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86]  [85]  [84]  [83]  [82]  [81]  [80]  [79]  [78]  [77]  [7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谁不认识泰戈尔这经典到极致的诗句,如果可以我真不想把这种肉麻煽情的爱情故事套用在自己身上。然而期盼总是与事实相违,我跟你,现在就是在那样的套牢之中。
对,我就站在你面前,而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三浦春。

拍手[0回]


如果那天我没有追上去,是否这一切都不会开始?
清晰地记得当天阳光明媚得不近人情,得知十代首领跟笹川的交往消息的瞬间,你转头撒腿就跑。我纯粹是想肩负起左右手的责任为十代首领排忧解难,所以追着你的足迹走去。
拍着你的肩膀用着平时一样吊儿郎当的口气跟你没好气地说着蠢女人你就放弃吧像你这么笨的人十代首领一辈子都不可能看上你的——对,我们之间一直就是这样相互调侃的。然而你却并未如常反攻朝我吼一句小春不是蠢女人,背向我的你安静得诡异,唯独不住抽动的肩膀,似乎在向我传达些什么……
不习惯没有大吵大嚷的你让我头皮一阵发麻,强行把你转过来之际,炙热的阳光洒在你的双眼,也洒在了我的心头。
茶色瞳孔一贯的清亮爽快不知被抛往何处,剩下的只有满盈于眶的泪水,潸然落下划出一道透明得闪烁的痕迹后,竟然偷偷打落在我心底,也封住了我的喉咙。把薄唇几乎要咬破的你早已泣不成声,却哽咽着努力把断断续续不成句子的话吐出。
“什…什么…嘛!淑女在、在哭…的时候!你就不不、不能安…静一点…么!!”挂满泪痕的脸没有一丝威慑力,你在骂过我的一秒后强占了我的胸口,扯起我的外套就肆意把眼泪鼻涕口水等在上面狠狠一抹,如同在宣告那是你的位置一样。
那时候,我仍觉得自己是出于要为十代首领处理残局而允许你的暂时放肆,最多原因再外加一条绅士风度。但扶着你的肩抬头的时候,我觉得今天的太阳是不是过分猛烈了呢?胸口竟然有种发烫的感觉,悄悄蔓延到身体每个角落。

后来,我才知道那种热度,来源于突袭而来的情愫。

从那天起我们的关系就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我们还是会每天互不相让你一句我一句为各种事情争得脸红耳热,让身边的人哭笑不得苦恼不已,在外人眼中我们还是一如以往的恶交,就跟以前一样。但同时不知从何冒出了多一份默契,就像多年相处的老朋友,或青梅竹马的老邻居一样。
例如,你会强行拉我到哪里新开哪里很棒的蛋糕店;例如,把功课带到我家说有一道集聪明之人的力量方能解决的数学难题;又例如,缝制了奇怪的COSPLAY衣服后你决不会忘记要给我也做一套;又例如,看到某某感人的肥皂剧流泪不止的时候不管清晨还是深夜一个电话就要骚扰我的清幽;再例如,你总爱把照顾瓜作为理由,有事没事跑来我家里收拾这收拾那卧着不愿走……
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好朋友?但是却隐隐觉得跟十代首领和棒球笨蛋口中的“朋友”不尽相同,这莫名的违和感,或许只是因为你跟十代首领他们不同,是个女孩子吧?

异性朋友。
抱着这样的态度跟你相处,过去几个月一直相安无事,那天嚎啕大哭的三浦春仿佛只是我偶遇的一场梦。
对,你的眼泪并不真实,如同过云雨的一刻倾盆,转眼便雨过天晴。
而当下的天气恐怕不是如心中所念呢。
扬起雨伞的一角遥望灰霾的天空,重重乌云大大缩短了天地的距离,大雨哗啦啦散落在大地、嘀嗒嗒敲在雨伞上的声音十分响亮,在预告着它一时三刻并不会停下。
撑着伞从便利店回公寓的时候,下半身都被横飞的雨粉弄得粘巴巴好不舒服。拍着水花从楼梯角转出时,走廊靠尾端的、我的房门前,竟然坐着全身湿漉漉、如同水造一样的女生。

是你,没错,是蘸上了这种鬼天气一般阴沉的你。

浴室内所有声音都被外头水缸倾泻般的雨声掩盖,隔着落地玻璃我对着潮湿的阳台摸出香烟点了一根,竟觉有点不知所措的惆怅和懊恼,或许是出于我也被你身体散发的冰冷感染了吧。所以才会把蹲在门外等我的、快要感冒一样的你二话没说就拖去泡热水。

你说,你突然忍不住跟十代首领告白了,然后在被拒绝的一刻回头发现笹川就站在那里;你说,你曾经向笹川说过自己早已不喜欢十代首领请她一万个放心;你说,你对不起笹川,作为好姊妹的你竟然在许下诺言后却偷偷跑去跟十代首领说爱;你说,你是个很坏的女人,你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苦笑,我也不知道啊,三浦春。

第三根烟蒂落下的时候我敲了敲浴室的门,没有任何回应,不假思索便冲了进去。浴室内烟雾弥漫却不是水蒸气在萦绕反而是我熟悉不已的醇香。已经穿上了我的大号T恤的你目无表情地抱膝坐在马桶板上,旁边盥洗台上撩着浅灰色雾体的香烟出卖了你。
那一刻我竟然觉得我所钟爱的这个牌子的香烟有点呛。
“狱寺先生,我想…我还是很爱很爱阿纲先生。”你淡淡地说着,如同在诉说他人的故事,不顾自己感受,也没有考虑我的感受。
当然谁也不曾明白我的感受,正如我也是在此刻才发现,原来我喜欢了你,就在你说你喜欢十代首领的时候,就在我的心一下绞痛的时候,就在我第一次忍不住主动拥抱你的时候……

狱寺隼人爱上了三浦春。

我们的关系因为那天的事情再向前迈开了一大步,但最多只能说是由好朋友的最低等级跨到最高等级而已,并没有所谓的质的飞跃。
我跟你开始无所不谈,包括感情纠葛问题。你说狱寺先生该找个女朋友好好接受管教,我说看到你就觉得女生很麻烦并不适合我,你咯咯咯地笑说那你找个跟京子一样温柔娴淑的女生不就可以了么?十代首领挑选的类型自然是无懈可击,十代首领就是我的行为榜样啊。揶揄我似乎让你好玩得笑不拢嘴,可是当我回答你,对,我也找个笹川一样的女朋友好了的那刻,你的眼神在顷刻蒙上了一层灰阴的雾纱。

你曾经问我,要怎样才能忘记十代首领。
抱着这个问题我度过了数个无眠之夜,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另觅一段新的恋情。毕竟人的爱意这种东西是永存的,就如同人的注意力,只能转移而不可磨灭。
面对我严肃而正面的答语你露出滑稽的表情说狱寺先生你太没建设性了,小春念的是女校认识的男生根本不多又何来新的恋情呢?
我沉默无语,深知你根本连正眼也没瞥过一眼我的话中话,也不能肯定你到底是故意还是无心把我忽略过去,而补充了一句,说起来山本先生或许是个不错的人选?

……棒球笨蛋?
你摆着天真地笑容并未注意到我的表情在迅雷不及掩耳的时间内一下子掠过的变化。为什么首先考虑的山本武,而不是狱寺隼人?明明最靠近你的人,是我。
“不要选山本!!”声调不自觉抬高,在语出唇边的那刻自己也惊觉回来。而你却未对此感到诧异,似乎我的一声怒吼纯粹是出自对山本的不友善,笑了笑说狱寺先生别激动嘛我随口说说而已。

随口说说。
喜欢一个人,如果能随口说说,是不是我对你的感情也能脱口而出呢?

圣华伦泰节当夜,我百无聊赖地准备着期末考,房间忽然响起一阵夺命追魂的连环门铃音。我正想要在开门之际把按铃之人加以粗话痛骂之,你却举起看似相当有重量的便利店塑料袋在我面前大喊一句,狱寺蠢人先生,小春来陪你过孤独的情人节咯!
到底是谁陪谁呢?还买了两打啤酒上来……
我提醒你未成年人不能喝酒,你居然一个手刀切在我头顶说爱抽烟爱说出粗话的狱寺先生你还会注意成不成年的问题么?然后径自拉开铝罐环咕噜咕噜地喝起来。
看你完全没有破绽的喝法感觉你好像并非第一次喝酒了吧,也就作罢,对于我这个过着明明所爱之人在身边却完全没有情人味道的情人节,啤酒是最好的解愁物了。

首先倒下的毫无悬念是你,就在喝了半打多点后,随手搂住小抱枕喃喃念了句晚安便一头栽倒在木地板上,完全把这里当成是自家的大床了吧?
我继续独自淡而无味的金黄色液体,看着电视里无趣的什么情人配对特备综艺节目,最终在胃部胀满得再也塞不下一点东西的时候停下。关上吵杂的电视,把剩余的啤酒塞进冰箱,理一下床铺便把你抱到床上。
不知道该说你是个大大咧咧的女生毫无戒心,又抑或是柔弱不堪爱撒娇,硬是把我捉住不放。脸颊因为酒精作用而变得红彤彤的你比平素吵吵嚷嚷的你要可爱上千万倍,只要正常男生,不可能不对你产生生理反应,更何况是在深爱着你的我面前呢?
但是,大概,与我相处已久的你深知我不会随意对别人做那档子的事情,所以迷迷糊糊的意识才敢把我按在床上吧?
三浦春,你太了解我了,我就是个连说爱你都无法坦白的男人。

这一夜我们相拥而睡,却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更有趣的是,第二天醒来我们居然能跟平日一样说着早安,梳洗过后一同上学,并未因为昨晚酒后糊涂抱着睡了而感到任何尴尬或脸红,真是可笑。

狱寺隼人天不怕地不怕,说得出做得到,能对尊敬之人表示一生追随的意愿,能对讨厌之人大声驱赶,也能对想要的猎物不顾一切地进攻。
但是,唯独就是不能对喜欢的人坦白。

三浦春,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不能坦白,无法坦白。
每次思念你,眼前浮现的都是第一次对你心动的那天你噙着泪水的脸,一想到这点我便觉得自己找到了说不出口的原因。
我想,是因为你爱着十代首领,你太爱十代首领。作为十代首领左右手的我,自觉没有比十代首领优秀的地方,能取替十代首领在你心中无可比拟的地位。

我还记得,后来在笹川的生日会上,卡拉OK包厢内所有人都玩疯了不约而同地喊着要十代首领跟笹川当众亲吻,坐在角落的你在他们胡乱喧闹之际偷偷溜了出去。或许是考虑到你的心情,我居然也完全没有随众喧哗着要看十代首领跟笹川亲热的镜头的欲望,说白了,是我更在乎你会否在外面枕着别人的笑声偷偷落泪。
坐在后楼梯的你蜷缩着身体,竟似单薄得会被烈风吹垮的脆弱不堪的小树苗。与我想像不同的是你并没有哭,只是失落地垂下眼皮抿着唇。
我默默无言地坐在你旁边安慰般地拍了拍你的头,“没什么值得好伤心的蠢女人,没有十代首领也好不是还有我这个好朋友吗?”皱着眉的你双眼早已红肿得仿佛充满了酸楚,侧过头眨了眨眼回答,“但是狱寺先生你会跟小春接吻吗?”

霎时间语塞。

你不知道当时你的眼里有种不可言喻的坚定感,似乎在渴望什么。我觉得那是一种在寻找救命稻草的撕心裂肺的呼叫,敦促着我去保护孤单得快要掉落绝望之渊的你。我知道我没有理由拒绝,也没有勇气拒绝。因为我爱你,三浦春,所以我双手小心翼翼地捏住你的瘦弱的肩头,毅然回答我会。

然后我们就在狭窄的楼道中接吻。

这个吻并不火热也不激烈,甚至没有撬开对方的贝齿相互深入吮吸,唯独两人温热的唇紧贴着,相互偎依相互取暖,平淡无奇却倍觉温馨。
你有种似是巧克力的浓醇香甜令我有点迷恋,吻着你的时候我不自觉陷入了一种幻想,觉得我和你就跟在包厢内亲吻的十代首领和笹川一样,是对公开并受人祝福的恋人。事实上,还是那句期望与事实往往相反,在如胶似漆的双唇分开之时,唇瓣瞬间冷却下来的冰冻感令我清醒过来,

是否我们会永远保持着这种暧昧不清的关系?
明明彼此都可以做到无话不谈,相互拥抱,睡在同一张床,甚至吻了上对方的唇,却无法跟世间的恋人一样,我们之间真的只是隔着那一层一刀便能捅破的薄纸吗?
一句我爱你,是否就能代表天长地久?

我开始觉得辛苦,感到窒息,仿佛一思考便会掉入无底的深渊永不翻身。
所以我把那句话深深地埋藏起来,唯独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过去,保持现状并没有不好,我生怕的是,就连这样凝视你的机会都被夺走。
会被夺走吗?
我不知道,当时的我完全不知道,甚至未曾考虑过,在你背后默默守护的,我并非唯一一人。

春假的最后一天我向你邀约,电话那头你似乎有点哑然,吞吞吐吐了半天才说了有事不能答应,这并没什么奇特但我心头却莫名地升起缕缕不安,预感会有什么事发生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整天我就呆在公寓内赶着假期的实践课题,眼角却不时瞥过搁在桌子一侧的手机,生怕会漏掉一个来电或一条短信。
可是从天亮盼到天黑手机也未如期响起,直到熄灯就寝,躺下不足两分钟的时候,放在床头的手机才倏然响起。手机亮起的白光在漆黑中显得特别刺眼,但我心脏的一下咯噔并非由于铃声过大而引起惊吓,而是屏幕上出现的,你、三浦春不断跳动的名字。

“狱寺先生,有人跟小春告白了,怎么办?”隔着摸不见看不着电波,我听得出你的声音在轻轻地颤抖着,而我的心竟然在你说出那句话时,亦开始了怦怦不住地剧烈跳动,同时我的石头脑袋亦一下子成了一台短路的机器,什么思路什么理智早已被烧得零星落索。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大吼一句三浦春你不准跟别的男人一起,而是不假思索的回答,“这不是很好吗?终于有人看上你这蠢女人了!”

笑。非常可笑。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耻笑我。就连你,是不是在我话刚落音后悔不已的片刻,也用着莫名其妙的沉默来取笑我呢?

为什么,明明不是最想说的那句,却下意识般地吐出。我捂住加速跳动的胸口收紧力度,似乎生怕听筒那端的你会发现。最后你泄气般地轻笑了一下,语气内多了份胆怯,“对不起狱寺先生,我明白了,我只是不知为何有点害怕而已……你说呢,如果告白的人是狱寺先生那你说多好呢。”

我敢肯定我绝对是乱了方寸,又或是夜深太累来不及思考。所以才胡乱说了两三句吵着蠢女人你说什么傻话你是不是睡懵了快去休息明天是新学期呢,故作爽朗地挂了线,把头埋进了被窝。
那仿佛是漆黑的电影院内上演的一场闹剧,闭眼一昏睡过去,醒来便结束什么也不留下。可是这一夜我却没有一刻把眼帘合上,思绪顺着挂壁时钟的秒针嘀嗒嘀嗒一跳一跃地节律性游走,并逐渐明晰开来。

三浦春你最后的那句话,是否在暗示我?是否在提示要我采取什么行动?
三浦春我该向你告白吗?
三浦春你到底怎样看待我?三浦春你会点头答应吗?三浦春你会把十代首领忘记吗?
三浦春我爱你。
我能说出口吗?说出口的话或许我就能拥有你,又或许我会永远失去你。在长期的拉锯战内我变得有点输不起了,但是忽然之间,我真的产生了坦白的勇气。

明天,我或许能尝试跟你说爱。

但是我们还有明天吗?
看似细水流长的日子其实每天都有可能产生彻底的巨变,我们在今夜盼着明日也如一,结果却在第二天答案揭晓的时候,梦想被摔得粉碎。
对,就在放学时在校门看见山本武拉着你的时候,我仿佛是夹在你们十指紧扣的手心间的空气,一下子被压散并埋入消逝的清风之中。

十代首领他们一脸发现新大陆的表情把你们团团围住,神态无一不洋溢着满满的祝福。山本武一如既往是个棒球笨蛋,摸着后脑不好意思地打着哈哈跟大伙混成一片。而你,为什么偏偏在那本该笑不拢嘴的场合,把视线停在圈外的我身上?
四目交接,你的眼神竟然没有一点获得幸福的喜悦,轻轻蹙起眉头,反而透出如很久之前的某天,你为十代首领露出的那噎着悲痛蒙着灰色并充满了无助的空洞感。为什么,此刻的你不再用这种眼神凝视十代首领,而是用来凝视我?
你知不知道你这种眼神,对我仿佛是一种无情的审判?

我落荒而逃。就连跟十代首领打声招呼也做不到,便落荒而逃。
朝着夕阳不断频繁跨出脚步,心跳和呼吸也随之急促起来在我的耳边隆隆作响,除此之外我便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脑袋一幕一幕地上演着跟过去跟你相处的每个场景,一种名为后悔的潮涌劈头而来,把我彻底淹没过去。

我终于明白我的无法坦白,根本并不是因为自觉比不上十代首领,十代首领也不过是无辜被我牵连近来的一个挡箭牌而已。
真正的是,我是一个真正的胆小鬼。纯粹是因为害怕受伤害怕失败害怕遭到拒绝害怕听到你说不而已,我有胆爱你却无胆说爱你,我想爱你要守护你却到头来只发现一路以来只是自私地包庇自己。
所以我最终错过了你,因为我的无法坦白。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逃命一样的奔跑,即使我逃离了你的眼神也同样甩不开你对我的责备,即使再怎样努力往前冲我也无法再次撞入你的心了。
跑吧,跑吧,疯狂地奔跑吧。我和你之间,就是这样活生生地被我拉住一条最遥远的距离。

我,无法坦白。





—END—




后记:

几天前完成一直忘记放上来。
听了JUJU的《素直になれたら》后,忽然觉得……这太适合狱寺君了!于是开始构思XD
按性格来说,我觉得狱寺君的表白可以说有2种极端情况,要不就是狠狠地边骂粗话边说[他妈的怎么我会喜欢你这种麻烦的家伙],要不就是死皱眉头打算一辈子就这样好了……我个人偏向第一种啦不过本次尝试了第2种风格,描写了一个什么都不说的狱寺君的心理。
至于小春实际到底怎么看狱寺君呢?这得问她本人................... \\ o<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