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14]  [13]  [12]  [11]  [10]  [9]  [8]  [7]  [6]  [5]  [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8

“怎么没有人……?”
赤也使劲地把门铃按了又按,还是没有应答。房屋都没有一点灯光,根本就没有人吧?
部长住院后,幸村家的房子就是精言一个人在住着。他们的父母长期在外地工作,就在部长住院的几天回家一趟,之后又继续外出。
精言说一个人那么大的房子空荡荡的,所以要求自己来这里吃晚饭。但是……
“难道……这里不是精言的家?!”

记得县大赛的那天自己在公车上睡着了,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打电话给真田副部长求救却被挂了电话。而碰巧出现在面前的居然是青春学园高等部,于是把比赛的事情抛诸脑后跑进去作侦查活动,结果把人家的男子网球部弄得乱糟糟的,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
再乘车回到比赛点的时候,比赛已经结束了。当然身为第二单打的他没有上场的机会,但是却被真田副部长痛骂了一顿,还差点被处以“巴掌山林”惩罚。
“去了青春学园?!不就是去了东京吗?!笨蛋!”
从此,总是很小心翼翼地认路。

拍手[0回]


“明明是写着幸村啊……”赤也睁大眼睛盯着那个门牌。
“难道……这次是记错了时间?”
无奈只得回家。不过,吃饭时间还没回来的女朋友,让粗枝大叶的赤也实在有点担心。



夏天的夜晚,东京湾吹来阵阵微风。
本应是很温和的风,从虚掩着的仓库门的缝隙中潜入,目前对精言来说是在痛苦不过的事情了。
好像严寒时分的北风刮在脸上一样的感觉。
每一寸皮肤,都好像被一群蚂蚁啃噬着。她已经快感受不到自己哪里在流血了。总之被风触碰的时候,就有种被针刺的感觉。
很想逃走,却被完全动弹不了的左腿牵制着。刚被带到这个地方的时候,那群人便第一时间拿起木棍狠狠地往脚裸关节处敲下去,毫不留情的。自己的骨头瞬间发出裂开般的剧痛,比之前盆骨被击中的那种痛楚至少厉害十倍。
仅仅是不让自己逃跑而已,需要这样绝情吗?甚至面对是已经趴在地上的自己,他们还要拿棍子继续往自己的双腿打下去吗?但后来的一下都因为第一下的剧痛而变得无足轻重。
静静地伏在地上,听着那些人肮脏的骂语。
“不要来…赤也……”
现在只有这个愿望。

“没关系的不用担心,小妹妹,我们没打算要对你做什么。你也只是一条鱼饵而已。”
看着那一群拿着网球拍的年轻人,心中总会莫名其妙地生起怒火。
“会有人这样对待鱼饵的吗?”即使害怕,在他们面前也不能表现出胆怯。
“那也是没办法。谁叫我一看到你的脸,就想起那个可恶的小子。”
“网球…是不可以成为复仇的工具的。……啊!”
“啰嗦!”
头部被踩在球鞋下,精言闻到一阵腐烂的味道。

为什么?那么优秀的网球,居然会带来这种卑劣的行为。

赤也第一次接到那种恐吓性质的电话。从前只会在电视上才看到的俗套剧情,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有点难以相信。到达仓库门口的那刻,他才明白这不是梦。
一群完全不认识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如果硬要跟自己扯上点关系的话,应该就是大家都是打网球的,因为赤也看到他们几个人手中都拿着网球拍。还有几个口里叼着烟,脸上挂着恶劣的笑脸,和网球拍格格不入的感觉。
“如果不想她受伤的话,便乖乖给我过来!”
赤也感到一阵恶心感涌上喉咙。
“赤也,快点走,去报警!不要过来!”
精言正趴在地上,看上去不像受了重伤,但那小小的皮外伤让赤也心中燃起了熊熊烈火。

如果仅仅是教训那几个小混混的话,自己还是有打架的自信的。但在自己最重要的精言被当作人质的前提下,一切都变得不管用了,只能用嘴巴狠狠地骂着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四肢被人钳制住,成为活生生的靶子。
前方站着的那个男人将球抛起,然后狠狠地挥拍。尽管不是每一球都击中,但自己很明显是他的目标。
“你这个浑小子!对长辈一点都不尊敬!!”
“我要让你尝尝被人用网球打得滋味!”
“县大赛的录像,你的打法让老子真不爽!”
不知所谓。不知所云。
自己从来不认识他,自己的打球方式也是自己的选择,跟别人无关,跟这个对自己和精言使用暴力的人更加毫无关系。

“赤也!!”精言不忍心看着赤也被网球抽中,被砸到的地方红红的一片,似乎在告诉自己很痛很痛。
“你们这群垃圾,每次都击中不同的部位。控球能力这么差的,我还没有见过呢。”
虽然无力,但还是不自觉地想要反抗起来。
“不要再说了,赤也……”
“我说的只是实话而已…哼!”倔强得很。
“…赤也……”精言倒吸一口冷气,似乎意料到什么。
“你…你这个小子!好,我就打断你那只右手看你还能不能参加关东大赛!”

诶?他要干什么?精言看着那个人来势汹汹地冲向赤也。他的目标——赤也的右手!重要的右手,打网球的右手!
自己绝对不容许!
精言顾不上任何后果,大脑甚至没法及时思考,明明早已不能动弹的身体却被自己的意识控制,拖着估计早已骨折的左腿,奋不顾身地扑上去,扯着那个人制止他前进。
“不要!”
那个人突然被扯着无法摆脱。内心堆积的愤恨更是到了极点却无法释放。一怒之下,球拍的目标改在精言身上。其实他仅仅是想把她拍到一边去,但那样无意的一挥,却不偏不倚地敲在精言的左侧额上。
然后,是人体摔在地上的声音。很爽脆的一声。甚至连惨叫也没有。

“死、死了……?”
“喂、喂!你干嘛出那么重手!”
“我…我只是…”外面由远而近地传来急速的鸣笛声打断了那个人的辩护
“警察?!”
“出人命了!!”
“快、快逃啊!”
那群小混混惊吓得把网球拍全部丢下作鸟兽散。

四肢得到了解脱后,赤也却好像瞬间失去了所有力量,一下子坐了下来。
水泥地上传来的冰冷,让他此刻清晰地听到自己的恐惧的心跳声,还有急促的呼吸声。
那么害怕。
第一次觉得那么害怕。
那副柔软无力的身躯就在自己面前。
大脑拼命地控制自己僵硬的身体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爬过去。

明明那么热的天气,赤也也明显感到自己的体温很高,脸部和手都是暖和的。
触摸到的,却是冰冷的手掌。看到的,却是和脸色接近的、苍白的嘴唇。她纹丝不动地躺在那里,好像连呼吸也被夺走一样,头发乱糟糟湿漉漉的隐约遮盖了她的脸。
每一秒都变得那么难过。
轻轻抱起她的时候感觉到人体的温暖在一点一点被冰冷取代,还有鲜红色的液体顺着发丝滴落。好像是血液在正在夺走她的体温。
只是被网球拍拍到头部,不会那么简单就…
想好好安慰自己,鲜红的血液却使他越发心寒。
“喂、精言…精言……醒一醒、精言……精言……”呼唤名字没有任何作用。


冲进仓库的瞬间,警察的枪口瞄准从里面冲出来的男孩。好像对枪支全然不怕的,却抱着一个衣服沾上鲜血的女孩。
“救、救救她!!!求求你们!!”



身处病院急救室前,赤也身上多处的伤口已经被很好地处理。
但是却依然疼痛着、恐惧着。心脏好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一点一点地被抽空。
血。
看到精言深蓝色的发丝间渗出一大片的血水。前一秒明明还很精神地扯着那个准备用网球拍挥向自己的人。现在却像失去呼吸和心跳那样一动不动。
从小到大都不会这么害怕过。快要失去一个重要的人,那种滋味赤也还是第一次尝到。
急救室门前的红灯长时间地亮着。血一般的鲜红。
自己抱起精言的时候,也碰到那种鲜红的液体。有点粘稠,渗透在指间。尽管刚才已经被清洗干净,但感觉却挥之不去。

精市很想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话到嘴边,却又收回。
看到赤也的眼神空荡荡的,目不转睛地盯着急救室,他便问不出什么。
“没关系的,精言她。”
身为哥哥的他本应该更为担心,现在反倒需要镇静地安慰妹妹的男朋友。
说到精言两个字,赤也的身体稍微颤抖了一下。
“……”
“是我…都是,我害的……”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