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168]  [167]  [164]  [163]  [159]  [162]  [161]  [160]  [157]  [156]  [158

11

 

蓬头源源不断喷出的热水打在皮肤上犹如按摩,伴随着适中的温度透过皮肤层层渗入体内,驱赶着疲劳。双手抬起挡在额前接受着清水的洗礼,所有污浊都被慢慢发烫的感觉溶化。

他揉了揉湿漉漉贴在额头前的头发,闭着眼享受着片刻的休憩。

 

十天的工作终于在半小时前完美落幕。

劳累使他一回到酒店便一头栽进浴室打开花洒,用温水洗刷着身体上留下的有形或无形的污垢。他必须在今晚把一切肮脏留在芝加哥,才能安心回意大利。

 

出差以来每晚拨通的国际电话那头,都是她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只是“嗯”“哦”的低声应答着,反正他只要知道远在欧洲的她跟平常无异就满意了。

他承认无法拥着她入眠确实有点不习惯,但这样的寂寥在明天就能宣告结束。

顺利的话在明晚入黑时应该就能站在家门口与欢天喜地出来迎接的她相见了,光是想象她容光焕发的笑靥,嘴角便禁不住悄悄牵动起漂亮的弧度。

 

“打扰到你非常抱歉,恭先生,但是有紧急状况。”

浴室门被敲响两下连同随即而至的说话声突然生硬地横插进他的思绪。他听出草壁的语气有点急促,睁开眼把开水阀扭小使得水流声减少到能清楚听见门外之人的话。

 

“恭、恭先生,刚才我接到泽田先生的消息,说……说一平小姐出事了。”



 

 

 

时间是今天下午四时左右。

外出的一平小姐被一群来路不明的人挟持上车,在车子驶到郊区码头的时候,一平小姐找到了逃脱的机会。只是因为对方人多势众,而一平小姐的身体又不是最佳状态,所以虽说好不容易躲过了危机但却受了伤。

据说是蓝波首先发现一平小姐并送她去医院的。

进行了紧急检查的医生诊断一平小姐并没有受到什么重伤,然而大概是腹部受到外部猛烈冲击,胎儿已经…死亡……为了保障一平小姐的安全医生建议必须马上做引产手术。

由于恭先生不在,手术同意书最后是由作为监护人的泽田先生签了字。

后来听说手术是成功了但具体情况还是有待进一步确定。

 

“……情况大概就是这样,恭先生。”

在前往机场的出租车内,草壁哲矢将他从泽田纲吉口中暂时得知的消息全部向云雀恭弥报告了一遍。

在这个过程中,云雀恭弥一直都环着双臂目无表情地静坐着与平日听取工作报告的状态看似但草壁哲矢当然明白这个看似镇静自若的男人实际心里到底有多着急。

 

本该在下午就结束工作的云雀恭弥打算乘傍晚的飞机赶回意大利的,结果由于麻烦的延误导致晚上九点多正式收拾完全,拖着疲倦身体的他们不得不再在芝加哥再度一夜

然而刚才消息一传来,云雀恭弥便吩咐草壁哲矢马上收拾行李前往机场。草壁哲矢一路负责打点行李、订机票、拦截出租车等,跟在背后的他看得出风风火火走出酒店的上司的脚步比任何时候都要急促。

不可能不担心的。

就连他听说一平小姐出事的那刻难过之感也从他心中瞬间蔓延开来,而又何况是深爱一平小姐的恭先生呢?

 

“我知道了。”简单而索然无味的一句应答,却隐藏着无尽的焦急。

“恭先生,还有一件事,”草壁哲矢补充道,“我曾收到一平小姐在下午时分的留言,说要我接通给你……但是那时候因为任务关系,我的手机正处于关机状态……”

 

草壁哲矢不知道自己的话中有什么部分引起了云雀恭弥的注意,只见云雀恭弥侧过脸盯了他两三秒,旋即又转回来掏出自己的手机。

在昏暗的出租车内,草壁哲矢觉得在手机荧幕灯光照射下的云雀恭弥的脸,显得尤为苍白。

 

按通了一连串号码,云雀恭弥把手机听筒贴近了耳边

 

——423分:云雀先生……对不起,你在工作中?可以的话,请马上给我电话。

——426分:云雀先生,再次对不起……但请你马上给我电话……

——428分:我刚才给草壁先生电话但是跟你一样没有人接……云雀先生,求你马上给我电话。

——435分:云雀先生…求你……我很害怕……求你快点给我电话……

——438分:云雀…先生……我不知道怎么办…我的肚子很痛很痛……我很怕……求你快点接我电话……求……

——440分:云雀先生…你教我怎么办才好……血…宝宝在流血……好痛…好痛……

——444分:我快坚持不下去了…云雀先生……

——445分:视线…不知道…为什么……慢慢变得有点模…糊……

——450分:对不起…云雀…先……你肯定觉得我很烦吧?…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453分:云雀先…生……对不起……对…不……

——454分:云雀先生…………

——456分:云…雀……一平……

——459分:……

——502分:……

 

留言信箱存积了的十多条留言,全是一平拨通给他的求救电话。

一开始还能用着正常的语气,却愈往后愈发虚弱起来,直到气若游丝地念着他的名字,最后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只剩下一阵微弱不均匀的喘气。

明明隔着飘洋过海的电波信号,却清晰得如同在耳边虚弱叫人怜悯的求救……

他完全不知道。

当他的双手沾染着别人的鲜血的时候,浑然不知她的身体也不断地流出滚热的鲜血

她恳求他的拯救的时候,他却还在夺取别人的性命。

恐惧无援流着泪拨通他的号码以为能马上得到帮助的时候,电话那头却传来冰冷无情的电子音……

 

他没有抛弃她,却对她做了比抛弃更严重更不可饶恕的事情。

 

“哲,不能开快一点吗?”

手机盖被狠狠合上的一声让草壁哲矢稍微吓了一下,他视线掠过窗外马路不容乐观的交通状况,明显不知道怎样回答才好。

“对不起,恭先生,请稍安勿……”

“小哥啊,现在大塞车,急也急不来的唷。”

似乎能听懂半句日语的出租车司机忽然带着儿戏的口吻忽然插入他们的对话,让草壁哲矢心底猛然倒吸一口冷气——司机多余的话可能会惹起严重的流血事件——不已经来不及了,他看到跟他并肩而坐的云雀恭弥目露凶光狠狠盯住驾驶席上的人似乎看到了该猎杀的动物一样。

 

“……恭……!”

草壁哲矢伸手想要在云雀恭弥的浮萍拐取出之前压止住局面,却没想到他的顾虑在云雀恭弥下一步的行动中落空。

只见云雀恭弥一个侧身利索地一脚踹开车门了出去,在满了汽车的大公路上敏捷地穿梭奔跑,一眨眼已经消失在滚滚车流当中,草壁哲矢怎样喊他也止不住他的步伐

 

 

 

 

*****

 

 

眼睛眯成缝隙笑不拢嘴地朝他冲过去,抬高脚尖主动吻过他的薄唇然后吐出温馨的一句“欢迎回来”,最后还附带开玩笑地摸着肚皮调皮地说一句,“宝宝也说了句很想念爸爸喔

归来时相见的情景应该是这样的,早已不知在他脑内上演过多少遍。

 

而不是现在这样——

 

额头缠上几层白纱,乌黑的头发从压紧的部分开始无地垂落,随意飘散在胸前。下颚左侧贴上胶布的周边还有零零碎碎凝固成点的擦伤痕迹。而交叉叠着的右手手背则插上针孔,连接着装满透明药水的点滴瓶。

 

当他踏入病房第一时间映入眼帘的便是这样的她。与想象截然相反的光景令他一时失语沉默,而眼前安坐在病床的少女亦然,瞪圆了双瞳似乎看到了不可置信的事物,苍白的薄唇微微张合,喉咙发出惊讶之音。

“云…雀……先生……?”

仿佛每吐出一个字都必须牵动所有力气,简短的语句背后渗着残存的喘息

 

她无力的声音击破了他心底最柔软的部分,双腿马上被潜意识驱使,迈出沉重的脚步飞扑过去,二话没说便将她拥入怀中。

 

“…诶?云、云雀先生……为什么……呃……?

一手绕过头发压住颈椎,一手环住腰部。一平感到云雀恭弥的力度不断加重,勒得她整个人都几乎要陷入他的胸口那般,同时熟悉的体温和气味不断侵蚀着她的感官。

“云雀先生……不是说今晚才回来吗?”

 

今晚?今晚的话不是太迟了吗?即便是现在他也觉得自己没能赶上。他不知道怎样解释也觉得无需解释,他只要她知道——

“……一平,我在这里…就在你身边。”

“……!”

无法感知眼泪是被什么生硬地挤出来,视野充满水气的那刻一平只觉得她的世界被柔化,什么都空白一片什么都无法看清,唯独有他,不顾一切地把她用力包裹起来。

 

云雀先生…云雀先生……云雀先生……云雀先生——云雀先生——云雀先生——!!!

 

她如同攀上救命稻草一样双臂从后往上扣住他的肩膀,使劲地拢了又拢,似乎生怕一放手他便会溜走一样。

在他耳边响起的她的叫唤充满了悲痛、充满了内疚也充满了歉意,就像求救的呐喊,深刻地烙在他的心房,火辣的感觉让他终生不忘。

 

许多人向往着天空。

他们说,天空澄清无垢,能容纳世间的所有事物,只要仰望那一片湛蓝,内心便会得到透彻的解放,如同拥抱着整个洁净的世界。

但是,为什么此刻却会觉得现在的天空过于耀眼,根本没有她的容身之地?那照射在身上的光线似乎想要把她的晦暗吞没掉,越是凝视便越是觉得难受。

 

他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她消失在光线之中。

他会是她头顶的一片云,为她遮档,朝她微笑。

就像现在紧紧地抱着她单薄如纸的肩膀,亲吻她脆弱的心灵。

 

时间过去多少他并不清楚,只是恍惚记得房间有人多次出入,但都没有作声。

大概是任何人都不愿打扰,都不懂如何才能掺入只属于他们两人的世界吧?

 

而在他为她特意营造的那个安宁无忧的世界中,她的呼吸逐渐平稳,绷紧的肩膀慢慢放松,情绪也恢复了原装。

像是回到柔软熟悉的摇篮后安心熟睡的婴儿一样,她发出了轻柔稳定的鼻息。

 

云雀恭弥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回床上并盖好棉被,握着她的手搁在她的腹部上。

 

他凝视着她微微隆起的腹部,明明跟出差前一模一样令他产生了小生命仍在延续的错觉。为什么原本孕育着鲜活生命的里头,如今已经物是人非?难道这五个月以来的生活,都只是一场美丽的梦?

或许是怜悯或许是伤感或许是懊悔,他的手如清风拂过一样摩挲着她的腹部,不敢使出一丁点力气。

 

最后他理了理她的黑发,抚过她虚弱得发青的脸颊。

“好好休息。一平。”

云雀恭弥朝他沉睡的公主额前轻轻一吻。



—TBC—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