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85]  [84]  [83]  [82]  [81]  [80]  [79]  [78]  [77]  [76]  [75
初夏的某个下午,六道骸把一辆崭新的自行车推回黑曜中心时,分别坐在角落看书的柿本千种和库洛姆·髑髅都吃惊地放下了手头上的事情。只见跟在后面进入房间的城岛犬扁着嘴嘟哝着与其要这破玩意还不如要台电风扇云云。
稍加询问,原来刚才一同外出购买食物的骸和犬在黑曜商店街的有奖消费活动中一不小心抽中了三等奖,奖品是一辆普通的自行车或一台电风扇任君选择,结果就如眼前所见了。

犬似乎对骸的决定十分抱怨,说着都那么热的天要台风扇不是更好吗?自行车这种一点也不拉风的东西谁去骑了——结果满腹唠叨却被骸一个冷至冰点的微笑止住,“当然是由我跟库洛姆使用呢。”
被这句话牵涉进去的女生显得有点受宠若惊,脸上泛着的红晕泄露着她的怯懦,低着下巴不可置信地发出一个轻声疑问词,“我…我吗……?”
“对唷。这里离学校距离不近吧?女孩子走那么远不是很吃力么?”骸脸上的笑意未曾消失半分,却在侧向库洛姆的时候,由原本的腹黑瞬间转为温柔。

六道骸是为了库洛姆才决定骑自行车的,深知这点的犬和千种从那天起就失去了跟他们尊敬的骸先生一同通学的机会,除非他们愿意追着飞驰的自行车一路奔跑。
千种说着没所谓反正也不是一时三刻都要四人粘在一起,犬听到后抱着双臂有点扭扭捏捏的模样,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是很高兴,因为不用跟那个丑女走一起,她在的话连路上的风景都会特别可恨呢!
千种扶了扶眼镜,犬的这般模样倒是习惯了,也不知道到底他是吃骸大人的醋抑或是库洛姆的醋,总之明眼人都知道,骸大人对库洛姆不是一般的上司与下属、控制与被控制的关系。
问题是,作为当事人的少女却非常懵懂呢。

车头的塑料篮塞上书包,后座搭着一个女生,这样的前后重量自然不会轻易影响到六道骸的骑车技术。这台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自行车说实话跟他本人的格调自然是相反相冲,让不少崇拜他的人大跌眼镜。不过他本人却觉得骑着自行成乘风呼啸的感觉相当舒适,比起在炎阳下挥着一把汗走路要适合他得多了。骑自行车很逊、一点也不帅什么的传播在黑曜中学的陋俗,就由他开始带领变革,让骑车成为一种新潮流也不错。
这些都是题外话了,其实他的本意还是出于维护身后瘦弱的少女而已。

库洛姆战战兢兢地侧坐在自行车后座。
这样上学、放学,从黑曜中心到黑耀中学来来去去已经过去十多天了,还是非常不习惯。骸大人宽阔坚厚的背部就在自己一侧,稍微扭过头感觉就如同依在一堵稳健可靠的墙壁上,叫她安心。然而从骸大人身体两侧迎来的疾风又叫她时刻保持着清醒状态,只要心里顾虑着自己正在骸大人的自行车后座,她就无法停下上涌脸颊的微热,亦不得不留意起周围是否有路人朝她这个衬不上骸大人的笨手笨脚之人指指点点。双臂抱着胸前的书包的力度就因而愈收愈紧,鼻子到下巴的半张脸也就埋在书包后了。

正当她快要把身体蜷缩起来之际,一阵烈风迎着自行车前进方向吹来,她顿时感觉到自行车的速度被风速锁住了一部分,同时被卷起的骸没有拉上链的制服外套的衣角,非常不幸地打在库洛姆的脸上,一时脸部被刮过的感觉吓得她一下低声惊呼。
“啊,突然间风那么大,对不起呢,库洛姆,没事吧?”注意到的骸没有回头地问了一句,依然平稳踩着脚踏前进。库洛姆简单地应了一声的同时伸手整理着骸翻到背后的衣服,不料骸蓦然忍俊不禁又补充,“库洛姆你帮我按住衣角吧,不要让它被风吹起。”

对骸大人的命令绝对服从的库洛姆自然是一口爽快地答应下来,可是单手往前伸到一半还没触及到那被风悠然扬起的衣服,她才意识过来,不敢再逾越半步。
按住衣服…不就是要搂住骸大人的腰吗?——库洛姆抿了抿唇想压住从心脏发出的怦怦怦的加速跳动。她哪敢随意触碰骸大人的身体,像她这样的人,并没有资格……
“怎么了,库洛姆?”骸低头一瞥,见库洛姆的手环了起来却没有搂住他。
“……骸、骸大人…这样……好像不太好……”因为羞红连声音都有点颤抖。
“哦呀哦呀,这没有什么不好吧?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建议你快点捉紧我比较好喔。”
“诶?”

库洛姆发出一丝不解的声音。什么安全?现在跟平时一样是放学后回黑曜中心的途中,路上四平八稳不会有什么意外的……诶?这里……是、是哪里?
此时库洛姆才发现自己只顾着在自行车后座胡思乱想根本没发现周围的景色的变异,眼前的路况她完全陌生,并不是那条熟悉的回家的道路。快速掠过眼底的一草一木、马路人行道的栏杆、连同地面上的白色行车线,对她来说都是素未谋面的东西。
她心头一紧,伸出的手臂便不由自主地压上了骸的腰部,“骸、骸大人,我们要去哪里?不是回家吗?”
“我们绕一下道,有个地方想带你去。”骸仍旧没有回头,任凭夏风给她捎去带着微热的声音,而把嘴角勾起的弧度留给自己。

夕阳西沉的每一秒过得似乎比白天要迅速得多,金黄色缓缓褪去的感觉会令人有点局促不安,但对自行车后座的少女来说却并没有任何值得质疑。
红霞印在她的头发上让原本的紫罗兰色幻变成桃红色,盯着沿路不知何时稍稍倾斜的景色,她才惊觉为什么骸大人让她搂住他。他们的自行车的轮子正在坂道上不停滚动前进,角度虽说不算太陡不过倾斜面对没有任何抓扶的她还是有点危险。
骸大人纯粹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而她却……啊…太羞耻了自己都想到哪里去了呢?
库洛姆拼命把头摇了又摇驱赶脑袋的潮热感,低下头看到被夕阳投下的浓重的影子。自行车的车轮咕噜咕噜地转动,支撑车轮的辐条密集得分不清轨迹,而骸大人则不停地蹬着脚踏如同一个辛勤劳动者无休止地前进,后面的自己又是跟着骸大人连着成了黑乎乎一团,就像分不开的粘在一起的橡皮泥。
这是没有见过的影子呢。从前的影子,两人之间都隔着都宽阔的光界,刺眼得如同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两人孤单地各有各坐在自行车的不同部位上,她常常会想这样也很不错了,能这么靠近已经很满足了,只要能在他身边就是她的幸福。
不过,人总是会有贪念的吧?得一自然就会想二。
她现在不想放手了,反而把身子偷偷往前缩了缩,眼睛也同时眯成了细线,那当然不是余晖的影响,而是少女藏在书包后的灿烂笑意惹起的。

上坡的路延伸了好远好远,库洛姆过了很久才察觉他们似乎是在绕着山道而走,同时她也注意到车速明显越来越慢,抬头望了望骸大人的背影总觉得他有点吃力。也是的就算骸大人有多厉害,搭着她踏了那么久的坡道,体力肯定被大量消耗了。她犹豫了片刻,忍不住忐忑地问了一句,“骸大人,是不是很累?我那么重,对不起,不如休息一下吧?”
重?什么叫重?就凭你这瘦弱的小丫头?瘦骨嶙峋的她敢说自己很重的话,大概全世界就再没有所谓的轻了。再说,她那过轻的体重反而叫他好不适应呢,搭着一个人踏起自行车却马踏飞燕般前进的感觉只会让他越发怜爱她、越想保护她而已。
“我没有关系,很快就到了。”骸没有改变语调回答了一句。
库洛姆发出小猫般低吟的应答,便没有说话继续抱着书包凝视地面慢慢随着夜幕降临而淡化的影子。
过了一阵子,尽管骸并没有一丝喘气的迹象,她还是觉得于心不安,没有预先征求骸的意见便纵身往斜前方跃出,双脚平稳落地后连忙小跑起来。
后座倏然失去重量让骸有点哑然,转头望见抱着书包的少女紧紧追着自行车奔跑。他明白这个傻呼呼的孩子脑袋在怎样运转,也就没有多说什么,放慢了车速继续前进。

最后五十米,骸加快了车速冲到了山腰的上下坡道的中间,眺望远方一眼后满意地刹住车轮,单脚支着地面回头。只见库洛姆在大约二十米的地方一手抱着书包一手支着膝盖弯腰喘气。几百米的慢跑加快了她的血液循环,流过她的脸蛋后热度便在聚集起来,即使此时已经完全入黑,骸还是能看清她两颊红彤彤的煞是可爱,这也算是另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吧?
“喂——库洛姆!到了唷——!”他挥了挥手。
“啊、是——!!”听到叫唤的她顾不上尚未恢复的气喘吁吁,便再度迈开了因长跑而变得酸软的双腿。

上一秒她还在疑惑到底着半山腰会有怎样华美的景色能吸引骸大人的眼球,跑近过去正要提问的瞬间,却发现自己卡在喉咙的语句再也吐不出来,脚步随之慢下,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深紫色的瞳孔,微微开启的薄唇倒吸一口冷气,镇服在眼前的七彩斑斓之中。
山道一侧都是层层叠叠延绵不断树木所以根本不曾为意,在骸大人带领下来到这唯一在树丛间有一处宽阔的空隙之中,眺望到远方景致,竟然是如此一幅叹为观止的美图——白天看上去庸庸碌碌并无异彩的黑曜镇,此刻被流光华彩的夜色笼罩着,商业街的张灯结彩、办公大楼间的镭射灯、住宅区暗亮不一的光线等等,混杂交错令小镇点上五光十色的斑爻。
由上往下、由远到近,从站在半山腰的他们的位置望去根本无法分辨光点的来源,反而成了一幅被各种色彩点缀的油画,再铺上一层透明的水色,让小镇在下面轻柔地荡漾开来,悄悄滑动,不知不觉便溜入了心间……

库洛姆失了神一样喃喃地念了一句好美,六道骸侧过头看着矗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如同生怕会惊动那天堂般景象的她,满足地笑了,这样就不亏他花功夫把她拐来这里了。
骸也是在不久前无意中发现了这里的风景。他是个贪婪的男人,只想把最好的留给他认为有资格与他分享的人。把这道美丽的风景线锁在你我心底,成为只有你我才能拥有的世界,不是很美吗?
他温柔地凝视着她,她嘴角上翘的弧度十分好看,泛着红潮的腼腆的笑是她最可爱的模样,圆大有神的眼睛正刻印上远方的色彩缤纷,为她原本的紫瞳抹上一份更为特别的美感。
静默了许久她才扭过头流露出幸福的表情说着谢谢你骸大人,脚步也往前迈出几步靠近了他。

骸大人或许对自己是特别一点的吧?毕竟自行车是故意为她取回来的,这道风景也是特意把她带过来欣赏的……跟其他人,不一样的待遇?
虽说不允许自己误会也讨厌自大自满,库洛姆却无论如何也很想这样认为,她对她的骸大人是来说是与众不同的……至少…至少现在这一时半刻,她有着样的奢想也不过分吧?
他跟她之间此刻只有静谧的空气在飘然浮动,无法看清的气流中,却冥冥犹如有一根细线把他们的手指联结起来。

宁静如水的气氛让库洛姆不知时间走过了多少,眼睛早已饱览了美景如同烙进了脑海一样深刻过后,骸摇了摇自行车说该回去了,不然犬会大吵大闹。满足的库洛姆爽朗地应声跟上,正想跟前来时一样侧坐下去,骸却提议那么好的晚风光是躲在他背后怪可惜的,便要求库洛姆双脚站在特意安装在后轮轴上的脚踏。
库洛姆一如既往地无法拒绝,如履薄冰一样踩上去后双手扶着骸的肩膀,却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在侵蚀她。不待她调整,骸便喊了一句出发咯,车子便以飞快的加速度前进起来。

起动那刻库洛姆身体往后一仰几乎就要翻下去,双手却死死地扣住骸的肩膀往前扳回去,如同捉住了救生圈一样她简直想要整个人搂过骸的脖子,但稳住平衡后又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对对,她觉得自己不能太得寸进尺的。
当然她根本注意不到前面不给任何反应的男人其实是故意的,虽然结果不如他所虑,捉弄她也是他的兴趣之一吧,因此还是忍不住轻笑了两声。
库洛姆对搭在骸双肩的手心传来的轻轻抽动表示极为不理解,还没考虑到是不是骸大人在取笑她的笨拙,她的注意力已经被徐徐而来的晚风夺去。

自行车的轮子高速运转,骸似乎完全没有要刹车的想法,让车子在悠长的下坡路上不断加速加速再加速,因为他很喜欢清爽的初夏晚风打在身上的痛快感,划过的气流如同要把他承载而上轻盈地飞驰起来。同时,耳边逐渐响起的少女努力压住恐惧的声音,也算是一种享受?
“骸、骸大人!太、太快了!太快了——!唔…骸大人!!呜……”
库洛姆的手指捏紧骸的双肩就像快要陷到骨头里去,眼角被强风卷出了点点水花,可是她叫了好久骸就是不回应仿佛根本没注意到她,难道速度感和强风真的那么舒服?她咬着唇站直双腿强行要求自己接受现状并且享受现状,只要是骸大人喜欢的东西,那肯定是有价值的东西吧?
没错,那确实是值得享受的东西——迎面而来的爽快感,在数秒直愣愣的感受后,从恐惧变了质。岚一样席地而来的晚风,亲吻着她的脸,吹起她的发丝,扬过她的裙摆,却没有带走留在她体内的温度,就像是承托着自己的沉重,给人舒压而已。她开始有点明白为什么有人那么喜爱追求速度感。
不过她喜欢这种感觉,或许并不单纯是晚风卷起的舒适,更多的是此刻站在骸大人背后,清风缕缕都带着淡淡的、属于骸大人的味道,打在她身上犹如他温柔的抚摸。

谢谢你,骸大人,让我坐在自行车的后座,让我欣赏那么美丽的夜景,让我感受到晚风吹拂的刺激感……库洛姆轻轻闭上眼,露出一个只有迎面吹袭的风才能碰见的笑容,幸福的味道沿着车轮滚过的无形轨迹洒满坂道。如果现在有人路过嗅到这份气味,大概是甜甜的吧?
明明速度那么快,一向胆小的她却没有丝毫恐惧,反而想张臂高呼,向这个世界宣告此时的她到底有多快乐、有多欣喜、有多幸福……

有时,她会想自己坐在骸大人的后面,到底能走多远的距离?
自行车跟汽车不一样,无须要安装电池,也无须添加汽油,只要驾驶之人努力耕耘,它便能一路走下去,到天涯海角,到世界的尽头。

骸大人会为她一直踩着这台自行车吗?




—END—




后记:
不知道怎么来的题材~一下子就掠过脑海~然后就…
写得特愉快的说,完全没卡壳,只能说骸那性格比云雀先生要好写多了…
其实原本想起个文艺一点的题目的,一时又想不出来于是就这样了OAO
之后还会出现骸髑校园甜文的吧(大概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