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9]  [8]  [7]  [6]  [5]  [4]  [3]  [2]  [116]  [115]  [114
03

自己的世界里,只有网球的存在。就像当初那样吧,数天以来的思绪神游也该过去了。与其去做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倒不如专心练习网球。
至少,网球不会讨厌自己,还可以永远陪着自己。只有网球不会觉得我可怕吧?赤也有时候也想思考这个问题,又或者,我用球拍打下去的时候,它会觉得很痛?
噗嗤。掩着嘴笑了起来。
丸井不解地看着后辈突然的怪笑,“切原这家伙受了什么刺激?居然在犯傻。”
对,什么都不想,一切都会美好多了。但是,为什么脸上的肌肉那么僵硬,只想一直板着脸。连笑的时候,也奇异得让丸井前辈感到怪诞。

地区赛将近,练习也加紧了很多。
除了练习赛在场上打以外,赤也也常常走到无人的地方进行对场练习。
两星期后的地区赛,是赤也当正选后的初阵。一直,打下去吧!



一局终,切原,六比二。
“切原那么认真啊。”仁王转动了一下握着球拍的手腕,不敢相信一局这么快就结束。
“是你不够认真吧?”柳生绅士般地给仁王递上毛巾。
赤也安静地离开了场地。
“他居然没有高兴地说‘打赢前辈了’就走了?”
“你不觉得切原最近都怪怪的吗?”
“变得更厉害了?”
“我觉得是变得像幽灵了……”

从水龙头向上涌出的水不断地打在脸上,很清凉。但由于刚才跟仁王前辈练习赛过后较高的体温却让赤也产生忽冷忽热的不畅感。
现在的练习还不够,我要更加专心……
“切原君?”
女生的声音刺激了赤也的脑袋,经过0.00001秒的分析判断那是自己最近听过的声音,而且是说过一句自己“可怕”的声音。
抬头,冰凉的水洒满一脸,却掩不住赤也泛红的脸。眼前的,是拿着洁白的毛巾的幸村精言,那个说自己“可怕”的幸村精言。
排斥的心理在作祟,逃离现场是大脑产生的唯一反应。
“毛巾…………哎?”
精言看着箭一样转头逃跑的赤也,不解地皱起了眉头。
水龙头的水依然不停上涌,在阳光下产生了七彩的三棱镜折射,小小的毫不起眼,混合起来的颜色却如同两人复杂的心情。




白色的毛巾平静地被放进储物柜,柜门闭上,铁门的碰撞掩盖了精言的一声叹气。
逃跑的那个男生,对自己意味的是什么?
切原赤也,对于刚入学的一年级生也不陌生的名字。从开学的第一天开始,精言便偶尔会听到朋友谈论起男子网球部的正选们的事情。因为是全国中学生网球大赛的冠军的得奖组,正选部员便是万里无云的晴天中的太阳,特别耀眼。有绅士般的柳生前辈、最受女生欢迎的仁王前辈、自己的部长哥哥等,都是大家倾慕的对象。除了那个二年级正选。

“男子部有个二年级的当上了正选。”
“那、那不是很厉害吗?”
“不过,那个人很可怕。”
“是啊是啊!眼睛鲜红色的,还将同年级的队员打伤,听说送到医院去发现骨裂了。”
“胡说,太夸张了。”
“这是我去看仁王前辈的时候亲眼看到的。”
“恶魔啊!”
……
这样的流言蜚语在精言的耳边延绵飘荡,却没有一句被听进去。

精言在未进入立海大附中之前,曾经从哥哥的口中听过这个人的名字。自己心底虽然对他没有任何了解,但从哥哥的语气中,便得知他决不是大家所说的那样恐怖。
而更重要的是,自己真正第一次遇到他的那天。
将网球放到他的手心时,虽然只是手指无意间的轻轻触碰,她却可以通过他从皮肤散发出的体温感受到他的心情。
他在颤抖,心在颤抖,跟自己一样在颤抖。
他也和自己一样的心情吗?
但是那刻的自己根本无法把被突如其来的感觉弄得乱七八糟的思绪理清,因此在无法传达的那刻,她选择了马上转身,让他傻瓜般看着她离去。
当时还不知道眼前的男生就是那个叫切原赤也的男子部正选部员。仅仅是把他当初普通的男生,因此这种一面之缘的事情根本算不上什么?数天后回想还蛮好笑的,这份心情大概只会埋在心里吧?

再一次的见面的时候,才真正发现他就是朋友们口中的“恶魔”,他就是切原赤也。
那个带给自己震撼的人,就是切原赤也。
即使他用网球打伤了自己,但作为对手,自己可以明白到,当时他只是控制不住而已。双眼充血前的礼让,足以说明一切。
再进一步去思考,第一次相遇时,能拥有跟自己相似的那种心情的人,真的会是恶魔吗?
不、他并不是。
他绝对是自己那天跟哥哥说的那种人——内心比任何人都要温柔
对网球的热爱,对网球的执著。一切一切,都让自己如此倾慕。
回头一想,才发现自己的心情。
喜欢……吗。


月耀日,上学时在校门口,看见切原前辈。
火耀日,没有看见切原前辈。
水耀日,在食堂,看见切原前辈。
木耀日,从网球部社办走出来,看见切原前辈。
金耀日,校门口的汽车站,看见切原前辈。
一星期过去,得到的都是匆匆一面,下一秒便是赤也狼狈逃跑的背影。周末更是一刻都不能看到。精言感到内心有五分难受,五分不解。
“他那么不想看见我吗?”精言趴在床上漫无边际地想着。

但是,我想见他……




一局终,幸村,六比一。
预料中的结局。和三只怪物比赛的话,得到的可能只是受伤的自尊心。一直都无法超越。
无奈之下赤也像往常那样沮丧地离开球场。不过此刻在离开之前,增加了观察这一步骤。
那个女生不在,太好了。
将滑落到发端的汗水擦干后,赤也将储物柜打开,赫然发现一张大字条贴在柜门上。

——五点我来这里找你。幸村精言。

什么?!
赤也像瞬间石化了一样,然后内心又焦急起来。他下意识抬起左手想看表,却发现自己其实根本没有戴手表的习惯。抬头四处张望才看见被自己遗忘的挂钟。四点五十五分。还有时间!那种焦急的心情已经没有恰当的词语可以形容了。
赤也的大脑基本没有经过任何思考,双腿就已经开始动起来,不顾一切地冲出门外,心中不停念着的就是不要看见幸村精言。不要看见她!
神啊,帮帮我!不要让我看见她!

“请等一下!”
从储物室跑出来的瞬间,队服突然从右后方被狠狠地扯着,原本充满动力的双腿无法一下子停下,身体被向右后方的力拉着,歪歪斜斜地向右前方走了几步才站稳了步伐,迫不得已在铁网边上停了下来。
糟…真糟糕啊……
神没有帮助他。他遇上了,在这里伏击的幸村精言。
“幸…幸村……”
一直不想面对的,一直想逃避的,最终都要来临。赤也感到自己是刑场上的犯人,下一刻就要被处以重刑。
不想听精言的话,不想听她说自己讨厌。听到的话,自己就无法在欺骗自己下去了,大概,连靠打球来麻醉自己的方法也用不上了。
那是一定是因为很喜欢、很喜欢的关系……

“果然,切原前辈在躲我。”
“哎?……没、没有……”
“那,为什么每次见到我都会逃?”
精言低着头,手指用力地捏着赤也的衣服,生怕下一秒就会让他逃脱掉。而赤也的身体早已僵硬得连转身的机会都没有。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
是喜欢啊。但是根本无法说出口。因为,你是如此害怕我。

“回答啊!”
“……”
“什么嘛……切原前辈是大笨蛋!!”
精言觉得眼泪要挤出眼眶了,一直不敢放松的手指渐渐失去力气。
“啊…啊……?哎……?”
赤也低下头,望到的是自己的腰部被一双雪白的双手紧紧围着,从背脊送来阵阵热气,一直渗透到体内,同时女生淡淡的体香在身边回荡。他觉得自己的脸颊好像瞬间提升了温度,心底的感觉在一点一点地燃烧。
“难道、你不知道么?我的心情吗……”精言把头埋在赤也的宽广的背部。

喜欢你啊。

什么都不用说,一切都很明了,从一开始就感受得到的心情应该可以好好剖析了。
“我……”
赤也想要尝试去触碰那只雪白的手,移动到半空,却又因为想起了什么而缺乏勇气。
“我、我害怕被你讨厌。你不是说过吗?我……很可怕吧,有时候我也控制不了自己,嘿。”有点自嘲地语句。
精言缓缓松开抱着赤也的手,抬头后,终于可以静静地看着转过身的赤也、通红的脸。
“所以才……”
“绝对不是!”
“诶?”
“切原前辈是……对别人这样亲切的人!”

亲切?
切原忽然觉得好想笑。
自己怎么可能是亲切的人呢?明明被那么多人讨厌着、害怕着,甚至连走在路上偶尔也会被人指着叫着“恶魔”什么的。虽然并不会特别介意这些事情,但也懒得辩护也不想去过多地顾及这些事情,一直用着随随便便的态度去对待别人,能用亲切这词语来形容自己吗?
眼前这个女生也太好笑了嘛。
但是,她的表情看上去一点都不好笑。严肃的表情,眉宇间带着紧张的神色,坚定的双眼内只把自己的身影倒影进去。
怎么说?
其实,我亲切的对象,只有你吧?

“对不起,还有,我喜欢你。”
赤也将精言的头埋在自己的胸膛上。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