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88]  [87]  [86]  [85]  [84]  [83]  [82]  [81]  [80]  [79]  [7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秋日午后阳光格外炫目,尽管经过一重玻璃的折射,穿透窗户落在地板上的光线还是照得整个办公室如同沐浴在白色射灯之中,瞳孔缩小了一倍又一倍,还是觉得有点难以忍受。
特别是对于通宵达旦的狱寺隼人来说。
他揉了揉眉心把绷紧的精神稍微舒缓开来,懒腰往后一伸靠在了大班椅上。背部传来的柔软触感让他有点贪恋,扭头扫视过面前的办公桌上需要他处理的文件堆积如山,叠起的高度都能把他从头顶淹没过去了。
霎时间,疲倦感侵蚀了他的身心,这样夜以继日没心没肺的工作叫他快要喘不过气,他蓦地觉得自己亟需休息,要是有一周左右的时间,他绝对能找到一个适合自我调整的方法。

——譬如,跟她到哪里旅行度假?

拍手[0回]


他深知自己的妻子、狱寺春的一大嗜好便是四处旅游,在她还叫做三浦春的时候,就已经三五七日对他吵吵嚷嚷说要两人去什么地方玩,还坚持不懈写过一份又一份的旅行计划给他过目。狱寺隼人记得很清楚,她叉着腰得意洋洋地说的一套春夏秋冬理论时的样子。

“春天当然是樱花!夏天那么热果然就是海边吧?秋天的红叶最浪漫了,而冬天吸引人的自然就是白皑皑的雪咯!……喂!隼人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废话,谁有空听你这个蠢女人的蠢话?埋头苦干的狱寺隼人握着签字笔飞快地在文件上写画。他哪有时间能抽出来带她到哪里玩,他可是连睡觉的时间都快被工作侵蚀掉呢。
因此,每次她兴致勃勃地说着隼人哪里哪里好漂亮啊我们去看看吧,狱寺隼人也只是随声应答一句好吧下次放假去。没有抬头朝她认真回答的他,根本不知道当时她哼着欢快小曲调的表情有多兴奋。

不由分说,他所承诺她的二人旅程,几乎没有兑现过。

唯一的一次,还居住在日本的某个冬季,两人曾单独去了一趟北海道赏雪。然而因为工作关系,狱寺隼人在三月末才抽到四天空暇,北海道的白雪早已在暖意荡漾的旭日中融化成了一大片春水。差点没气昏的狱寺春因而在之后的几天旅途上全程怒瞪狱寺隼人。她的视线绝对是一把锋利的刀,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死掉成千上万次不止!

之前在日本支部工作,狱寺隼人还能偷得休憩的片刻,后来泽田纲吉正式继任彭格列十代首领之位,作为岚之守护者兼左右手的他随其前往意大利总部后,莫说休假,连几小时的睡眠也变得弥足珍贵。
然而,狱寺春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家丈夫的忙碌而放弃自己的理想,她持之以恒地在他耳边唠叨不断,还经常把被她翻阅并圈点过后的旅游杂志故意丢在他的办公桌上,提醒他快快抽空带她去那些向往的胜地。本来已经凌乱不堪的桌面再添上她的麻烦,使得狱寺隼人好几次禁不住把粗话挂到唇边问候了不知谁的祖宗,他决心绝不轻易屈服在狱寺春的威逼利诱之下。

直到某天,忍够了长期被无视的压抑感的狱寺春终于爆发,来势汹汹冲入彭格列总部大楼的岚守办公室劈头便开骂,说隼人你没良心、隼人你总是敷衍小春、隼人你是不是不爱小春了之类的,冗长又啰嗦的一连串炮轰。
正好在写一个重要且紧急的计划书的狱寺隼人脑内完整构思的方案,就被她的絮絮不断生硬地切开一截又一截,再也连接不回来。脾气火爆的他,性格自然是容不下他人的斥责,一个巴掌狠狠地落在桌上,巨响喝止了狱寺春的同时,他开始反攻过去。
“蠢女人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忙啊都要天天通宵了我还能像你那样悠闲地四处去玩吗?你到底懂不懂当人家妻子啊,不帮忙还在那里叽叽喳喳吵死了!你给我滚出去!!”

类似的夫妻互骂其实也算是他们的家常便饭,但这次不同的是狱寺隼人话刚落音,便望见门口站着似乎因听见他们争吵而尴尬不已的泽田纲吉。
狱寺春当着她最尊敬的阿纲先生的面,也不好反击回去,涨红着脸捏起不甘的拳头,便与泽田擦肩而过气冲冲地大步跨出岚守办公室。
泽田见状,朝狱寺隼人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决定追着狱寺春的背影而去。

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的狱寺隼人并不觉得此时需要怎样哄回自家妻子。狱寺春虽然平日总是一副天真烂漫傻里傻气的样子,但她始终是那个他挑选中的女人,他明白她实际比任何女人都要懂事,还有,比任何人都要爱他。
首要任务,还是当前那份文件吧。狱寺隼人端起笔,又继续忘我的工作。

不出所料,在十来分钟过后,狱寺春又折返他的办公室,与方才不同的是火气已然退去,同时手里小心翼翼地端着散发着浓醇香气的咖啡,无声无色,轻轻地搁在他的桌上。
狱寺隼人抬头瞬间,眼角似乎瞥到一对红润的眼眶。尚未确定之际,她已经冲到他身边将他整个人往自己身上压过去。因为坐着的缘故,狱寺隼人被她的手臂紧紧环住的头部刚好与她胸口处在同一水平线,他的脸从而被奋力撞入她柔软的胸脯上,连他发出的一声惊呼都埋入了她的心脏。顿然间,他只想说一句:靠,我喘不过气了蠢女人!
但是狱寺春不给他发表意见的机会,便径自大哭大闹喊着,“隼人对不起!!小春都不知道隼人那么辛苦!!隼人太可怜了整天只能工作哪里都不能去,隼人好可怜!!”

谁说我可怜了!——近乎窒息的狱寺隼人此时根本发不了声,脑海只掠过一个想法,大概是十代首领跟小春解释了些什么吧,她态度突然就三百六十度急转弯了。不过,他脸部紧贴着她的每一寸皮肤,都仿佛随着她心脏的跳动而跃起。虽然光是听见而看不着,他想此刻她梨花带雨的脸肯定是非常可爱吧?
因为那是她过分爱护他而孩子气的哭闹,她的这种喧嚣,他并不讨厌。

从那天开始,她改变了旅行策略——兴趣不减的她不再央求丈夫抽时间,反而叫他专心工作有时间便好好睡觉,旅游什么的就全部拜托给她好了。
她拍着胸口说,“小春要代替隼人走遍世界,小春要用自己的双眼代替隼人去看遍世间的所有美景!”
狱寺隼人嘴角扯起一阵冷笑,说什么代替他?说到底还不是蠢女人你借我作理由去环游世界而已吧!?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不过,只要是她高兴、她喜欢、她想要的,他绝不会过问。

于是,她一个人的旅途由此展开。

虽说是环游世界,她的旅程却不是一路延绵不止,而是在外漂泊半个月便结束一程,回意大利住上几天后再重新出发往下一个目的地,然后又归家,再开始……如此反复循环。
毕竟,她不舍得把隼人一个人丢给尽是劳累的工作啊,她无法忍受长期见不到他的脸、听不到他的声音、感受不到他的体温的、思念的煎熬。
而且每次归去她还有一项使命呢,就是把胶卷上的美景冲洗在空白的相纸上,然后整整齐齐地放入精致的相簿中,并在每张相片一侧添加标签,最后交付到狱寺隼人手上。
每个月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夜晚,狱寺隼人被迫翻阅妻子制作的相册。

他不得不说那一本本字典厚的册子确实花了不少心思,而且是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思想不成熟的女人的杰作,五颜六色的花巧图案,正是她由小到大的一贯风格。
狱寺春似乎特别喜欢环着自家丈夫的脖子靠在他背后,边督促他看照片边把旅途上的一切说得天花乱坠简直能绕梁三日。狱寺隼人心不在焉地翻着,漂亮的世界之最并没有吸引住他的眼球,心思反倒停留在她说话时、气息吞吐在他脖子和耳边的感觉。
温热的、酥麻的,令他醉心不已。

话题回到重点。
被她拍下的一张张回忆中,纯粹的风景照和她与风景的合照各占一半,有深不见底的大峡谷,有海天相连一线美景的结合图,有灯火通明夜色斑斓的大城市,也有不同人种肩并肩哈哈大笑的纯真……单一的风景照给他一份宁静,而有摆着胜利手势的她出现的照片,则是充满点点活跃的灵动。
再配合上她手舞足蹈的描述解释,那些画面真的好像呈现在他眼前一般。
他渐渐觉得她所说的那句代替他走遍世界,或许是真的能实现的。就单靠她的镜头、靠她捕捉瞬间按下的快门……

外面的世界,在几年来就通过她间接被他阅览着、接触着、体会着。无论是自然景致还是人工奇观,他都觉得相当美丽,相当精彩。
可是,久而久之他又开始觉得,在自己离世界愈来愈近的同时,与她的距离却愈走愈远。
或许是因为聚少离多吧?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都盼望着触摸她温柔的笑容,但每次接待他的都只有漆黑无人的房子。而她一个人睡在冷清的酒店内,是不是也会染上跟他一样的失落?
这么一来,岂不像是两人分别踏上只属于一个人的旅途吗?
明明都观赏着同一片景色。

最美的风景,应该只会出现在两人牵手跋涉的旅途上吧?
狱寺隼人不由得这样想着的同时,心底缓缓升起一种想要随她一起闯荡世界的冲动。
假如,时间允许的话……

回忆暂停,归于现实。
狱寺隼人惊觉自己稍微一放松,这些陈年旧事就又来麻痹他了吗?
他确实认为跟她到某处旅行散心是从繁重工作中释放的最有效方式。可是说到底,这已经变成不可能的事情了。对,就在一个月前开始,它彻底成为了非现实。
他轻叹一口气,点燃一根香烟开始吞云吐雾。深深吸入的第一口浓烟,竟然有点苦涩之味。怔怔地望着蓝灰色的烟雾缓缓上升,缭绕的姿态带出一种扭曲的意味。

静谧片刻,狱寺隼人才回想起昨晚山本武把一包东西交给他时附注了一句话,“这是小春给你的。”
拉开抽屉从塑料袋中取出两个沉重的牛皮信封,他隔着信封摸到内容物的棱角,熟悉的触感令他大致猜出那是什么,把手掌伸进去再抽出,的确是意料之中的一叠照片。
他把香烟叼在嘴边,双手随意地翻了开头的几张,全是海滨海岛的景色。虽然狱寺隼人没到过当地,但他百分之一百肯定,这个地方叫做斐济。

因为,这是狱寺春的旅途终点站。

狱寺隼人如同阅读回忆那般仔细地浏览每一张照片,翻完开头数十张风景照后,隐匿其中的一张人物照才终于进入他的视线。
然而那看似十分珍贵的照片的内容,却让他有点不太忍心注目太久。
因为,太耀眼了。

浅蓝的底色是一波接一波的海浪,白色浪头激起的水花在炙热的骄阳下闪闪发亮。但是再耀眼的背景也比不上镜头前被放大的女人浑然天成的灿烂笑靥。
穿着性感比基尼的她的皮肤在雪白的短外套下若隐若现,一手抱着橙黄色冲浪板,另一只手则撩住被猛烈的海风吹乱的酒红色发丝,表情溢满了欣喜和期待,大概是为马上就能感受到烈日下乘风破浪的刺激而兴奋不已吧?
恐怕她绝对想不到,当时和她友善合影的海浪,其实是即将要把她无情吞噬的恶魔吧?也对啊,那么美丽的海滨之景,谁又想过它竟会送葬人类的生命呢?

夹着烟的手指往地板抖了抖,灰烬簌簌而下。
“笨——蛋——”低沉的语调随着狱寺隼人吐出的烟雾打在照片上,手指轻轻一甩,狱寺春的笑容便被他若无其事地叠到最后,继续往下观赏。

没有触景生情,没有因回想起心爱之人的点滴而感伤不已。
或许是因为之前他已经恨过、恸哭过、思考过,在跨越过所有悲痛后,一切都会变得麻木吧?非要说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大概就只有胸口的某处似乎多了一个空穴,如同宇宙黑洞,能把所有物象瞬间吞噬。

把全部照片阅览完毕,指间亦正好剩下烟蒂。
不知是否为了转眼便烧尽的香烟感到不满足,啧”了一声的他把照片完好地塞回信封。一想到今晚还得帮狱寺春把这些照片贴到相册里,再模仿她添加奇怪的图样,狱寺隼人就觉得烦燥极了。
——最后你交给我的还是只有这个吗?
狱寺春,你果然一如既往是个蠢女人啊……

直到生命的最后,她还是为了他,一个人走在孤独的旅途上,而他,却始终吝啬自己的时间,连一刻都不愿分给他,那么自私……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他好希望能带着她走遍天涯海角,历遍春夏秋冬,用两人的足迹谱写一段美丽而永恒的旅途。

狱寺隼人猜想,此时的狱寺春,大概早已在彼岸世界开展一段新旅途了吧?
那他的旅途呢?没有了,已经随她走到了终点。
他并没有踏上新旅程的念头,他认为自己只要继续停留在她为他开辟的旅途上徘徊品味即可。因为那里——那堆叠起比饭桌还要高的相簿中,还留着她的印记。

“对不起,春。我们两人一起,到哪里去吧?”他好想这样在她耳边轻声细语。




—END—



后记:

昨天说完今天果然就完成了一篇狱春,其实今天努力生了一天有点辛苦,个人觉得勉强过关吧。
剧情类似于昨天的云平,不过字数多了一倍,大家对比着看看或许是件不错的事?之后还可能会出类似的…不过绝对不会是这两对CP了

结局是悲的但我故意不把风格染黑,不知道有没有成功,或许有人会被结局Shock到吧?忽然就写到小春……不过其实仔细看还是有不少端倪的啊(没看出也就算了||||)不过请一定要注意,狱寺君并没有过多悲伤的

灵感来自ヒルクライム的《春夏秋冬》。此歌不是悲,但不知为何我一直认定它是悲的大概是先入为主吧?
由于日语听力不过关,第一次听的时候就只听懂了高潮部分,“今年春天去哪里、夏天去哪里”那几句,旋律当时第一感觉就是啊啊是一个男人在后悔忽视了女友被甩了之类的十分悲情,当然看了歌词才发现自己完全猜错了(喂!( ̄▽ ̄)"
不过也因此有了构思…错过什么的除了狱春还有更适合的CP么!!后来不知怎么就联想到干脆让我杀了小春吧(这样狗血的剧情比较好写?)

大概就这样吧
BY蜜豆 2011/3/20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