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130]  [129]  [128]  [127]  [126]  [125]  [124]  [123]  [122]  [121]  [120
05

百无聊赖的一平打着毛线,她并没有想织一条围巾或勾一顶冷帽给自己、给云雀或者给肚子里的宝宝,只是空闲过头随便翻起一本毛线教程的图书就开始织了又拆,拆了又织,算是练习,也算是消磨时间的好方法。

她打了一个哈欠的时候视线扫过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书的云雀,不由自主嘴巴就小小一扁。
毕竟被云雀困在这所虽大却空荡荡的家中已经好多天了,心里难免有点轻微的积怨。但考虑到这也是云雀紧张自己的表现之一,也就屡屡原谅了他。
而且,其实他也一样无聊吧,抛下工作整天陪在她身边,试问哪位丈夫能做到这点?——啊,虽然云雀先生还不是自己的丈夫。

屈指一算,特意带着礼品来探望她的人还是有的。
作为大哥一般存在的泽田先生自然不在话下,那天狱寺先生嘴里说着“只是因为十代首领要来而已”也算是对她打过招呼;
而不久后,京子姐和小春姐也带着甜甜的蛋糕过来,啊、虽然结果是被云雀先生禁止进食说营养不好;
后来自称是云雀先生哥们的了平大哥也来了,极限极限地跟云雀先生说着工作上的事貌似暂时缓解了云雀先生的无聊?结果临走前拍了拍一平的头部说好好保重的时候,被云雀先生一记冲击拐打出了门口。

消息在彭格列传开的时候吃惊归吃惊,但她还是被大家关爱着的啊,大家都对她跟云雀的小宝宝充满期待吧?

“恭先生,客人来了。”一平甜甜地胡思乱想时,从外头进来的草壁朝云雀报告式地说。
“哦,叫他们进来吧。”
一平很好奇这次是谁来探望,猜想着是不是上次因为工作而没有随了平大哥前来的小花姐,结果向云雀询问的时候,云雀唇上却挂上一抹暧昧的笑容。
“等下就知道。”

她喜出望外地见到站在门边的两位客人时,一下子明白为什么云雀要露出那般笑容。
恐怕这是个惊喜吧?他特意为她准备的。

“一平,好久不见。”留着紫罗兰色顺滑亮泽头发的女性礼貌地说着。
“……库、库洛姆!”一平不可控制地喊了出来,“还有……骸先生!”
“呀,小一平,身体状况如何了?”

一平不敢相信能在云雀家的日式大宅中看到眼前两人的身影。
由于云雀从不允许六道骸出入他家中,除了极少的一两次任务需要外他根本不曾踏入这里,与他出双入对的库洛姆也因此几乎没有来过。

而为什么此刻却能跟彭格列的其他人一样前来探望?那绝对是归功于云雀吧?
一平可以肯定是云雀要草壁邀请他们过来的,目的虽然不太确定,她却猜想那应该是为了替总是在家闲着无事的她解闷吧?
为此,连说着看到六道骸就反胃的感觉,他也忍过去了。

一平几乎激动得要挤出眼泪来,自从怀孕后,她觉得自己的情绪越发敏感了。
与她难得一见的库洛姆也是,把周遭都抛诸脑后就上前主动跟她七嘴八舌地聊了起来。天气啊、近况啊、生活、身体、工作、趣事等等一连串地说个不停,似乎就要把满腔的忧郁一扫而空那般。

能让一平这样自然流露地欢笑起来,云雀也感到这也算值的了,虽然他还是讨厌那个满脸魅惑的六道骸。
他斜眼瞥着六道骸盯着女士们乐也融融的模样,似乎也相当满足。
数秒后,还是保持着一贯的笑容,跟云雀提议。
“看来这里没有我们成熟男士的位置了,小麻雀,另找个地方我们谈谈正事如何?”




“被你抢先真有点不甘啊,小麻雀。不过,在小一平的感染下估计库洛姆也会希望生个可爱的小宝宝吧?你说对吗?”
“……”
“话说回来,小一平的身体看上去挺好,笑得还一脸幸福的,真不错。”
“……”
“哦呀,小麻雀?怎么你都不说话?”
“……这些就是你要说的正事?”

从刚才开始把话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正是六道骸,并且无视了聆听者的情绪滔滔不绝似乎说足24小时也不够。云雀恭弥自然看似平静地坐着,却关闭了视听把他恶心的话全数挡在外头,任他自由发挥罢了。

只见终于接到云雀催促他进入正题的回答后,似乎已经凝固在六道骸脸上的笑意如同倒入清水的颜料一样,慢慢淡化荡漾开去。

“放了几个星期假后,是不是该去处理一下你的残局了?”
“……”
“那个小家族在美国的支部好像开始行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意大利。”
“哼……又是这个吗?”
“小麻雀,我知道你从不把小动物放在眼里。可是,你要知道走投无路的人反扑起来有多凶狠?如果不趁他们重整旗鼓之前……”
“我已经跟泽田纲吉说过我不出任务,叫他另派人手吧。”
“…我当然是无所谓,只是,我想提醒你一句,他们的目标是你。”

谈话至此稍作停顿,两人隔着沉寂得叫人窒息的空气,安静得仿佛连一根针落地也能引起声波的回荡。
只见云雀恭弥闭上眼,似乎无心理会,亦似聚神思考。
六道骸感到有点无趣,左手肘搁在大腿上支起,撑着下巴,手指无聊地摩挲了两下,把脸部的严肃神情略为放松一点,把话题接续。

他只是善意的提醒。

也不知道谈了多久有的没的,正经的话题不知何时逐渐变了味,最终演变回充满嘲笑味道的揶揄。说到底,要云雀恭弥跟六道骸平心静气商讨公事或许只有在世界末日的前一天才能碰见。

“我们也差不多要回去了,小麻雀。对了,最后要奉劝你一句,给我好好对一平让她生个可爱的小宝宝,不然我这个当教父的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教…父?”云雀眉头一挑,错愕地望着他,“我什么时候请你当教父了?”
“哦呀哦呀,小麻雀你真没带脑袋过来吗?一平的孩子出生库洛姆绝对要当教母的,那我自然而然就成了教父,有什么不对吗?”
“……”
“我们两位父亲一起好好教育未来的小生命吧。”六道骸拍了拍云雀的肩头。
“……给我滚!”




六道骸回头望了一眼握紧燃着紫炎的浮萍拐一路追来的云雀恭弥,脸上恢复了戏谑的笑容,一溜烟转入一平和库洛姆所在的房间,压着因奔跑而加速的气喘,保持微笑靠近如同相安无事归来一样。
他知道云雀肯定会在进入之前收起武器的,回头一看,啊、果然如此。

“啊,骸大人,你回来了啊?”库洛姆笑着迎接。
“云雀先生你看,库洛姆送了一些宝宝的衣服给我,好可爱!”
一平笑着举起小小的一件衣服,抬手把云雀招来身边坐下,笑得如夏花一般绚烂的表情似乎真的很享受与最亲密的好友库洛姆的交谈。

云雀想着下次有机会再继续教训那只烂凤梨,手里接过一平递给他的所谓库洛姆送的衣服稍微扫过一眼,就感觉到全身在刹那间冰冷而僵硬无比。

——什么?!这个图案……!!

“可爱吗,小麻雀,这是我跟库洛姆特意挑选的。”六道骸抱住库洛姆的肩膀,嘴角洋溢的笑意更加荡漾。
 “是我和骸大人喜欢的图案,不知道一平你喜不喜欢……?” 库洛姆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红晕,战战兢兢地问道。
 “我觉得很可爱啊,库洛姆!真的很谢谢你,还有骸先生。”一平连忙回答。

而云雀心底却立马打住了一平的答谢,库洛姆那个无知少女尚可,至于六道骸他完全不觉得一平应该向带着阴谋送他们的礼物致谢。
云雀听到了……六道骸内心“kufufufu”狡猾得不可饶恕的笑声。

他不允许——!他不允许——!他绝对不允许————!!
他不允许六道骸当他孩子的教父,也不允许他的孩子穿这些凤梨图案的衣服!!


—TBC—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