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43]  [42]  [41]  [40]  [39]  [38]  [37]  [36]  [35]  [34]  [33
04

早上的走廊光线四射,太阳却依然能直视,橙红色的,由内到外渐进的光芒。由于靠近上课时间,学生齐齐在教室嬉笑着,嘈杂在整条走廊回荡。
丸井在座位上看到仁王的人影经过,双脚在地上蹭了一下,连人带椅往后移了一个位置,正对着后门打算跟准备走入教室的仁王打招呼。
伸出一半的手却马上停住,丸井有点不解地,看到仁王越过了B组的教室。
诶?在梦游走错教室了?

耳边不停回响的是跟苍蝇一样厌烦的说话声,在本就没有好心情的一天再增添了几分怒气。
脚步一直往走廊的尽头走去。
仁王记得昨天傍晚,自己在走廊奔驰过,在校园内奔驰过,从教室、实验楼后、网球场到学校门口,来回跑过不下三次。
胸口由于喘着气以及担忧觉得很难受。
为什么?奈奈没有出现?

仁王曾经想过可能奈奈突然出了什么意外之事,担心着想要找她,却又发现根本没有她的手机号码。充满不安的几小时过后,又豁然开朗。
她…说了谎不?
想起来这个一直在抗拒自己的女生贸然接受交往的请求,说到底,可能只是在耍自己的把戏而已吧?
脚步停在G组的教室门前,望见在窗边趴着打瞌睡的女生。
得以证实。

奈奈揉着眼睛被仁王叫到教室门前,懒散地打了个哈欠,好像无心与仁王见面一般。

“昨晚你去哪里了?不是说好要一起回家的么?”
“……唔?我…有那么说过吗?抱歉,忘记了。”
“…你、你不要开玩笑。我问你要不要交往,你不是答应了么?所以才说一起回家。”
“唔?发什么傻?说一起回家就代表交往?你还是那种喜欢玩过家家小学生?”
“……”
“没事的话我要准备上课了。”

冷水迎面泼过来,毫不留情的,把怔怔地站在门口的自己弄得全身湿透。
不,或许说得有点严重。自己之前其实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出现,也想过怎样应对是好,所以刚刚跟她讽刺般的斗嘴时,自己仍能保持一贯的冷静。
仁王看着她慢条斯理地走开的背影,内心一下唏嘘。

任性的女生。爱说谎的女生。
原来昨晚也只是在拿自己来开玩笑而已,从来只有欺骗别人的份,昨天却被她被耍得团团转。
自己对她,原来真的很没辙。仁王承认自己败了,还是不要把太大期望放在她身上,这样或许比较好。
嗯,不要再花心机想要捉弄回去了。明白了吗?仁王雅治?
但为什么难度好像有点超过了预想?仁王必须不停地告诫着自己才能勉强压制过来。



======================================

校内的商店出售的面包总带着点与别不同的味道。奈奈咬了一下过后,一口就咬定这叫做乡下的味道。跟东京那种香脆的、热烘烘的面包完全不同。
明天还是带妈妈准备的便当比较好。
奈奈想着,伸手去卷了卷发丝,往实验楼后走去。

猛烈的阳光下,最舒畅的地方就是幽静而爽快的树阴,一个人……
诶?那是谁?
奈奈看见一个银白色头发的男生,背靠着树干,弯起的双腿上放着一本书,左手握着笔在纸上圈画着什么。

“仁王?你在做什么?”
“准备下午的数学小测……”仁王抬头的那刻惊异了一秒,马上又低下了头把注意力集中回课本上。
“唔……?”奈奈突然就坐到仁王身边,把头探过去,饶有兴趣地看了起来,“跟我们小测的题目一样吧,那么我也看一下。”
“……”仁王没有搭理她,继续他的学习。
“咦?你这支铅笔好古老啊,而且还是0.7的啊,还在用。”
“嗯,小学已经一直用了,还没有坏。”随口地回答。
“……”

树下虽然没树丛中那么阴凉,但好处是没有过多的虫子爬着的树叶。
偶尔会有清风吹过来,参差不齐的青草与满枝的绿叶齐齐起舞,夹着的声音就好像舞会上悠然的乐声。
由于远离操场和教学楼,这里特别宁静。只能听到夏蝉和小昆虫的鸣动,好像身处荒芜的原野上,感受着大自然广阔自由的气息。
这样的学习环境,效率特别高。
仁王在左脑思考着数学题的同时,右脑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肩膀猛然一沉,自己有点惊吓地转过头,却意外地看见一团黑漆漆的东西正靠着自己。
原来,安眠率也会特别高。

心脏咚咚地跳动想要给自己什么提示似的,此刻的感觉是什么,已经复杂得让仁王无法描述。
奈奈毫无防备地睡在自己肩膀上,稍微一低下头,就可以感觉到她的体温,也可以感受到均匀的呼吸,一起一伏的,能给别人传递安详感。
抱起她身体,把头部埋在自己的胸口,抚着柔软而细腻的黑色长发。仁王忽然就想这么做。
哎?我在想些什么?
从奈奈身上发出的淡淡的体香,就好像给自己下了迷魂药那样。

喜欢?
一开始觉得她很有趣,所以想要捉弄她为乐,几次失败后,无端端地就说出想要交往,被拒绝,却又不死心地再说一遍,好像答应了,然而马上又被甩了。到现在差点就要放弃她的时候,她又若无其事地出现在自己眼前。
对于自己来说,有讲不出口的特别。
说出交往的时候,并不一定是因为喜欢,自己只希望与有趣的人交往。
所以两次对她说出心意的时候,仅仅是用了“交往”一词。而现在,却不想用这样的词语了,那个肤浅的词语,不适合她。
喜欢你——
想说出这样的话。真心真意的,喜欢上你了。

仁王抑制着自己的手掌不要离开课本的范围去抚摸她的脸颊,却不能压下想要把她一切都看破的视线。
就这样无声地欣赏,也开始变得陶醉起来。



==============================================

奈奈来到近郊公园的网球场地外,远远地看到仁王已经背着网球包在门口等着。
阴天多云,不太美好也不太糟糕的天气。对于奈奈来说最是理想不过了,因为现在等着她的,是一场自己并不感兴趣的网球比赛。
昨天放学的时候,仁王突然跑到教室来邀请来自己观看的,全国中学生网球地区预选赛,立海大附属中学对战叶宫中学。

“你会来吧?”
“唔…没关系,反正也没有事情。”
“那么,记得准时,是上午……不,还是先约好在门口等,免得你又放飞机。”
最后的一句音量渐渐压下去,奈奈没有听清楚。
虽然不明白这种比赛为什么仁王要把自己叫去,对手是那间不知名的小学校,恐怕立海用不着一小时就会胜出吧?
奈奈会答应完全是看在仁王那副真诚的表情,以及自己也想要熟悉一下神奈川的街道。

仁王把奈奈带到观众席后,就回到队伍中准备热身。
在赛事开始前奈奈百无聊赖的,又翻出了手机跟东京的女友们联系起来。在说到自己正在看朋友的网球比赛时,女友们回复了一个极其惊讶的表情。
——有什么好惊讶的?
——那是立海大附属的网球部么?听说帅哥很多,你这女人勾搭上谁了?
——没有,仅仅是有个朋友随便叫上我来看而已。
——呵呵,随便都能叫上你,你运气真好呐。开玩笑的,你这家伙不要给我装白痴了。
——真的呐!他那个人,完全是纯粹想要玩弄别人的,我才不会上他的当呢。
——真不明白你是装疯还是扮傻?你好歹也恋爱过啊怎么现在像个恋爱白痴一样?那个男的,绝对喜欢你!即使谈不上喜欢,也是想要继续跟你发展啊。
——不可能的啦。

因为他跟我一样。单看表面是完全不能理解内心的想法的。
所以到目前为止,奈奈没有读出仁王的世界,不可避免的,带着一种防备的心态。

奈奈把手机的盖子合上时,比赛刚好开始。她双手撑着身体的同时托起下巴,极力地扒出兴趣去投入到观众一角中,却发现这是一项高难度的挑战。
网球从左边飞到右边,再从右边飞回左边,如此反复,自己的眼球也跟随着从左边滚动到右边,又从右边滚动到右边。
就好像看着催眠的怀表在眼前晃动一样。
空气中夹杂的闷热以及水气,更加让整个氛围沉闷下来。
好困呐。
奈奈对着场内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眼角溢出了一点泪水。



仁王把奈奈叫过来,其实只是纯粹的,想要她参与到自己的生活当中。
当察觉到自己真正的感情时明显措手不及,不知道怎样应付这份感觉。一切魔术在她面前全部失效。
因此,想要通过普通追求女孩子的方式,去迎合她,总有一天,跟她一起。
奈奈的到来让自己莫名地兴奋了一番。在选手席上看到她饶有兴趣地看着赛场,自己就可以安心于比赛了。

打一场完美的比赛给她看,让她眼前一亮。
仅仅是这样的想法,然而她却从来不给自己面子,不考虑自己的想法,独行独断,把自己付出的一切希望破碎。好像要故意跟自己作对才高兴一样。

——那个女生,光明正大的在座位上打瞌睡,在他的那一局中发着甜甜的美梦。
原来除了放飞机,这个女生还有其他无视别人的方法。
仁王充满怒意地挥出球拍的时候,网球重重地在地上反弹出三四米的高度,狠狠的,他更想把网球打到女生的身上让她清醒过来。
十七分钟完成的比赛,让在场的人员惊讶不已。仁王不是那种速战速决的选手,而是喜欢在场上做出各种有趣的行为,把对手当成猴子那样耍来耍去。
那么意外地快速结束了比赛,是非常罕见的场景。

“可恶,仁王前辈我不会输给你的!”切原一心想要在十五分钟内完成一局,看见仁王好像要超越自己,嘴巴便禁不住咕哝起来。

仁王回到选手席上远远看到奈奈从刚才的低头浅睡到现在趴在自大腿上睡得死死的。而自己的表情,她绝对不会理会,也不会主动关心。
为什么?
我真的喜欢她?
喜欢这个常常把别人当傻瓜,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无视自己以及自己心情的女生。
真的,很痛苦。



自己从何时开始睡着不得而知,奈奈只是在裁判把哨子吹响宣布比赛结束的那刻,睡意离开的眼球。
抬头,看板上黑底白字公布了比分。毫无疑问的,立海大附属以三局六比零的成绩,完胜了叶宫中学。
真不愧是王者立海大呢。
虽然自己是立海大附属的学生,但奈奈却没有一丝骄傲的自觉,只是轻轻地赞叹着,仿佛那是与自己关系不大、遥不可及的东西。

看到场上零零星星的观众开始退场,自己的手拉好了卡在肩上的挂包,轻轻地整理一下褶皱了的裙子,就顺着浪潮离开了会场。
刚转到公园的林荫道上,背后传来呼叫自己的名字的声音,还有由远而至的脚步声。回头之时,看见仁王冲着自己的方向跑来。
仁王的额头布满汗珠,贴近皮肤的内部发丝被汗水浸得湿漉漉的。左手拉着挂在肩上的网球包,一看就明白是刚刚比赛完的选手。

“立海大附属,果然很厉害呢。恭喜你们赢了啊!”
“你…看了比赛吗?”
“呃?怪问题,当然啦,你叫我来看的啊。”
“那我是怎样把对手打败的?”
“诶?怎样打败?啊,你是说比分?三比零嘛,我知……”
“我问的是过程!”一下子打断奈奈的答语。
“……啊?”
“根本没看吧你……因为没兴趣所以睡着了?哪有人会像你这样看比赛的?!”

奈奈对着仁王的脸,半响未能发出一声。
从未见过的,仁王的表情。平时的他总是嬉皮笑脸,一副要把人玩弄到底的样子,狡猾的,轻佻的。而现在从每个角度看过去,都没法找到昔日的意味。那条高挑的眉毛,提示着他的认真以及愤怒。
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如同表情,发生了突变。

什么嘛?突然凶神恶煞的模样,好像把所有错误都往别人身上推一样。再说,自己做了什么错事?真是个莫名其妙的家伙!
奈奈的表情,也从刚刚的无辜顷刻变成咬牙切齿。

“对啊,我睡着了,那又怎样,我根本不喜欢看什么网球。”
“我、我特意叫你来,你却……”
“那你当初就不应该叫我啊,有那么多人不叫,自己班上的人不叫,偏偏跑到我们班来叫。”
“因、因为……因为不是你就不行啊!”
“哈?奇怪,我又不懂网球,根本帮不了你!”
“不需要你帮什么,你看着我比赛就可以了啊!”
“为什么?!”
“因为……唔嗯…因为……因为喜欢你,只想你来看啊!”
“……!”

奈奈本打算继续跟他斗下去,而仁王贸然反驳的话语却好像瞬间堵住了自己的思考回路一样,无法再通过大脑指挥自己吐出任何一个音符。

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这是一个怎么样的短句?充满魔力的,让世界的时间瞬间停止。
他不可能喜欢我,只是想玩一下而已。
明明自己这样感觉着,也跟东京的好友们说了。但是,他就偏偏要说出意料之外的东西让自己匪夷所思起来,好像要玩弄自己,却又用起了如此认真的词语。

“……不、不要开玩笑啊!”
“没有开玩笑!”

距离一下子被拉近,天旋地转的。仁王站在公园小径上,无视了四周的稀疏的人流,拥住了一直想要的那个女生,那个无意中入侵了自己内心的女生。
奈奈觉得身体被捆住,很紧很紧的,勒住了自己的心脏,无法呼吸。
仁王身体的热度好像在自己体内迅速散播,映入眼睛的是男生白皙的皮肤,吸进鼻子的是男生运动过后的汗味,耳朵听到的是男生气急败坏的话语。
四种感官都被冲击着,仁王仿佛就在自己身体的每个角落,充盈得没有一丝缝隙。

体内那不停跳动的声音,到底是什么。
仁王的心跳,还是,自己的心跳?
从脚底开始上涌的暖流直冲到脑部,理智快要脱离意识。下巴搁在他的锁骨上,他的每一下呼吸,都深刻地流过触碰着的皮肤。
他的身体也在告诉自己,他是认真的。

喜欢你——不是你就不行——

不能自控地,抬起双手放到他的背部,扯住他渗着点点汗水的运动服。
小心翼翼,好像自己抱着的就是整个世界。

“对…对不起。”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