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41]  [40]  [39]  [38]  [37]  [36]  [35]  [34]  [33]  [32]  [31
02

明媚得刺眼的光线透过玻璃闯入了教室,四处白光闪亮,无形中增添了几分闷热感。
仁王趴在课桌上近乎无聊地数着正挡在窗前的那支细长而干瘦的树丫上稀疏的树叶,耳边却隐隐约约听到远处的蝉开始鸣叫。
天气越来越热了啊!而今天又是校内排位赛的日子,又要准备出一把汗呢。
太阳对于自己来说实在有点可怕。仁王总喜欢偷偷躲在阴凉甚至阴暗的地方,因此皮肤比一般男生要白很多。但是,皮肤白就不代表晒太阳少,也就是不代表训练少。当被真田教训说晒得不够黑的时候,自己再怎么辩解也无济于事。
有点,不想去打球了呢。
这样想着的时候耳边却传来同班的丸井和二年级的学弟切原的声音。

“喂喂,前辈,真的有什么好看的么?”
“当然!绝对让你满意的——美女一个!”
“我说呐,我对这些没兴趣……”
“不要这么说啊,即使没兴趣也可以看啊,保证你觉得好呢。要是你不认同的话,那,我请你吃蛋糕。”
“哈?蛋糕?!去呐去呐!嘿嘿,谢谢啦,前辈。”
“——那,喂,仁王去不去?”

丸井提高了嗓子朝仁王的方向喊去,仁王连头部也懒得转过去,只是把数着树叶的手势挥了挥转换成再见的意思。
真无聊,或者该说太悠闲了吗?丸井那家伙,还准备带坏学弟啊?虽然知道他们并不是特别留意哪个年级有可爱的女生之类的,但偶尔这样做一下,谈论女生的外貌身材,也算是男生之间的娱乐方式吧。
今天是排位赛啊,又要累一番,趁还有时间还是多躺点比较舒服。
听到丸井跟切原兴高采烈的谈论着,脚步声离开了教室后,仁王又开始数起了翠绿的叶子,眼皮慢慢半瞌下来。



“G组…是柳前辈的班级?”
“不是啦,柳是F组。我们在这里等一下吧,她回教室的时候经过就可以看到了。”
丸井和切原站在F组教室前,充满傻气地呆呆地站着,把自己当成聊天二人组男生那样。从丸井嘴中偶尔吹出绿色泡泡,悠闲的气氛充斥着整条走廊。

“今天是排位赛哦,切原。”
“啊,我肯定会入正选的啦,放心吧前辈。”
“切,我才不担心你呢,要不是一年级不能参选的话,我想你早就已经进来了。”
“前辈你是不是吃太多糖了?对后辈嘴巴也这么甜……”
“嘘!”
切原未完的话,被丸井示意的声音打断。精神一振的同时沿着前辈视线的方向看过去,走廊上寥寥可数的几个人中,一名黑色头发的女生迎面走来。

哎?前辈的眼光还不错。
女生高高瘦瘦的身材映入切原的眼底中,有一种很整洁、很自然的感觉慢慢从脑袋中散发到身体的每个角落。说实话这种素质的学姐在三年级不算很罕有,但至少也是出类拔萃的一种。自己看着呆住了的同时,丸井说的那块蛋糕就随之从未来溜走了。


逐渐靠近F组的时候,一个嚼着泡泡糖的火红色头发和一个满头长着乱糟糟的黑色海带的男生,身高相仿的两人正带着色迷迷的眼光望着自己。
——什么啊?又是乡下人看秀吗?
女生有点厌恶地加快了脚步。
可是在经过的那刻,稍微矮一点的男生却突然抬起手“唷”的一声跟自己打起招呼来。

切原猛然觉得前辈这样的举动欠缺礼貌但却暗暗佩服其勇气,然而,这样的想法又在下一瞬间崩溃。

“你是哪位啊?”

因为举止优雅的学姐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句看似是问句但说出口的时候却只是用眼睛把两人轻轻掠过,完全没有给与回答的空间,也无意要求答案,而是变成了无视对方最厉害的武器。
被小看了…
切原想着,身体开始燃起了不屈的怒火。然后,转向了丸井前辈。

“前辈,赔给我蛋糕!”

丸井那只竖着的手僵直在胸前,无奈地看着女生转入了G组教室的背影。
一点也不温柔的女生……自己没想过会被这样搭理,至少甚为网球部的正选成员也是校园明星啊,切原这小鬼被无视就算了,为什么把自己拖入切原的范畴中?
而且,又没了一块蛋糕。
欲哭无泪的感觉。



午后三时半,太阳火辣辣地燃烧了整整一个中午过后稍微有点收敛。但顶着烈日的露天网球场上经过数小时暴晒后,弥漫着一股略微刺鼻的塑胶味。
铁网外四周渐渐围满人群后,气氛就开始沸腾起来。
今天是立海大附属男子网球部季度性校内排位赛的日子,不少支持者翻出了精心制作的牌子、拉起了画满涂鸦和签名的横额为自己的朋友或者是崇拜的对象、学长助威。
“大家好好加油吧。”真田严肃地对部员们说了一句,宣布了比赛的开始。
那刻,球场内一片欢呼,过了一分钟左右才缓缓静下来变成窃窃私语。

但是,对于同样身体贴在铁网上的一乘寺奈奈来说,却是完全提不起劲来。要不是被班上叽叽喳喳的那群女生拖着过来,怎么会主动跑到太阳底下看比赛呢。
当初拒绝的时候,女生们很惊异地叫道,“奈奈难道你不知道网球部的那群男生吗?很帅很厉害的。”
奈奈当然知道,这所中学生网球第一的学校的八名正选谁不清楚。
“部长是幸村精市,副部长是真田弦一郎,参谋是柳莲二,还有丸井文太,胡狼桑原,仁王雅治……”
奈奈把他们的名字一一数出。
“这就对了,来吧一起去嘛,奈奈!”
自己是无缘无故被拉过来的。不,也说不上是毫无原因只是觉得自己不能过于孤立,于是就跟女生们一起挤进了人堆之中。

场上的气氛热烈,奈奈开始感到汗水从耳背后滑落的感觉。放眼望去,没有适合自己的男生呢。
奈奈并没有认为网球部的正选不帅,自己在东京的时候也经常跟女友们谈论男生的外貌品格等,只是…反正,自己就是没有特别说崇拜哪位外表好的男生。
完全不熟悉的网球赛啊,变得无聊起来。
身边的人都认真地替上场的人打气,奈奈站在其中,则从书包内摸出手机,噼哩啪啦地按了起来。背部微微弯起来,额头贴上了带有点热度的铁网,以减轻站立对大腿的压力。



奈奈专注于通过手机与东京的朋友们谈天说地。
耳边响起的是赛场上颇为悦耳的网球触地声以及网拍击球声,偶尔听见裁判的哨子吹响,然后人群就发出一阵接一阵欢呼的浪潮。
谁也知道网球有出界的时候,但是没意料到会正正地打到铁网上。
奈奈也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倒霉。

场上的选手做了一个猛力扣杀的动作后,网球就在对方的场上走出一条V字型轨迹,在地上反弹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向场外。
如果没有铁网的话,肯定会让某些人受伤。保护人群以及不让球乱跑是铁网的功能。只是,其实有铁网还是会吓倒一些人的。
当眼见网球朝自己方向飞来的时候,保护意识都驱使大家都齐齐后退一两步。
剩下的,就是那些没看球的傻瓜,还安稳舒适地按着手机。人们还来不及拉开她的时候,额头突然被冲击。

“啊!”

吓了一跳的奈奈跌坐在地面上,手机掉在地上发出的类似零件碎散的声音刺激了她的神经。
因为铁网的阻隔,这个女生只是仅仅觉得额头在微微发烫以及吃了一惊而已。没有受伤,她却因手机受到的创伤激动起来。
比赛也似乎因为这一点骚动停止了数秒。
远处的观众、裁判甚至是参赛者,看着这个迷糊的女生,全都是一幅哭笑不得的模样。

周围的女生把奈奈扶起。
“奈奈,有没有受伤啊?”
“啊…没有问题,手机还能动,唉…倒霉呐。”
“呵呵,奈奈你真是有趣啊!有球赛不看在这打手机。”
“是、是吗?”
“继续看比赛吧。正选部员他们都好帅啊!”

小小的停顿过后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人们马上又忘记了刚才而重新投入于赛事之中。
奈奈依旧夹在人群中,按起了她那部多灾多难的手机。头部又慢慢贴上了铁网。
——同一种倒霉方式,应该不会发生两次。
这样想着就开始安心地等待比赛的结束。

用短信交流的方式,是最近奈奈联络东京的女友的方法。话题也不外乎哪里有便宜的裙子、哪间商场开了新的专卖店、乐队出了什么新专辑、哪里有选歌多的卡拉OK、新开的饮品店以及有没有交到男朋友。
于是在排位赛进行的几个小时中,奈奈能全程聊天,都是拜托四处张望寻找好看的男生,摄下照片给女友发过去一起讨论而度过的。

耳边突然听到刺耳的一声长哨,游走在手机发出的电磁波中的魂魄就被一下子拉了回来现实之中。
原先湛蓝的天空变得金黄一片,列队的黑鸟在天空横飞,就好像穿插在镶了金边的朵朵火烧云中一样。
啊?黄昏了?没想到这么一谈,时间就过去了。刚刚脑袋都沉浸在短信世界的时候,好像都听到身边的女生跟自己说要先回去,自己就挥挥手表示知道,其实心不在焉。
人群也从原来的两三重减少到伶仃的几个。
比赛结束了啊。那么,我也要走了。

背着夕阳,浓重的影子完好地走在自己面前,好像带领着自己一样。奈奈把脚抬得高高的,地上的自己就模仿起来,有趣得很。便开始自娱自乐地走了起来。
踏出数步后,影子却突然要逃脱出被照得暖烘烘的地面一样,从腰间开始折断,成半立体状出现在自己面前。
影子靠着的,是被照得金光灿灿的小腿,被影子掩盖的地方变得暗淡下来。
配上一双白色的颇为特殊的球鞋,鞋面上沾上了星星点点的灰尘,好像做过什么剧烈运动似的。
谁?打断了完整的影子?

“唷!”
抬头的那刻在耳边掠过的招呼声,奈奈想起今天终于遇到的两位网球部部员。同样的,带着点轻佻的招呼声。
网球部的正选,都是这样打招呼的吗?

又是银白色头发的男生,阔别了将近一星期后又出现在自己面前。眼下有点不同的,是布满在额头和发丝尾部的汗珠,在金光下却像清水那样晶莹起来。
原来,除了额头中招以外,还有别的倒霉方式呢。

“又见面了啊,特意来看我比赛?”
“哈?什么?我只是路过、路过!”
“哦?只是路过?”
“……当然了!谁要看你啊?”
“女生还是不要说谎比较好哦。我亲眼看到你整个过程都在场外,而且还嘣一声被我一球击中了前额。”
“……诶?那球是你打的?!”
“怎样,威力强吧?”
“暴力的家伙。”
“呵呵,看你跌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肯定是被我的球技镇服了对不?”
“变态,镇服什么啊?会痛的啊!”
“那是你比较笨吧,全世界都躲开就你一个像个靶子一样站在那里。”
“……”

仁王戏谑的语气好像把自己当成了傻瓜一样,奈奈的忍耐点几乎到达极限,脸颊涨得通红,不能再加以辩驳。
习惯性,把双手翘在胸前,别过生气地脸。

挖苦成功。
仁王内心痛快起来,但这样还不足够,还想再逗一下这个做事失常的女生,便把手伸过去准备戳一下女生刚刚被击中的前额。
女生对男生这样的行为一般来说没有免疫力。

奈奈瞥到仁王恶魔般袭来的手,瞬间就一手把它挡住并推向一边。
刹那间,仁王觉得内心好像有什么流失了一样,变得空虚起来。大概,是对她敏捷的反应有点始料不及吧?
奈奈转眼又深呼吸了一下,开始机关枪式言论。

“我还好啦!但是你又连累我的手机了!唉…还是那句,你真的是我的克星?不,我开始觉得整个立海大附属都是我的克星了。真是,走到哪里都会遇见你。”
“呵呵,这说明我们之间……”
“停住!”
“……”
“不想跟你再交流了,这么下去我会自杀的。今天就这样,再…不!不要再见了!”

奈奈保持着自己一贯自我的态度,强硬地打断别人的想法与话语。她的作风,就是不要与任何事情有太大的关联。
仁王看着奈奈潇洒地转身又要跑开。
自己没说完的话,不就是“我们之间有不一样的缘分哦”这种跟腼腆女生开的玩笑,自己经常这样哄女生。每次都觉得很好玩。

对着奈奈却都无法说出。
这个女生,与以往所遇到的普通女生差异太大了,以至于自己也不懂得怎样应付。
每次想戏弄的时候,都好像被反过来玩弄于股掌之中。
自己还算是狡猾的欺诈师吗?
无法高兴起来。

“呐,前辈?”沉思的时候耳边传来学弟的声音。
“啊,切原啊,恭喜你加入正选……”
“唔?前辈你在看什么?”
“……不,没有。”

远远地看到奈奈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再一次,重复,融于金黄色的光辉之中。
就好像那些刺眼的夕阳余光就是她身上拥有的光芒。
突然之间,好想好想,把她留在自己的眼底之中。
那样的感觉,很强烈。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