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106]  [105]  [104]  [103]  [102]  [101]  [100]  [99]  [98]  [97]  [96
蓝波很清楚自己的运气有多背,每天与倒霉打交道的生活早已习以为常。但按道理来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总有一天是人最幸运的一天——生日,毕竟要诞生到这个世界上还是需要一点运气吧?
这么说来,他可能在诞生的那刻已经花光了一辈子的运气。
不,蓝波不想承认这点,说实话他倒是觉得此时此刻的危机是他的一不注意造成的。

他应该意识起他现在身处彭格列家族日本支部的办公大楼,他随时会与那个男人碰面,所以他不能放肆地跟她打情骂俏——啊,不,打情骂俏这个词语并不适合,那真的不过是青梅竹马之间稍微比一般朋友要亲密一点的行为,但他真的必须记住就算是再毫不起眼的跟她的小小交流都随时有可能惹起那个男人的怒火。

譬如现在——
因为今晚彭格列家族的核心成员将会在彭格列支部替他举行派对庆祝生日,所以蓝波难得跟一平一起放学直接来到这里。双手抱着堆积如山的今天在学校收到的来自众多女同学们送出的生日礼物的蓝波,没有空余去接过一平递给他的零食,于是张口“啊——”的一声,一平摆着“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直接喂他吃了那跟百力滋。
真的就这样而已。
当然在那个男人——云雀恭弥的眼里可就不是这样了。

侧着身的两人稍微一转头,原本温馨的微笑瞬间定格、僵化,他们立马便明白到云雀恭弥在他们背后看到了什么以及在想什么。
他双眼眯得很细,那是他看到叫他不满的东西时的眼神。虽然并没有明显燃起熊熊怒火,但那冷峻的神态却像要放出冰一样的冷箭,把蓝波万箭穿心。
云雀恭弥默默无言,一步一步靠近过去,双手不知何时已经握紧了浮萍拐,皮鞋在走廊上发出的响亮的声音,是刺激蓝波脑内的危险信号……

糟糕……!!不不不我没有做什么啊!!我为什么那么倒霉啊!!
蓝波心底呐喊着,双腿却早已忘记如何逃跑,他伫立原地,紧张得双手的力气都丢掉,生日礼物随即哗啦啦地落满一地。
走廊上啪嗒啪嗒混乱的几声,蓝波已经背靠墙壁,被架在脖子上的金属武器放出无情的冰冷让他打了个寒颤,视线抬起便是云雀恭弥的最可怕的面无表情,他吞了吞口水,喉咙恐惧得一个音符也发不出。

“不对的!云雀先生!是误会!误会!!”
眼见蓝波即将遭殃的一平连忙上前扯住云雀恭弥的手臂,拼死地解释。但是云雀恭弥似乎并不打算轻易地接受误会一说,冷冷地瞥过她一眼后又把强烈不满的视线刺入蓝波的瞳孔。
“云雀先生……!!”
知道云雀恭弥主意已决谁也无法阻止,一平蹙着眉头看着被自己的无心之失牵连的可怜的蓝波,明明生日都要被无辜教训一顿,除了在心里道歉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在云雀恭弥就要下手的那刻,“嗙”的一声,一阵不知从何处袭来的浓雾瞬间掩埋了蓝波哭丧般的脸。烟雾迫使云雀恭弥稍微一后退,挽着他手臂的一平心里一声咯噔,对这场景熟悉不一的她深知这是十年火箭筒的发射效果,这么说来,十年前的蓝波……

在烟雾快速退去后,179cm的蓝波早已不见踪影,反而是一个身穿奶牛装、长着一头又脏又乱的与花椰菜无异的头发、上面还插着一对牛角的小男孩,摆着无知的表情搔着头站在那里。
果然——
“十年前的蓝波!!”一平忍不住叫了出来。
“呃?谁在呼唤蓝波大人的名字?”小小的蓝波抬起头,天真地望向一平。

越发强烈的罪恶感在一平体内不断蔓延。
15岁的蓝波遭遇不幸就算了,在这种关键时刻为什么十年火箭筒就发动了呢,这么一来5岁的蓝波岂不是要代替15岁的蓝波遭受折磨了?!明明还那么小,今天还是生日,蓝波真的好可怜……
一平捏紧云雀恭弥的袖子,带着怜悯的表情难过地看着蓝波。

“啊?什么啊!姐姐你那是什么表情啊,真难看!”小蓝波忽然把右手尾指插到鼻孔里一边挖一边说着,“是不是被男朋友欺负了啊?”
“…………哈?”一平睁大了眼睛,愕然。
“喂!这位大叔!!虽然欺负女孩子是很好玩的事情,可是你都已经是大叔了就成熟点对女孩子温柔点啦!”

一平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叔…?!沿着蓝波的视线望去,难道他是在跟云雀先生说话?那洋洋得意的表情还有傲慢自大的毫不客气的口吻——这样子跟云雀先生对话?而且一开口便称呼云雀先生为“大叔”?!身穿笔直的黑色西服、英气逼人的云雀先生怎么看都与这称呼格格不入,这应该可以理解为在小孩子眼里任何成年人都是大叔或阿姨吗?可是,云雀先生是绝对不会站到小孩子的角度去思考,所以蓝波你这样的胡言乱语无疑是把自己推进火坑!
糟糕…真的太糟糕了……

“……呃?!喂!你在发什么呆啊!在说你呢!大叔!!”
在一平一个人在后面胡思乱想,紧张得几乎大脑短路的时间内,小蓝波还在得意忘形地继续他狂妄的发言,眼见“大叔”对自己的搭话毫无反应,小蓝波便摆出不满的表情忽然一跃而起跳到男人身上,粘着鼻涕的小手拉起对方的领口扯开嗓子就是充满稚气的大喊:
“喂!蓝波大人在跟你说话喔!!”
“……”
“什么嘛,死人一样的表情。难道大叔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喂!!蓝波!!别再说了!!”
未见云雀恭弥的下一步行动,身旁的一平倒是先冲着蓝波大喊了一声。

真的…这么下去可真的不是小小教训就可以结束的了!
5岁的蓝波到底有多捣蛋,由小到大一起成长的一平自然一清二楚,但他再怎么顽劣怎么不懂事也好亦不过是个几岁大小孩子,所以大家一直都对他很宽容。可是云雀先生不一样,连又是鞠躬又是敬语的有礼至极的泽田先生也常常一不小心便惹云雀先生不高兴,更何况是用那脏脏的手摸着他的衣服的小蓝波那不经思考大言不惭的发言?
真的糟糕透了!!
云雀先生……现在肯定生气得马上要爆发了吧……?
一平小心翼翼地抬眼看过云雀恭弥,“咦”的一声,竟然没有看到意料之中的怒火中烧,反而是罕见的,发现云雀恭弥稍微瞪大了双眼,似乎有点吃惊又或者是不知所措的神情。
……这是…怎么一回事?

“大叔!老是摆着这种表情会累的!!好吧,蓝波大人今天就大发慈悲,给你这个!”
话刚落音,小蓝波从那乱糟糟的头发内摸了摸,抽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后取出一颗看似是糖果的东西随便往云雀恭弥的嘴里一塞,竖起大拇指嬉皮笑脸的模样,“哈哈哈哈!很好吃吧!这是今天从京子那里拿到生日糖!一平追着我拿我也不给她!不过今天蓝波大人高兴所以就赏赐你一颗吧!好好感谢蓝波大人喔!!”

这到底……是一幅怎样的场景?
握住浮萍拐的手已经轻轻地垂下似乎早已没有任何面临战斗的威迫感,神情略显不自然的云雀恭弥直愣愣地站着任凭奶牛装的小蓝波挂在他身上,白皙的脸颊上鼓起一小块圆圆的是嘴里含着的糖果,在小蓝波用手指戳了戳那鼓圆的敦促下,他才开始尝了尝那份的香甜。
“很甜很好吃对吧?!”充满天真的孩子的笑语。
“…嗯……”沉稳的微微点头应答。

温暖…?
温柔……?

除此之外一平好像找不到任何可以形容的词语了。
她忽然想起云雀恭弥在面对小动物时也常常摆出这样的神态。云豆和小卷它们总是对云雀先生千依百顺云雀先生自然待它们温柔,可是没想到那份特别的温柔对爱恶作剧的蓝波也适用。
云雀先生,其实应该是对小小的、可爱的东西都会禁不住显露出他独有的温柔吧?大概谁也意料不到,那个威震八方的大男人,居然会对顽劣的小男孩没辙呢。

方才为小蓝波的危机而忐忑不安的心,此时莫名其妙地感到一阵微暖。
牵动了她的嘴角。
因为,是云雀先生嘛。

“嘿嘿!现在是不是太甜太幸福,幸福到想笑呢?!我猜也是!!哈哈哈哈——!!”蓝波自顾自说地发出孩童清脆的毫无杂质的笑声,然后又蓦地停下仿佛想起了什么那般大叫一声,“啊!!对了!!蓝波大人忽然想起蓝波大人现在要去找蠢阿纲买生日蛋糕!!”
行动力十足的小蓝波说罢便从云雀恭弥身上跳下来,啪哒啪哒地跑开两步后停下来转身大声嚷了嚷:
“大叔记得以后别总是板着脸,不然娶不到那个漂亮的姐姐当老婆的喔!”

“…诶?!”被小蓝波无心的开玩笑提及的一平,脸蛋忽然被内心上涌一阵害羞感刷得通红,嘟起嘴大喊一声表示抗议,“蓝波——!!!”
小蓝波拍拍屁股欢快地跑开。
完全败给蓝波的一平抿了抿唇,悄悄抬起眼皮偷看了一眼云雀恭弥,只见他侧头目送着蓝波的背影,嘴里还含着那小小的一块糖果,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隐约之间似乎能在他的嘴角上读出一点愉快的弧度。
一平轻轻一笑,收紧抱住他手臂的力度,把额头靠到他的肩上。

此时又是“嗙”的一声,还没跑到走廊尽头的小蓝波忽然被浓烟掩盖。五分钟时间在不知不觉间流逝,这个年代的蓝波乘着烟雾回到了现实。

虽然对十年前的自己有点残忍,但蓝波真的希望自己能继续呆在十年前,在泽田家,有小春姐的蒙布朗蛋糕,有奈奈妈妈做的玉米浓汤,有小一平的炒饭……而不是过去短暂的幸福五分钟就回到这个随时被会云雀恭弥暴力虐待抑或厉眼秒杀的地方。
生日!明明是生日!难道就不能让蓝波大人平安地过一天吗?!

看着不远处冷眼盯紧他的云雀恭弥,跌坐在地上的蓝波已经吓得屁滚尿流,冷汗和眼泪都把那张英俊的脸弄得一蹋糊涂了。他又望了望一平希望她能接收到他的求救信号帮他解围,可是一平回应自己的表情很明显在诉说她比他还紧张,闭锁的眉头分明是在替自己愁着“怎么回来得那么不合时!”。
一平也救不了他,还有谁能拯救他脱离苦海?神吗?可是云雀恭弥是个连神都可以毫不顾忌地弑杀的男人啊!

强势与弱势,静谧地对峙了漫长的数秒。

然后,蓝波居然难以置信地看到云雀恭弥轻蔑地横扫他一眼,浮萍拐已经收起,他转身搂住一平的肩膀,嘴里念了句不带感情的“走了,一平”,便推着她背对自己走开。

……诶?怎么…了?我…躲过一劫了?
刚才…发生什么了吗?

蓝波永远都不会知道是十年前的自己打救了自己,也不知道十年前的自己是如何把云雀恭弥弄得不知所措。
当然,也不会知道云雀恭弥其实很宠爱十年前的自己。




—END—



后记:

很轻松的一篇。描述了25岁的恭弥与5岁蓝波的故事,感觉自己都温馨过来了。
恭弥是只要小小的、可爱的他都喜欢但是他决不会说出来也不会明显地做出来,只有像一平那样细心观察才会看出这仅属于云雀恭弥特有的温柔w
虽然是小牛的生曰但依旧只会是云平蓝。小牛在我心中除了炮灰还是炮灰,但他对云平来说确实是一个必不可缺的存在。
希望小牛也是幸福的w
生曰快乐!!(0撒花~)
BY蜜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