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12]  [11]  [10]  [9]  [8]  [7]  [6]  [5]  [4]  [3]  [2
06

上课百无聊赖的时候,赤也开始听到窗外的大树上传来“吱——吱——”的声音,马上意识到,是蝉的鸣叫。夏天也开始了吧?
因为座位靠在边上,便顺其自然地抬一下头,隔着玻璃窗外的阳光将赤也的视线填满了,渐渐地,带着点点闷热的气息。
前几天的大雨过后,终于迎来的灿烂的太阳。赤也呆呆地看着阳光,没有任何感到晴天的滋味。又把视线转移回教室,埋头书本,睡觉。

一头雾水呢。
赤也突然觉得自己的不仅仅是英语苦手,连国语水平同样很不足。一时之间,再也找不到其他可以形容自己脑袋的词语了。

“今天,不,这几天,我都想自己一个人回家。”
“哎?为什么?还在为那天的事情生气?对不起,我……“
摇头,否定。这样的回答,虽然让赤也感到安乐了些许,却同时带来更大的疑惑。
到底怎么了呢,精言?
带着疑惑过了几天独立生活——跟朋友们过回从前的兄弟生活。
当初跟精言在一起,不习惯没有兄弟们在的生活。但是现在突然要回归到原来的生活,反而更不习惯。甚至还要接受朋友的揶揄说自己被女朋友抛开了活该,赤也心里面更加像有一条刺,不停地催促自己去寻找答案。

但是自己缺乏侦探的能力,根本发掘不出什么。正想去找仁王前辈探讨女生这种话题之时,赤也却发现原来不仅仅是自己在苦恼这样的事情。
“赤也,精言怎么了?”某天下午在网球场上,部长很罕有地问了他网球以外的东西。


外面的空气很潮湿,尽管雨还没落下,暴露在天空下事物都好像蒙上了一层水气。
精市在厨房准备晚餐的同时,还在担心精言赶不到家就下雨,是不是要带把伞去找她之类的问题。听到开门的声音,便安心下来。
但是,久久没有传来“我回来啦”这样熟悉开朗的声音。
精市有点警惕地往后望,却看见妹妹刚好经过起居室的门口,眉头轻轻皱着,一种不安的凉意慢慢散发出来。
“怎么了?”
“没有……”
精言转过身,慢慢走上楼梯。

“诶?…部长不要吓人啦,像鬼魂的感觉……”赤也听到精市的话后莫名其妙。
“呵呵,是吗?不过我没有开玩笑,我也觉得有点恐怖呢。”

之后的几天没有看见妹妹训练结束后跟赤也在一起,却又每天晚上接近七点才回到家。同时拖着一副疲倦的身体还有忧虑的神色。
态度有点冷淡呢。精市这样想着。直到一天却意外发现回到家的妹妹的右肩上,没有挂着一如既往都带着身边的网球拍。
“发生什么事情了?”
“丢了,球拍……”
“在哪里丢的?”
“不知道,放在那里一眨眼就不见了。”
顺理成章的,妹妹的球拍是开学当上网球部正选后,特意让爸爸在国外购买的高档品牌,因此被小偷看上也不为过。


女生真的是很难懂的生物呢,为什么仁王前辈还能好端端地跟她们相处?
听到精市对精言最近的行为的描述后,赤也只有这样的感觉。
想着精言的种种怪异行径,越发感到自己对女生实在力不从心。相信连身为哥哥的部长也无法理解的精言,自己是更加不可能弄明白的了。
既然无法探查,直接去问本人是最好的方法了。鼓足勇气来到一年级的课室,却被告知精言今天请了病假。
唉。今天,同样要独自回家呢。



一路踏着斜阳走来。左脚轻轻踢一下,然后换成右脚踢一下,地面传来叮叮咚咚的汽水罐滚动的声音。
精言,身体还好吗?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啊……那家伙!”
本来沉寂的思绪突然被一把粗旷的声音打断,赤也从滔滔不绝的自我联想情景中回过神,看到背着网球拍的几个年轻人正挡在十字路口的正中,好像有点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那个恐怖的中学生!”那群人好像都露出了惊慌的神色。
恐怖的中学生,自己?赤也很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跟他们认识的。
“不是来拿球拍的吧?……那女生,居然叫他来……!”
仍沉浸在无法理解的思索中的赤也,眼角无意间捎过其中一个人的手臂内侧,发现夹着一个很熟悉的、淡紫色的网球拍。
淡紫色的球拍很少见,但是对于赤也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记得很清楚,感到第一次强烈的心跳的时候,在赤也回忆中的场景中,有那支淡紫色球拍的影子。
……
本来今天该就此回家的。不过,刚刚奋战后的胜利品,他想马上送到精言的家里。



“精言刚刚吃过药,睡着了。”
“嗯,我就不打扰她了。这个我的战利品,送给精言吧,希望她快点好起来。”
“这个……”
精市看到赤也递到自己面前的一支淡紫色球拍,无比惊讶。
赤也将刚才如何碰巧看见拿了精言的球拍的几个小混混,自己又是如何将他们一一击溃,用网球将他们海扁一顿,然后把球拍夺回的经过全部向精市报告了一次。
唯独漏下一个他毫不知情的重要环节。

那些社会青年,其实就是地区赛当天、赤也跟精言放学后在公园的网球场上碰到的那群人。
在精言独自回家的几天,她只是想去球场练球。却无意中再次遇到了那群人,便被挑衅打了一场,代价是输了要把球拍留下。
对方至少是比自己大四五年的男生,输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却让精言有种掉落至谷底的感觉。

——你这种小妹妹,还是乖乖躲在你男朋友身后好啦,一点实力都没有。
一点实力都没有……?
——因为哥哥的关系?哼。我不承认她,我并不想让她出席东京都的友谊赛。
哥哥的关系……?

精言的脑海不断反问自己的,只有这两句话。


“赤也你那么辛苦把球拍送来,我也应该送些安慰品给你。呐,给你。”
什么安慰品,那么神秘?赤也满载期待地接过精市手上的一纸书信,赫然的发现信的表层用漂亮的笔迹写着三个大字。
退 部 届。

退出网球部?!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赤也看着部长递给自己的退部届,忽然觉得全世界都黑暗了。
没有网球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呢?赤也从来没有想过,大概好像是心脏被挖出一大块或者是胃被缩小三分之二的感觉吧。
特别是现在地区大赛的开始后,无论是内心还是脑袋,装的都是怎样从地区赛到县大赛、关东大赛、全国大赛一步一步赢下去。退出网球部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情。

“为什么要我退部!部长!”赤也带上他的人生有史以来最认真的表情。
“谁要你退部了……?”精市却露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
“这个……咦?”赤也把退部届举在精市面前想要质问,却被退部届三个字右下方的名字打断了。

幸村精言 敬上
白纸黑字清晰地写着。

“啊……?!精言要退部?!”
赤也还在惊讶之际,其实精市已经大致猜测到精言最近是怎么一回事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