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131]  [130]  [129]  [128]  [127]  [126]  [125]  [124]  [123]  [122]  [12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6

把圆珠笔放下的同时伸了伸懒腰,引起了坐在旁边的云雀恭弥的注意力。他放下一叠文件开口说着“写完了吗?让我看看”,手已经伸过去扯起母婴手册的一角拉到自己面前,取代了刚才的文件认真阅读起来。
“……不需要那么急的啦,云雀先生。”
“明天要去复诊对吧?那一定得先看完。”
“…嗯。”

一平把手伸进被炉的同时弯下腰把下巴搁置在桌面上,好让四肢都伸到暖烘烘的被子下。
无意中她好像碰到了云雀的小腿,顽皮的小念头瞬间闪过脑袋,便马上用因长时间暴露在冷空气中而变得冰冻的手突袭云雀的小腿皮肤。蓦地从小腿处传来的刺激的冰点让云雀着实打了个激灵,下意识缩了一下,啪嗒一声就撞上了桌角。
然后传来女生咯咯不止的笑声。

拍手[0回]


“安静点。”他提醒道,她吐了吐舌。
“都说不用太认真的……”
“你是想我请假陪你?那好。哲,马上给泽田纲……”
“不不不!”一平连忙打断云雀的话,“不用了……云雀先生你慢慢看,我不打扰了。”

她慌慌张张制止他的模样十分滑稽,在她败了给他而垂头丧气地别过脸时,他无声地笑了。
她真的那么不想让他请假吗?但他却非常希望陪她一同去医院复诊。

怀孕四个月的一平身体已经基本进入平稳的状况,恶心呕吐的情况少了很多,精神也恢复了不少,比之前爱活动了许多,因此一有空就跟他玩起小孩子的恶作剧,莫非是被肚子里的宝宝传染了?

出于种种原因他也逐渐不得不接受泽田纲吉交付的任务。
虽说是工作但他却声明决不回彭格列的办公室,也不接受工作时间超过半天的任务,他必须每晚都留在家中——尽管部下这样耍大牌,为人手严重不足苦恼不已的泽田纲吉还是得忍受下来。同时其实非到紧急状况,他也希望云雀能多呆在家里陪伴一平。

直到刚才为止,云雀还在懊恼是否该推掉明天的任务,因为明天早上十点刚好是一平约见木村医生复诊的时间。
一平花了好多好多时间和心思才劝服云雀不要请假,例如她身体已经很稳定啦、不能过度宠爱宝宝不然会娇气等等,最终安排好草壁必须亲自管理好一平的出入,以及一大群保镖贴身跟随后,他才勉强答应下来。

一想到自一平怀孕后还是第一次在没有他的陪同下出门,心底就有种莫名不安的悸动。

云雀每周都会翻看一平写在母婴手册上的怀孕周记,从中了解她的身体状况和心理状况。
本周也不例外,在确定她真的没有问题后,他才放心让她出门。阅读完毕后,在盖上手册前,他下意识般地翻到了开头的记录页。
该页贴着第一次仪器检测时的照片,黑白的照片当初让他一塌糊涂根本弄不懂,研读了多本书籍后他现在已经能指出个中内容了。

明天下午归来就能看见这里贴着新的一组图片吗?
想到这点还是觉得心情相当畅快。




*****


一平推着购物车在超市内转了转,郁闷的情绪可谓达到了极点。
从木村诊所出来后她站在原地不肯上车跟草壁争论说无论如何也想到超市购买食材回去给云雀先生做一顿饭,草壁满脸为难拒绝了好久未果,最终还是被花了好大力气“说教”的她劝服,冒着被上司咬杀的危险,让一平绕了一趟超市。

可是现在算怎样了啊——
一平回头一看,草壁的神情如临大敌,跟第一次到诊所那时一样,朝四周放着生人物近的视线。除此之外,不远处还有两行六人的戴上墨镜穿好西服的男性随后,看上去完全就是在拥护什么大人物出行一样。
周边的人自然窃窃细语,而又不敢靠近。

一平欲哭无泪。
只是怀孕而已而且还不见肚子,不需要那么隆重吧?跟平时像个小小的良好市民出来逛超市的场景就这样一去不复返了吗?
她叹了一口气的同时祈求不要让熟人碰见,还是快快买完回家好了。
当她摸起富士果正要挑看时,耳边却忽然响起一阵熟悉的充满魅力的男性声音。
“好久不见,亲爱的一平小姐,排场怎么变得那么大了?”

有点顾虑说话之人这么靠近说不定会因此惹起骚乱的她转头之际,却毫无预感地喊了出来:
“蓝波!!”



一平很感谢神明让她才这里遇到蓝波。
由于蓝波拍着胸口的保证,才让草壁愿意退掉黑手党气场过大的保镖们,并允许蓝波带她在附近人不多的地方逛两圈。
跟蓝波有说有笑在大街随意走了十来分钟后,蓝波拖着她走入了一间客人少的高档首饰店。

“怎么怀孕了你却一点发胖的迹象也没有?”蓝波在店内的陈列柜随意浏览的时候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却不知道这句正中一平的心虚。
“…诶…呃……才四个月能胖到哪儿去?”支支吾吾随意扯了个理由。
“唔……也是呢。”
幸亏蓝波似乎并未在意,继续在首饰店内看了又看,最终视线停在橱窗上的一对大小手镯,连忙招了招一平过去问她感觉如何。
“挺漂亮的哦。”
手镯在展柜刺眼夺目的强光灯下熠熠生辉,确实是叫女性心动的首饰。她正想揶揄他说又给那位新女朋友送礼物的时候,蓝波叫唤了服务员要求马上包起来。
“诶?!”一平被蓝波的迅速度吓了一跳。
虽说她不太了解首饰行情,但这实在是光瞄一眼也知道价值不菲,男人购物难道都是那么冲动的吗?不过,或许出手阔绰从不吝啬的这点,也是蓝波倍受女性欢迎的原因之一吧。

从售货员手里接过包装精美的饰物后,蓝波突然挽起一平的手,把袋子往她手里就是一塞,还没意会过来的一平呆呆地望着蓝波。
“送给你,还有你的小宝贝。”
“诶……?你、你不是用来哄女生的么?”一平急忙问道。
“哈?不是吧,这对母子手镯怎么用来送女生?”
一平才惊觉刚才眼球被过于闪烁的银色夺走而根本没留意到产品的挂牌,说起来那一大一小的外形的确是适合送给妊娠的女性。
“……不、蓝波,这么贵重我怎么能收……”
“不是很贵啊。”
“但是!”
“收吧一平,不然我不知道怎么恭喜你好了,你知道,你家云守大人根本不准我去他家嘛。”蓝波露出滑稽无奈的笑容。

盛情难却,面对蓝波的关心她只能点了点头,把袋子抱在胸前说了一句感谢。
蓝波把手放在她的头上拍了又拍,“既然收了我的礼物,那你记得要生个可爱的女孩子出来咯。”
“……诶?”
蓝波换上一个不理会的笑容踏出饰品店,嘴里还东拉西扯说了句“接下来去哪里好呢”,脚步却在走出人行道停住了豪迈的步伐,甚至连跟在后面吵吵嚷嚷说着宝宝的性别不是她能决定云云的一平不留神撞上他背部的那份轻轻的撞击感,也没把他的思绪换回来。
“蓝波?怎么了……?蓝波?”

像是草原上警惕的野生动物一样敏锐地环视四周——左、右、上、下、前、后……没有…都没有……到底是谁,到底是哪里,在那一瞬间朝他放出充满恶意的视线,如同要把他撕裂,如同要把他碎尸万段?
——蓝波……蓝波……!
来来往往的大街上人车如龙转,根本无法从中探寻出杀意的来源,周围的人的气息混杂,要隐藏起来实在太容易了。
——蓝波……蓝波……!
只是为什么?不是第一次了。其实刚才在街上东走西逛的时候已经三番四次嗅到类似的味道,然而一回头观察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也觉得那仅仅是错觉。
可是,现在应该不是吧,他可以确定似乎是有人盯上了他。
——蓝波……蓝波……!
原因……

“蓝波你给我醒过来!”
脑袋被手掌全力从后拍过去的力度震荡得隆隆作响,彻底甩掉了他思考回路正在分析的内容,他往前打了个趔趄。
或者他该庆幸一平因为怀孕而不敢直接抬脚往他臀部奋力踹去,否则运用全身功力的飞腿可就是往前飞出几米去了。他摸着后脑勺带着哭丧的脸嚷着好痛啊啊一平不要使用暴力。
“谁叫你在发呆啊!都不知在想什么,叫了你那么多声都没反应过来!”
“我在想接下来去哪里嘛,不过算了被你一手拍得我头昏脑胀了,我要回家休息了。”蓝波站起来朝车子停在对面马路的草壁挥了挥手,“一平你也回去吧,不要太累了。”
“诶?要回去了啊?”
蓝波回头,遇上皱眉显示出严重不满的表情的一平,有点哄小孩那样用手指戳入她的眉心,左转转右转转把皱褶揉开。
“下次有机会再请你跟小宝宝吃东西吧。”
“嗯…”一平不舍地点了点头。

直到目送载着一平的轿车转过弯离开的视线范围后,蓝波才稍微松懈下来。
他其实也很不舍得就这样把好久不见的一平送走的,但是考虑到一旦真的有些敌对家族或者有积怨的人冲着他来,他真不敢想象要怎样才能保护好被牵连的她。

好,接下来,该好好调查一下刚才那些凶狠的杀意的来源,以及是否应该跟彭格列的首领大人说一句比较好?

蓝波双手插入口袋中,思考着踱步离去。




*****


草壁跟在云雀背后飞快穿过走廊往房间走去,他明显感到上司内心相当焦躁,光是看着背影也能感受到他很心急想要马上见到一平。
他今天或许不该屈服在一平的强硬态度而把她直接带回来,否则倘若真除了什么意外,恐怕他被咬杀十次也死不足惜了。
当他坦白对云雀说一平在大街逛了两圈才回来的瞬间,他本能地感到一阵恐惧意识,盯着云雀冷得几乎让他冻僵的眼神,故作镇静地补充说了一句有蓝波先生陪着。
这样云雀才没有追究什么。

草壁发现云雀虽然说着绝不让一平跟蓝波接触,但却有信任着蓝波能好好保护一平。
男人的占有欲,是一种很矛盾的东西啊。

转入房间的那刻草壁微微压着快步走带来的轻微喘息,意外地看到云雀在瞬间放慢了脚步似乎并不打算让室内的一平察觉到他的心境变化。
“云雀先生,你回来了啊,还有草壁先生,你们辛苦了。”一平望见他们进入的那刻脸上马上挂上一轮兴奋的浅笑,好像期待这刻已久。
“今天如何了?”
云雀脱下挂了星星点点的冷霜的大衣,递给草壁示意他离开一阵。

“木村医生说一切都在正常轨道,她很仔细地读了我的周记,也给我讲了一些稳定期后该注意的事项等等,唔……总之就是没多大问题!”
“没多大问……”
“这个你看!”
一平打断云雀的质疑把母婴手册递到他面前翻开新的一页,把新的照片展示给他。

那一下子云雀的注意力确实被那张跟之前有了较大变化的照片夺走了,他接过本子观察了一下,还翻了翻前面的作对比,似乎马上就要陷入深入的研究当中。然而灵光一闪的刹那他却想起什么似的合上手册。
“这个等一下再看,医生还有什么说的吗?”
“诶……?呃…嗯!今天遇到蓝波的时候,他送给我跟宝宝一对母子手镯,”一平从地上的袋子中抽出一个墨绿色锦盒双手捧在云雀面前,掀开盖子满脸笑容地展示着,“很漂亮吧。”

云雀接过盒子端详了一下卡在中间一对闪着耀眼银光的大小手镯,并未对这份礼物做出多大表示便“啪”地合上,那声响好一平身体略为一颤,胆怯之感突然散开。
“呃…怎么了,云雀先生……难、难道你不喜欢我收了蓝波的礼物?”
“……没有。”
说着,云雀推开了她递过来的东西,扭过头盯着少女疑惑的样子没有说话,轻叹一口气,心想她肯定不会主动把情况告诉她了,他便伸出请求的手掌,淡淡地说。
“病历?”
“呃……唔……没有,病历没有写什么,因为没有问题嘛,不用看也可以……”
“给我。”
“……”
“……”
“…是……”一平如同一个掩饰错失而被发现的孩子一样,有点垂头丧气地摸了摸袋子内部,把病历递给云雀。

——体重偏低。

云雀在木村医生那团潦草的字迹中看到了这么一句。


—TBC—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