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58]  [57]  [55]  [52]  [51]  [50]  [49]  [48]  [47]  [46]  [45
16

七月的黄昏金灿灿地一片,暑气似乎没有因为天色的渐暗而变得缓和下来,反而强烈地透出经过一天暴晒后的热量,笼罩着整个学院。
从昨天开始网球部的社团活动就因为两天后的期末考而暂停,结束了本学期的最后训练。考前复习早已完成得七七八八,柳生一下子就觉得空闲下来。
往楼梯角落的杂物间走去的时候,经过B组的教室,零零星星坐着几个为期末考而作最后冲刺的人,柳生又一次看见边角的位置上的熟悉的身影。
“嘛,还是老样子…”
柳生的视线收回来的同时伸手去扶起滑落的眼镜框。

柳生清楚地记得一星期前的某一天,仁王拨来的电话的内容。
“喂,伪绅士,以后呢,我都不会再忽略你的忠告了。”
“……什么意思?”
“一切都完结了呐,真的完结了。”
“……”
“我输了…彻彻底底,被打败了呢。”话筒那头的声音带着点不忿,却又充满了失望,“以后,都不会再为这样的事情烦心了。”

柳生从上一秒的不明所以到下一秒的完全理解,他大致可以了解到怎样的事情发生了。
尽管仁王曾坚决地告诉自己他是怎样专心一意地喜欢着那个女生,但柳生从来就不认为他修心养性把心思全部投入到一乘寺奈奈身上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自己绝对不是想要故意破坏别人的恋情,只是他更不希望跟自己投契的搭档会受到伤害而已。
一乘寺奈奈在柳生的眼中,是一个过分拘泥于过往的女生。

大概一切都会结束吧,但从那天开始到现在的一周间,仁王的各种行为如此不自然。
平时依旧一副轻佻的嘴脸,吊儿郎当,拿别人开玩笑,非要把别人弄得哭笑不得不可。但唯一有点反常的,应该就是变得莫名其妙地喜欢在教室发呆,而且是一边摆弄一只旧得似乎不能再写出漂亮字体的活动铅笔。
虽然部活昨天才结束但他早已没有出现,每天都嚷着说期末考复习的时间不足,罕见的勤奋让真田也允许他不参加训练,但从柳生看来,那些所谓宝贵的时间都是在发呆中被消磨而已。

其实,一切还没有结束吧?
那家伙,还是喜欢着一乘寺奈奈的。而且是困扰到他连为期末考而暂时搁置一边的能力都没有。
只是他没发现而已。
真是笨蛋一个。

打开储物柜正要取出新的笤帚,柳生却被夕阳打在铁柜反射的金光刺到了双眼,他条件反射地眯起眼,把脸别过一边。
再睁开眼的时候耀眼的色块还存在于视线范围内,此外瞥到不远处的地板上,站立着一对纤细的,像是女生的双腿。
柳生单手扶着柜门,微微抬头。蓦地,从心底上涌一点奇怪的鼓动。而面前的女生的神情表示出她在一瞬间的惊讶。
但女生似乎马上平服下来,礼貌地低下因不安而微微发抖的头部,算是向自己打过招呼后,便匆匆地与自己擦肩而过。

柳生总觉得这一刻好像有什么事情在等待他一样。
仁王的事情?自己的事情?还是昔日好友的事情?
在短暂的瞬间柳生的脑袋空空如也完全无法思索出来,但他的视线却跟上了背对自己离开的女生,话语冲口而出。

“请等一下。一乘寺同学…可以、稍微谈一下吗?”

从背后突如其来的叫唤好像往她的鞋底涂上了强力胶水,女生停下脚步,先是半秒钟的一愣,随即缓缓扭过头来,不安地望着自己。



不足三平方的露台上,似乎比宽大的天台要凉快得多。
天色越来越暗,黑夜似乎已经为吞噬金色的黄昏而作好了准备,接下来只要等剩下的一点时间便可以把苍穹给控制住。
阵阵清爽的凉风,就是黑夜送来的前奏曲。
柳生弯着腰,双手交叉叠着平放在围栏上,眼前的景色被地平线分开,上面是挂了还不明晰的月亮的天空,下面是眷恋着社团活动的学生还在不舍地进行着。
奈奈背靠在连通储物室的露台门的墙壁上,思绪有点宁乱,心底有点不安,为了柳生那未知的话语。

“要谈一下的话是……?”奈奈首先发问。
“嗯,是,那个…对不起。”经过刚才数分钟后的现在,柳生已经把思路整理清楚。他转过身,向奈奈弯下腰以示歉意。

没错。道歉。
仁王突然之间说放弃,柳生大致可以了解是那段过往在作祟。
如果仁王真的在一乘寺奈奈面前提及的话,奈奈肯定会受伤。因为那时候在念三年级的学生都知道发生那件事后一乘寺奈奈曾经住过多久的精神病院,接受过多少精神科的治疗。可以说,那段过往是绝对不能说的禁忌。
恐怕就是仁王想要冲破这重障碍却失败了吧?让仁王如此沮丧,让一乘寺那么伤心,自己是否也该负上一点责任呢?

“是我把那些事情告诉仁王的……本田同学的事情。”
“…啊。”奈奈的双眼一下子掠过微妙的神采,“是这样的啊…。不过,也没有关系了……请不要过于在意。”

柳生直起腰,对奈奈没有过大反应的行为感到非常意外。就好像所有事情都盖棺论定后无可奈可,只得一笑抿之。
果然,是如仁王所说的,一切都完结了吗?一乘寺奈奈这个女生,对任何事情都很随性,没有任何执着,从不会顽固地追求。所以对仁王的事情,也是带着“他要走就走,与我无关”的感情吗?
她到底是不能明白仁王到底有多在意她、仁王又是怎么样在说出一切都完结后依旧一刻不能忘却的那份心意。
在爱情里面,果然是占下风的人比较可怜,占上风的人,却是高高在上。

“一乘寺同学,那件事情,真的对你产生了那么大的影响吗?让你变得如此冷酷。”柳生禁不住脱口而出。
“诶?”
“以前的你,并不是那样无视别人的心情的……但是现在的你能明白仁王的心情吗?他那么在意你!”
“……仁、仁王、他……还好?”
“我并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他只告诉我你们完了,但是,他目前的样子看似根本就不可能完得了……他,根本没有放下你。”
“……”
“他很好,跟平常一样。只是,除了发呆还是发呆,说着要复习的时候却看着活动铅笔发呆……我想,只要是对他有一点了解的,都会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

奈奈咬了咬唇,似乎被柳生颇具攻击性的语言震服得无话可说,但同时她却稍微有点安心。
得知仁王的生活一切正常就好,沉浸在对自己的思念这样的事情,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淡化的,很快就会真的完结、了吧?
说实话,柳生也不知道对一乘寺说出这种威慑般的话语的意义何在?
是想让一乘寺醒悟过来回到仁王身边?这样不就是违背自己初衷了吗?但是,却又希望仁王能重新振作过来。
怎样的选择,都是一种矛盾。但是……

“一乘寺同学,有没有喜欢过仁王?”
“……诶?”
“我认为…他非常需要你。”
“……”
“……”
“…不是这样的…有我在的话,仁王会很累的。”
“……为什么?”
“柳生,你说这些话之前,仁王真的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吧?如果他告诉过你,你就不会说出那些话了……因为、柳生,你知道吗,说分手的人、可是仁王雅治……”
“仁王……?”柳生睁大双眼,完全不能相信。
“嗯。他说了哦,说跟我一起很累很累……你也知道,为了我的事情,他真的弄得头大了吧?他说自己无法比上本田君,也不想伤害我,所以才决定放弃,这样对我们两个都是最好的选择……唔,就这样、他就是这样说的呢。”

奈奈的那些话里,充满了冷讽热嘲,却字字都针对自己,表情满是酸苦的微笑,似乎是对自己的耻笑。如同把一切都包揽在自己身上,是自己自找的。
柳生是这样感觉的。
听着她的话,忽然之间好像感觉到奈奈并非想象中的那样,对仁王毫不留情。她在自己心中形象的突然转变,使得柳生不觉陷入了沉思。一时之间根本答不上话。

“呐,柳生,刚刚你提的问题,我的回答,是……喜欢。我喜欢仁王。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在一起,你知道的,柳生,有着那种过往的自己,只能让仁王那么累。”
“……仁王他还喜欢你……”
“我知道的,”奈奈抢先回答,“我知道的。他临走之前就说过……但是…到底我还是没有留下他。那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呢,我一句话也说不上来,明明想哭眼睛却不听使唤……”
“一乘寺同学……”
“我们很白痴吧?两个人……明明幸福就在面前了,我却伸不出手去捉住……所以我就在想,这或许就是上天给我的惩罚了吧?”

对。上天的惩罚。
曾几何时会觉得上天是眷顾自己的,派下仁王来拯救受伤的自己。但是,细想之下又是怎么可能的呢。自己曾经那样深深地伤害过本田君,甚至夺走了他的性命,连本田也没有原谅的自己,上天怎么还可能给与自己幸福呢。
因此,只能眼睁睁看着幸福溜走。或者说,自己亲手送走……

“本田君在抱着我的腿的时候,肯定在狠狠地诅咒我永远也不能得到幸福吧,所以才会在临走前的那刻对我说他会在地狱等我……呵呵。”
“……”
“现在的我,也是对本田君的赎罪吧。”
“……一乘寺同学。…不对、怎么能这样说。那个时候,我也在场。我有资格说,发生那样的事情,你并没有任何错误,你也没有必要为本田的死负责任。”
“……”
“而且,要负的话不是早就该还清了吗?那段日子,我们都知道受过多少苦……”
“……谢谢你,柳生。或许是这样,但是,身为当事人的自己,我是怎么也无法忘怀。是我的错,我希望大家都不要否定我。”

直到此刻柳生才真正明白为什么奈奈会让仁王离开。
那段过往,果然是不可避免地为他们建造了一堵不可跨越的墙壁吗?那段一直被认为是禁忌的过往……等一下…这、这里似乎有点搞错了什么。禁忌的过往,为什么从奈奈口中说出来的此刻却那么自然,好像那段痛苦已经被摘除了一样?
难道说,她已经把心中的伤口治愈了吗?
如果没有这段对话,谁也不曾发现。

“你喜欢他的事情,为什么不直接说出口呢?他知道的话,肯定……”
“说不出口呐,”奈奈打断柳生的话,“或许我们在一起,我伤害他的成分会更多吧。他说他很累了,我也不想再麻烦他照顾我,我不想伤害他……”
“……”柳生脑海迅速闪过“这就是所谓的爱”的语句。
“我现在呢,只希望仁王能幸福地生活下去,考到喜欢的大学。那我就非常满足了。”
“一切都交给自己承受……这样吗?”柳生又下意识地扶了扶镜框。
“我没有那么伟大呢。”

奈奈抬起头来,仰望将要转变为紫蓝色的天空,豁然开朗——
自从那件事发生后,她再也没有跟国中时期的任何东西联系起来。最初在这所学校重遇柳生的时候,内心的悸动是谁也无法体会的。
不想跟任何人提及,潜意识之中自我保护,让自己把所有痛苦的回忆都埋葬心里,会比整天无法自控的回想要轻松吧。
但是,从那天一下子被仁王狠狠地揪出那个隐藏在恐慌角落的自己后,一直血流不止的伤口却渐渐缝合。仁王和自己相互喜欢的心情居然能治愈一切。
现在,原来自己已经能开心见诚地把一切都对别人说出来。特别是跟过去一直避讳的国中友人谈起,倍觉轻松。

彼此喜欢的人不能在一起,这也太搞笑了吧?
虽然未曾尝试,柳生也明白现实的复杂并不是靠简单的相爱就能面对的。在一起这样的概念的出现,也需要各种客观条件的允许。
但是,对于他们这对两人之间没有任何问题却又因为彼此误解而分开的两个笨蛋来说,其实他们之间早就该在一起了。

一个沉不住气要离开,另一个没有勇气捉住。

仁王啊仁王,恋爱果然让你神志不清么?还敢自称是洞察力很强的欺诈师,居然连浅显的变化也没有发现。
难怪别人都说恋爱中的人是最笨的。
柳生的嘴角不觉微微上翘。
虽然主角的地位最重要,但故事的发展,偶尔也需要配角的辅助才能往更好的方向迈进呢。




=====================================================

炎炎的夏日并没有把空气里的水分完全抽干,反而是让一切都变成微热的水蒸气。所有的建筑物和树木都如同放置热气腾腾里的蒸笼中一样。
这么闷热的天气固然让人无法安下心来,但由于考期临近,每位高三的备考生都不得不尽力去压着抑郁的心情。
但是,本来万事安好的仁王却终于按耐不住。
说起来,全部都要怪责在柳生身上,要不是他贸贸然提醒般的话语,自己或许还是会安安静静地坐在教室的角落。
该死!明明期末考就在今天的夜幕消失后就要开始了。

踏着步伐,漫无目的地走在午间的校园中,自己也不知道心底为什么如此鼓动,脑袋里不停晃动的全是柳生的话语,纷扰着自己的神髓。
该放弃了,明明已经决定了。那为什么……
抬头的一刻,本应该是直射到眼睛里的强光不知为何减弱了数倍,没有条件反射地闭上,而仅仅是眯作一条细线,白光之中闪烁着奇怪的翠绿。
为、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走到这个地方来了?!明明对她说过自己不会再来这里了。

环顾四周,是那个远离烦喧的实验楼后面。
为自己无意识的行为惊讶一秒过后,仁王突然感到自己很可笑。
原来,自己还是那么在意的啊。这个地方,也算是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呢。记忆如此清晰,她的秘密基地、第一次相遇的地方、被她感动的地方、亲她的脸庞却被打的地方、午休时间待得最多的地方……总之,就是充满她的气味的地方。
至今,三个月以来的种种都历历在目。

仁王下意识地抬头——
宽大的树冠把明耀的阳光完全挡在外面,只有葱葱郁郁的,偶尔在茂密中被遗留的小孔中透出斑点大小的光亮,稍微刺痛了双眼。
原本应该看到一个长着一头柔软黑发的女生从上面扔下些什么并指责自己不应该往上看的。而如今映入眼帘的,是深绿色的,却空荡荡的。
对啊,我是笨蛋吗?这么热的天气还来这里午休的话,大概只有不知中暑为何物的笨蛋了吧。
仁王不自觉地笑了笑,伸出白皙的手,女孩子般地摸了摸粗壮的树干。闭上眼,好像住在树中的妖精能给他回味曾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那般。

回去吧。
睁开眼正想要转过身离开这个热腾腾的地方,动作却止住在转过去的瞬间。说到底能有什么让自己停下来的话,非那个女孩莫属。
就好像是夺走自己的心一样,能夺走自己的步伐和呼吸。
奈奈…
柳生的话,不可避免地要面对呢。

“难道说再见的时候,你有想过到底事情是不是已经到达尽头呢?恋爱中的笨蛋的分析力,严重下降了啊。那女生,真的喜欢上你了呢。就这么放她走也可以吗?会错过很多东西的喔。”
平时极少对别人品头论足的绅士柳生如是说。

就这么一句话,足以让仁王困扰了整个上午。
因为柳生之前一直对自己表示出他对自己跟奈奈的这段恋情不抱有任何希望,他好像是认为奈奈心底一直只有本田的存在而忽视自己的爱,甚至因为她曾经住过精神科而要自己要小心谨慎。
但此时却好像是要提醒自己什么的,还认可了奈奈对自己的感觉。
喜欢?
连柳生也这么认为吗?

仁王反倒有些难以置信了。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仁王就没有再追问过奈奈是否喜欢自己。与其说自己懒得去探求,实际上应该是不敢去证实。
付出那么多过后,如果听到比奈奈说更喜欢的人是本田的话,自己肯定会接受不住那份打击的。
因此,一直以来只告诉她自己深爱她,并且会一直在她身边。连临走那个拥抱的最后一刻,都没有把话送到嘴边。

——但是,柳生看出了有什么变化了吗?

奈奈的脸好像因为晒得发烫的微微泛着红色,手里提着两人都喜欢作午餐的面包,怔怔地望着自己。
眼睛在阳光下显得特别清澈,睁得圆圆大大的好像告诉自己她遇见自己有多惊讶。

呐,这个女生,喜欢我吗?
我明明跟她告别了,说不会再打扰她,却依旧不能自控地想着这个问题。这样的反反复复,确实是很烦人,但却又无法停止。
还是想求证一下吧。
她的心情。
而我,还是想在一起。
打个赌吧。如果她的答案是肯定的,我就不会再退缩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