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118]  [117]  [108]  [107]  [106]  [105]  [104]  [103]  [102]  [101]  [10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三浦春真的气炸了。

“你他妈的真的难看死了!”
“你以为你是什么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吗!?”
“连这种衣服你都敢穿!?”
“难道你没发现彭格列的女人中长得最丑最胖的是你吗!!?”
“……”
“……”

虽说彭格列岚守的难相处和坏脾气街知巷闻,但面对恋人居然能骂出这么难听和恶毒的话,实在让人不禁匪夷所思。
一般的姑娘被喜欢的人这么狠狠唾骂肯定受不了含泪夺门而出,但三浦春却不然,她不是没心没肺,只是性格刚烈不容许别人对他大吵大吼而已。

拍手[2回]


“狱寺隼人你这个超级大大大大混蛋、坏人!!”
“小春才没有!!小春不丑也不胖!!”
“什么衣服穿在小春身上都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好看!!!”
“你才是彭格列的男人里最讨人厌的!!”
“……”
“……”

不甘示弱的她就这样叉着腰毫不逊色的通通反驳回去。

当然,单单反骂回去三浦春又觉得太便宜狱寺隼人了。
所以,憋着一肚子的火的她,在那间国际知名高档品牌服饰店内风风火火地逛了几圈,眨眼间双手便已经环抱起堆得比她还高的衣帽山,然后“轰”的一声塞到几乎放置不下的收银台上,再掏出一张金闪闪得刺眼的一看就知道是无限额的尊贵VIP级信用卡。
年轻女性扫荡高价物品却毫不吝啬绝不手软的行为让服务员确实懵住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替她核计货款。

“刷!刷!刷!把狱寺隼人的卡给我刷爆!!”
三浦春结帐的时候念念有词。




昂首挺胸地从店里出来的时候,三浦春穿着狱寺隼人说的很难看很不适合她的衣服——
上身一件鲜橙色与艳黄色块交错花样的挂肩小背心,下身则是浅色超短迷你牛仔裙,配搭上跟部像钉子一样细长的白色高跟鱼嘴凉鞋,整个人看上去就是盛夏时分在涩谷街头挥洒青春四处奔走的小姑娘打扮,怎么看都与三浦春所憧憬的平日总是挂在嘴边的“优雅成熟的LADY”格格不入。
三浦春当然并不是喜欢才如此装扮,她是故意要跟狱寺隼人唱反调,她要展示给狱寺隼人看她三浦春绝对有穿这种衣服的自信!
不过,店门外并不见狱寺隼人的身影。

每次跟三浦春吵到面红耳赤争持不下之际,狱寺隼人都惯例甩给她一个“懒得管你!”的潇洒的背影。
刚才亦然。
但是,虽然气得七窍生烟但他决不会一声不吭丢下她一个人就跑回家去这点不必质疑,所以三浦春可以肯定他现在大概是在附近吸烟室里皱着能挤死蚂蚁的眉头吞云吐雾中了。

同样怒不可遏的三浦春真想反客为主自己先走,可是考虑到自己手里提着大包小包重得要命一个人扛回去太不划算了,三浦春决定选择在这里等他回来——当然!绝对!只是!因为要搭他顺风车把十恶不卸的他利用到底而已!!

于是三浦春放下购物袋,靠着店外的墙壁开始等待。
当然并不是脑袋空空的百无聊赖,反而是方才让众人瞠目结舌的相互泼骂至翻天倒地的场景不由自主地在眼前重复掠过回放,便越发怒火中烧,三浦春咬着牙深深不忿。

真的难以置信!!
这个世界上会有男人这样说自己的女朋友的吗!!??什么小春是彭格列里最丑最胖……小春哪有!!的确最瘦的是库洛姆酱,小一平也很瘦,而且超有礼貌的,京子当然是公认的最温柔最漂亮的首领夫人啦!!论身材的话应该算碧洋琪姐和小花。而小春的话……
那么小春……………
小春…………
………
糟糕,怎么好像真的被狱寺大混蛋说中了一样!?

“呸呸呸!”
三浦春猛力地摇了摇头驱散掉坏念头。
她低下头,挺挺胸翘翘臀把身体前摇后摆的自我欣赏了一下当前的打扮。静默几秒,然后狠狠地点了点头。

看啊!小春怎么可能是最胖最丑的呢?!
小春要是发起威来,围着小春转的男人可要列队排出从绿中到并盛神社那么长的距离呢!!狱寺大混蛋绝对是狗眼瞎了!!哼!!

三浦春坚定自信地如是想。

说来是巧,正当三浦春天马行空地想象着自己招蜂引蝶的壮观场面时,还真有位不速之客“如她所愿”悄悄靠近过来——
“在等人吗?”
“请问小姐尊姓大名啊?”
“我见你等得挺不耐烦的样子,你朋友说不定不来了喔。”
“有时间的话干脆我们一起去喝杯茶如何?”
“……”
“……”
诸如此类的口水攻击,即使没有得到对方的应答依然滔滔不绝,也就是所谓的“搭讪”。

三浦春虽说确信自己有足够的魅力能招惹男性的回头,但倘若真的有人对她发动攻势,她却又觉得厌烦至极。
就算是长着小蓝波那种意大利式帅哥的脸、散发着跟阿纲先生一样的温柔气质的完美男性也好,她都不需要,说白了是没兴趣。别说她自卖自夸,她三浦春的确是一位一旦认定了某人便坚定不移的用情专一的好女人。
更何况当前在她面前手舞足蹈的只是一个比那个色鬼夏马尔大叔帅气一点年轻一点的轻浮男人而已。
三浦春不仅没有给与他半点反应,甚至扭过头连半点视线交汇的机会也收起来。

被LADY如此拒绝,稍微懂点人情世故的男士一般都会知趣乖乖离去。
然而三浦春真的没想到这个自讨没趣的男人在多番言语攻击不见效果过后,突如其来就伸出魔掌绕过她背后停放在她的肩膀上。

“喂!!”
大吃一惊的三浦春打了个激灵,被触摸到的肩膀都起了疙瘩,她下意识地想要拨开那只不礼貌的手,可惜却扑了个空。在她未碰到肩膀之前,那只大概是因为作案频繁而变得灵活娴熟的手已经顺着三浦春一侧的身体曲线扫下去,从肩膀到胸侧再到腰侧最后到终点臀部,当然结束之前仍不忘用手指捏了捏那浑圆。
!!
瞬间,疙瘩蔓延,三浦春全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
但心里的发毛敌不过刹那间燃起的熊熊怒火,自我防御系统控制她迅速挪开身体的同时,大喊着“你这个死色魔——”一个巴掌朝男人脸上狠狠地甩过去……

啪!

本该是给男人的脸按上五指红印的巴掌停在了半空——男人敏捷地及时用手握住她飞来的小手掌,就这样架在半空……
三浦春顿时感到形势不妙,便瞪起眉头发力甩了甩被握紧的手腕,两人拼在一起的手却只是轻微地晃了晃丝毫没有要分开的意思。
“放!手!放手!!你给我放手!!!”
“不放。”
“你……!”
“我们就这样手牵手喝茶去好了。”
“!!?”

欲哭无泪。
毕竟论力气男女永远不可能平等,眼见无法自行脱身的三浦春此刻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只有扯高音调敞开喉咙用着一直被抱怨很吵很烦人的大嗓门尖声呼喊了。
毕竟是人来人往的大街,路人碰见这等情景总不会见死不救吧?世间固然并未至于那么冷漠,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为座右铭的人还是存在的。
不过未等那个人的出现,一个从一开始就该在场却迟迟未露面的人总算姗姗来迟,到达现场准备上演一场英雄救美的老套佳剧。

“……喂。你们在干什么?”
然而,没有王子般帅气的台词,只是一句似乎是一时弄不清状况的问句。
但至少岔开了两人纠缠不清的争论使他们怔住了一秒去看清来者何人,也为三浦春在对方稍有松懈的瞬间赢得了挣脱的机会。

“隼人!!”
三浦春像遇见救星一般没多想便没头飞奔到男人背后,双手连忙拉扯住他的手臂皱起眉头两眼放着星星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小女生的脸充满委屈地说。
“隼人,那个恶心男非礼我,他还摸了我屁股!!!”

“…………哈?”
或许是事出突然,又或许是难以置信,狱寺隼人在听完三浦春的“状告”后愣住了半秒才发出一声疑问。
自己被欺负了这都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反应啊?!——眼看着狱寺隼人没有半点神情变化似乎无动于衷,三浦春感到强烈不满,嘟了嘟小嘴正想要详细解释说明一下她怎样被骚扰的过程,却又被那个无赖捷足先登。

“喂,小姐。你不要含血喷人好吧?”色鬼插话。
“…诶?”
“你难道觉得自己是个高贵美丽的淑女吗?你这身行头自然吸引不了男子,恐怕没有人会对你想入非非吧?再说,你身材一眼看去也知道不怎样,相貌平淡姑且就不说了,四肢很明显不够修长,至于胸部嘛因为自身有点发胖还是有点看头一旦瘦起来说不定比飞机场还要平坦,而现在穿着衣服自然看不出来但恐怕腹部大概积聚了不少脂肪。你说你这样的身材真的会有人对你下得了手吗?啊,对了说起来唯一值得称赞的是那酒红色的头发了可惜你却弄了个这么老土的短发就像带了个头盔一样,你要去哪里飙车吗?还有,以你的重量还是别穿细跟的高跟鞋好喔因为随时都有踩坏的危险,我真替那细细的跟感到可怜。”
“……”
“……”
“……”
“……你…!!”
三浦春彻底败阵了。
她第一次这样被人评头论足全身抹黑好像她生来就是没有半分是完好正常的那般。跟狱寺隼人怎样吵到天翻地覆也好亦从未这样生气得想把他肉体碎尸万段灵魂打入十八层地狱。
她狠狠地咬着牙,捏紧拳头。

——你继续说啊!你再说一句我就发誓要把你的嘴打个稀巴烂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对LADY口出狂言!!

“这样说你应该明白了吧?我是不可能对你这种没有半点优雅的女性出手的。没想到你除了没有外在美之外,连内在也不见得…………唔哇!!!”

诶!?
诶诶!?
……

三浦春霎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并不是因为事发突然她没赶上反应,而是因为速度之快根本没有给人半点足以知会的时间,想必那个蓦地倒下的无耻之徒,一时半刻也肯定弄不清自己是因为左脸挨上了超越迅雷之速的猛力一拳而被摁倒在地的。

“你很罗嗦啊,混蛋。”散发着强烈怒意的犹如猛兽一样低沉的声音。

一秒。
三浦春才发现是刚刚一直默默无言的狱寺隼人挥出了拳头。她哑然地望着狱寺隼人站在距离自己两步之遥的背影,被谩骂而惹起的怒火竟尽数幻化成不可思议,以及蠢蠢欲动的期望。

“你以为你在跟谁的女人说话啊,嗯啊!!?”
句末之处扯高的声调震慑得四周的空气都瞬间沉淀下来缓慢了流动。
“那家伙身材怎样衣着怎样跟你有屁关系吗?你算老几?!你有什么资格对她评头论足吗!?”

一字一句,每一个发音,都像是巨大的石槌往大脑门狠狠砸去,一下、一下…把人的所有胆量和威力彻底击溃,剩下的是失去硬壳后血肉模糊的躯体,一脚就能踏个粉碎。

眼泪和口水不受控制地溢出,表情尽是惊惶,身体咔嗒咔嗒地不住剧烈颤抖,脑袋里一切念头都被无尽的恐惧取而代之——那个恬不知耻的男人,就这样被狱寺隼人猛兽般的咆哮以及似乎马上就要扑上前把他撕裂的眼神吓得瘫软在路边,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打落了无底黑暗的深谷,似乎再也无法振作起来。

他怪自己没看清楚。
他瞥过一眼男人时只留意到他身穿着整齐笔直的高档西服。他错以为这个男人不过是个普通的工薪一族,也就是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斯文好欺负的人而已。
所以他放肆地羞辱了他的女人一番。
他后悔了。
他应该看清楚男人虽然身穿西服,十指却套上个各式各样的银饰指环,还有那一头显眼的银发和那对碧绿色的瞳孔—— 一般人岂会如此装扮!?这种人明明只会在黑手党电影里出现的……
他绝望了。
男人不管是不是黑手党,他可以肯定他惹到的并非善类。
他或许该庆幸自己只是被打掉了2颗牙齿而没有被一枪毙掉。

“…隼、隼人?”三浦春战战兢兢地从身后叫了一声。

狱寺隼人回过神才发现不知何时身边多了几位看客并且似乎有壮大的发展趋势。
考虑到这样下去事情闹大条子来了的话会给十代首领添麻烦,狱寺隼人发出“啧”的一声厌倦与不满,转身的同时脱下了自己的西服外套顺势披在三浦春的肩上,二话没说就拉起三浦春快步走起转眼混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当中。




三浦春单手扯了扯挂在身上的西服外套,回忆起刚才的一连串混乱,好像顿悟了什么因果关系,嘴角便不由得牵起一轮浅笑。

在店里时明明还大骂着小春是什么最胖最丑的女人,可是转头小春被说成这样时自己又恼火起来还发飚把人家打了,难道能说小春坏话的就只有他狱寺隼人其他人则全部不可原谅,哪有这么霸道的?最初就跟小春说,三浦春你是世界上最漂亮最可爱的女人你穿什么都好看不就好了吗,也就没有后续的麻烦事了。
不过,如果没有那个该死的色鬼,小春也不知道隼人在意的并不是小春身材不好穿那种衣服很难看给他蒙羞,反而是担心她吃亏被那些不轨之徒毛手毛脚。隼人就是不坦率,爱闹别扭,非要嘴上耍皮子跟她作对。

总而言之,狱寺隼人其实是个独占欲很强的男人。嗯嗯。
三浦春私下定论。

三浦春抬起眼瞄着狱寺隼人的背影,明明就没有山本先生六道先生他们那么高,可是看上去真的很高大很威猛超有安全感的。
小春最喜欢隼人了♡

“隼~人~!!”
她按捺不住漫溢的幸福感,用力往前一跃双手扣住狱寺隼人的脖子双脚就凌空了。
“哇!!喂!!你搞什么……!!”
狱寺隼人被背后突如其来的重力扯得一下子往后仰了仰左摇右摆了一轮好不容易才恢复了平衡。
“你好重……搞什么鬼!快给我下来!!”狱寺隼人侧侧脸凑到了三浦春的酒红色的额发。
“隼人,我爱你。”
“……呃…”顿了顿,“突、突然发什么神经,你这个丑八怪蠢女人。”
“就算是丑八怪蠢女人,也是狱寺隼人的女人啊。”
“……”脸上忽然泛起一片微红。

狱寺隼人知道三浦春在调侃他。
他刚才豹变的时候确实是说了好像很帅气的话,他讨厌回想,因为那真的……很羞耻。
他可是堂堂大名鼎鼎的狱寺隼人啊,为了一个小小的三浦春对路人甲动火这种事传出去了多不好意思。

“……这种暴露的衣服,在家穿就好了,懂了吗?”
“哦。”

虽然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
嘛,他是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三浦春就是了。




—END—




后记:
设定是同居的二人。LOVELOVE周末外出购物途中发生的一点小闹剧。
其实这本来是今年9月9日狱寺生日贺的不过当时写了一半不知为何卡壳死了总是生不出来而且还忙着其他的所以放弃掉,结果今天随便翻出来写写便一气呵成了。
写文这东西真的蛮奇妙的XD
狱春cp能吵架能温馨觉得好玩极了像云平那样的cp就只能温馨或者黑暗了吵架根本不敢想象。每个cp都有各自的特征吧
写着写着自己都觉得好玩极了
好吧,不废话了。下面还有此篇的一个小后续。敬请阅读>w<
by蜜豆12/10/14
in fuchu




后续小剧场:

月末,比他身高还长的信用卡账单到手时,狱寺隼人已经没有心情去逐一查看到底是什么内容条项只把注意力集中到最下部的金额上——那长得叫人不想点算它到底有多少位的数字。
狱寺隼人扯起嘴角勉强摆起温和的微笑。
“三浦春,你能解释一下吗?你到底买了什么给我看看。”
“抱歉,隼人,那天你拉我走得太急了那堆东西我都来不及拿。”
“你的意思是,东西全丢了?”
“对的。”
“……”爆发前倒数3秒。
“……”
“……”2秒。
“……”
“……”1秒。
“……”
“靠!!你这蠢女人世界上还有比你跟笨更没脑子的女人吗我真的佩服你了你都买了什么鬼东西这些高档牌子是你穿的吗你穿了也不好看不适合但重点还是买了的东西你要珍惜花了钱的东西就得好好使用随便丢掉算怎样你知不知道赚钱的艰难昨天才发了那丁点的工资今天就全为你的买单了这个月我们可以吃西北风了我每日加班不眠不休地工作都填不了这个数字黑手党的工作不易做…………(以下省略N万字)”
“隼人你好吵!!”三浦春捂着耳无了期地接受着狱寺隼人的“金钱正确使用教育”。

—EN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