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98]  [97]  [96]  [95]  [94]  [93]  [92]  [91]  [90]  [89]  [8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嵌在教堂墙壁两侧的彩绘玻璃如同一卷浩大而圣洁的神话史诗,正不断地为迷途的世人上演。
伟大的圣母守候在十字架下,为前来祈祷或忏悔的人指引,用温柔而安详的笑容洗涤所有罪恶。
在这所地处偏僻山角,却精致宁静的小教堂内,今天也出现了那位少女的身影。

略显昏暗的教堂,屋顶开着唯一一扇天窗,洁净的晨光穿透玻璃直射而下,刚好披洒在跪拜于圣坛前的少女身上,让本已白皙如雪的少女肌肤仿佛蕴藏着无尽的神圣之光,在闪闪发亮,璀璨夺目。
她双手合十,轻闭眼睛默默祷告。

拍手[1回]


啊,这是纯洁的天使落入了凡间,遵照圣母的指示为众生消灾解难吗?
恍惚之间,难免叫人产生如斯错觉。

可是你再仔细观察,想必马上便收回这个结论。
——失却的右眼,以及眼罩上的髑髅图案,你都看到了吗?
天使是完美的化身。
所以独眼的她不可能是天使,即使强行要说是,她也只能是个带罪的堕天使。

六道骸也是这么认为的。
站在教堂门前一言不发的他把那个瘦弱的背影看在眼底。
她外表或许真如天使般令人陶醉向往,但事实上,包括生命、身体以及思想在内的她的一切,全部都来源于他这个魔鬼般存在的男人的赏赐。因此,她绝不可能与黑暗毫无关联。
她和他是一样的,光明并不适合他们。
所以面对眼前之景,六道骸蹙了蹙眉头显得有点不满,迈开脚步踏入了圣堂。

“你在做什么呢,我可爱的库洛姆?”
极具磁性的声波在四壁反射,在狭小却空旷的教堂内悠远回荡起来,明显惊吓到专注的少女。
她下意识猛然回头一望,便禁不住睁大了紫瞳,随即抱着忐忑的心站起,用一贯纤细的声音毕恭毕敬地唤过他的名字。
“……骸、骸大人?”

六道骸步近库洛姆的时候,微微抬起视线盯紧挂在中央的大十字架,嘴角一如既往扬起的浅弧度叫人无法轻易读懂他现时的心情,可是恍惚之间,他的眼神却流露出一种不屑与轻蔑之味。
来到库洛姆跟前,六道骸才把视线转下朝她开口道:
“非常虔诚的样子呢,库洛姆。”
“……嗯…”
面对他的窥见,库洛姆显得相当局促不安,连忙低过头移走视线。
六道骸没有马上接续话语,反而凝视起库洛姆的脸,如同重逢丢失多年的贵重品一样珍爱地端详了一番,仿佛得到了什么肯定过后,才用眼角扫视过旁边的圣母像沉默了数秒,再补充道:

“有信仰是件好事,库洛姆。可是,你在这里祈祷也没有用的唷,因为这个世界根本没有神明,没有上帝,也没有天堂。”
——有的,只是地狱。

这是六道骸的信条。
他深信人无论怎么祈祷怎么忏悔也是无济于事,因为这个世界根本没有神的存在。不存在的东西自然不可能对你伸出援手。相反,堕入炼狱走遍轮回尽头的经历教会他,人间只有一个充满卑劣与黑暗的地方,名为地狱。
与其向上帝摇尾乞怜祈求能遇上好运,倒不如向地狱请求让全世界都沦陷厄运要实际得多。

当然他并不是要责备少女的无知,反而是纯粹因为出于爱惜,才想要把残酷的事实告知。
他要她知道,他与她,甚至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不会被上帝所庇佑,要得到什么,必须亲手掠夺,世界只掌控在有权人的手上。
然而,懵懂单纯的库洛姆在听见六道骸的苦心教诲后,所剩无几的血色彻底从脸上溜走,无尽的失落浮现在难过的眉心,她薄唇一丝微动似乎想有所反驳,最终却还是双手叠在胸前,颤抖着点了点头以示意会。
“我明白的……骸大人……”

六道骸为库洛姆的明理与乖巧感到满意,他高傲地撑大眼角瞥过圣像仿佛在宣告自己的胜利。
随后,另一番兴致开始被掩不住的好奇心,或该说是占有欲所激起。他收紧半步距离贴近库洛姆,想要从她口中得到确认。
“那么,库洛姆,我想知道你刚才是在跟神祈祷些什么?”
“…诶……?”

六道骸想他是击中要害了,所以库洛姆才会在他话刚落音一刻,蓦地抬头瞪圆眼睛与他四目相对,仿如一个做了坏事被拆穿,正面临批判的孩子一样,有趣至极。
“唔?怎么了呢?我可爱的库洛姆?”
“……没、没什么……”
“跟那些不存在的神明谈及的,是什么难言之隐吗?”
“不…不……只是…那个……”
“喔?你已经有连我也不能说的秘密吗……我亲爱的…凪?”
“……”

太狡猾了。
六道骸明知库洛姆最受不了的,就是他在她耳边的轻声细语叫唤她的真名,那个世界上唯独他一人会用这个称谓来呼叫她。
——凪。
——骸大人。
就想具有魔力一样,每当此时,无法抑制的爱恋便会超越所有理智翻倒而出,引起心头一阵酥麻。

“我…我在向圣母祈求,希、希望能永远留…留在骸大人……身边……到永远……”

把这样的告白倾吐出来,对特别腼腆的库洛姆来说,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气呢?
她的眉头拧成了八字,别开被羞耻感涨红的脸蛋不敢直视他,抿着的唇似乎表示这辈子她或许再也说不出类似的话了。

然后六道骸笑了。
与日常的浅笑完全不同的,发自内心彻底的、柔和的、美满的笑。
罕见的笑。

其实他又何尝没有猜中。
心房只被他六道骸占有的库洛姆,对神明祈祷的内容无论怎么看都只有一种可能性。
他知道的。
小小的威迫不过是因为他喜欢听她亲口说出时带给他的一阵满足,那是唯有她才能给与的、新鲜的、独一无二的快感。

“真是傻呢,库洛姆,这种愿望,不祈祷也能实现的啊。”六道骸一手搂过库洛姆的腰部用力一拢让她整个人紧贴上他的胸口,另一只手则抚上她灼热的脸颊强行把她的视线转回来,“只要是库洛姆的要求,我绝对会帮你实现的。”
“……骸…骸大人……”
泛滥的热浪一波接一波没过她的脑袋,完全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他炽热的眼神就要毫不留情地夺去她的呼吸,她不敢再对视,不敢再敞开心扉去感受他,否则她真的可能因为紧张过度而昏死过去的。
“嗯?不相信吗?那现在,就实现给你看……”
“…诶?……唔!?…”

六道骸把嘴唇凑上去,并不仅是单单因为贪玩想要捉弄可爱的她,而是他确实按捺不住心头熊熊燃烧的欲火。
她的一切一切他都喜欢,他都想占有。他要通过彼此交融的体温告诉她,她能永远留在他身边,也必须永远留在他身边,她是他的,永远是他的。

库洛姆被突如其来的亲吻吓坏了,思考停滞,唇上却禁不住随着六道骸的强势攻占而律动起来。
可是,仅存的一丁点理智却敦促她推着敲着他坚实的身躯,嘴唇好不容易找到一丝空隙,她脱离开那叫人迷恋不已的温热急忙提醒道,“骸大人别这样,这里是教堂啊!……”

上帝在看,圣母在看,所有神明都在看。
在如此庄严圣洁的地方,这样放肆可以吗?

“教堂又如何?”六道骸邪魅一笑,“要是神真的在看,我更要对他们宣告,你是我的库洛姆,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库洛姆,我们永远都不会分离。”
“……骸…骸大人……”

六道骸简洁有力的一句,终于让库洛姆心里的最后防线分崩离析。
——神啊,你有否看到?请让我这样一辈子,都留在骸大人的身边吧。
她随着六道骸一同闭上眼,让双唇不分彼此地糅合在一起,享受着对方暧昧而甘美的味道,忘情地在圣堂内相拥相吻。

神在吗?他们亵渎了神圣吗?
此时此刻,即使答案是肯定,她也不再在意。
因为她相信的只有他,如果他是属于地狱的人,那她也随他下地狱也罢,她只祈求与他同在,永生不离。

六道骸与库洛姆?髑髅,在此以吻起誓。





—END—




后记:

骸大人的庆生文。骸大人生日快乐啊啊啊!!(撒花╰( ̄▽ ̄)╯
这篇在2个月前已经构思好的了,只是我一拖再拖故意到6月9日才极不情愿地敲下来而已(越来越懒了,殴!
骸髑是我第一对萌的家教CP啊啊啊可是不知为何我极少写这对,这两只是有点黑暗没错,我是欢乐控所以嘛……
对了,背景设定是骸已经离开了水牢,大概是高中生?
貌似大家都比较喜欢云平,这个没人看也就算了。就酱啦!
BY蜜豆2011/6/9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