。
很讨厌那样无力的自己。
“难得今天那么空闲?你不去看一下部长的妹妹吗?听说昨天已经醒过来了。”
原来没有去的打算,桑原前辈的话好像给了自己一点动力。
有点不敢想象,但内心仍很想见她。见面的时候,她一定会好好安慰那个失落的自己,然后说自己很快就会好起来不让自己担心。
她的话总是可以将自己从讨厌自己的想法中得到解脱。
想得到这样的救赎,就迈步前往病院吧。

“对不起,小姐。我很遗憾……”自己的末日到了。
精言呆呆地看着落地玻璃窗的外面飘着朵朵火烧云的天空,内心的苍穹好像快要被那种橙红色吞噬。
“小言,即使不打网球,你也可以做很多其他事情的。”
“……为什么?”
“嗯?”
“我不知道。呐,哥哥,为什么我会发生这样不幸的事情?世界上那么多喜欢网球的人为什么偏偏就我不能打?”
左小腿被夹板紧紧地夹着,白色的纱布一圈一圈地把自己的小腿扎得肿胀起来,还有黄色的药水大面积地撒在纱布上,传来的味道算不上刺鼻却总让人感到难受。
“没有网球的世界…总感觉,有些寂寞……”
“为什么呢…为什么?”
精市无法回答,这样的心情从自己得病之后是有一点点体会,但只要想着过去后自己就可以重新拿起球拍。面对一辈子不能再在网球场上奔跑的妹妹,自己也拿不出一点安慰的话。
这样,静静地抱着她,让她在自己的怀抱中自我疗伤。应该是最好的办法了。


时空中存在着一种物质,叫做巧合。就如人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找到和自己长相相同的人,就如人在生活中会无意中感觉到现在的片断自己是曾经接触过的。
午后时分,病房内外,精市、精言和赤也。同样的时间,同样的位置,同样的人物。甚至有相似的对话、相似的想法。令人心寒的巧合,再一次重演。
刚刚认识的时候,同样是用网球伤害了她呢。
为什么?
站在病房门口的赤也,没办法再迈出一步。
因为听到了她一句带着无奈失落甚至是绝望的话。
——为什么我会发生这样不幸的事情?世界上那么多喜欢网球的人为什么偏偏就我不能打?
很了解精言对网球到底有着怎样深厚的感情,他知道,她现在一定是很绝望了。

一切一切都是自己害的…
什么救赎,现在得到的只是罪孽的层层叠加。
报复的那些人成功了,自己现在受到的伤害,比当做网球靶子要痛苦千万倍。她的受伤是对自己最高的惩罚吗?
要惩罚那个只是因为太热爱网球而不自觉去用网球瞄准别人身体的他?
过去网球带给自己的所谓欢乐原来全部都是虚构的。自己的网球只会为别人带来不幸,那是复仇的工具,恶魔般的网球。

赤也双手无力地垂下,手掌渐渐失去了力度慢慢松开。玫瑰的刺在重力的吸引下在赤也的食指上轻轻划出一道印痕。
落地的瞬间,花瓣像碎片那样散在地上。
说不出的巧合让赤也觉得自己再也无法笑着站在她面前了,自己的存在对于她来说恐怕只是般若的存在,自己只能给她带来痛苦的回忆。
最好,一辈子也不要再见面了吧?
踏过凋落的玫瑰花瓣,赤也重复了从前的那个情景,黯然离开。




从发球机高速射出的网球没有遗漏地被一个一个打回。弹在墙上的一下声音掩盖了外面的雨水打在屋檐的声响。那种力度,即时是没有练过网球的新手也知道会再次像发球那样高速反弹。
“赫…赫…赫……”急速的喘气声。
从刚才开始一直不停飞出的网球洒满了一地,多不胜数。但赤也仍不停地把硬币十多个十多个地投入。然后又是一阵使劲地挥拍。
已经不是简单地练习网球了。更加像一种发泄,像出于对网球厌恶的发泄。那样子一球接一球。
“赫…赫…赫……”
左手用力地捏着网球,指节间好像发出了骨头的低鸣。向上抛起然后一挥,看似是外旋发球的网球却飞向一个无法预料的方向。
完成了…不规则发球。
网球拍从手心滑落,不知何时手掌已经有几处地方磨破了皮,出现淡红色的印痕。汗水流入,却感受不了丝毫疼痛。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