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105]  [104]  [103]  [102]  [101]  [100]  [99]  [98]  [97]  [96]  [95
+ CP:主=泽田纲吉 X 笹川京子 他=云雀恭弥 X 一平/狱寺隼人 X 三浦春
+ 题名[幸福之名]的总篇or纲京篇,主要从纲京角度去交待前两篇的背景因果等。时顺是:狱春篇→云平篇→总篇/纲京篇
+ 最好按顺序逐篇阅读否则可能看不懂。PS 死捏他要素有,敬请注意。





泽田纲吉回想意大利彭格列本部被密鲁菲奥雷家族攻陷的那天,至今已过去了大半年。

谁也不曾料到一个十年内急速壮大雄起的新兴家族,竟然会拥有摧毁历史悠久且极具声望、被誉为最强黑手党的彭格列家族的强大战斗力。而且他们既聪明又残忍,在把彭格列的核心打散后并没有半点松懈和骄躁,继续乘胜追击四处搜捕与彭格列家族有关的所有人物。
上至彭格列内部的高层人员及其家眷,下至各个分队的普通成员,甚至连与彭格列家族有生意往来的商家与组织,乃至彭格列家族辖区范围内与其仅有些许关联的一般市民,他们都一律无差别抹杀,势要把彭格列赶尽杀绝,不留半点死灰复燃的后患。

整个意大利一时烽火四起,尤其是彭格列本部所在的西西里岛,每天的新闻里必定出现各种斗殴、枪击事件的报道,岛上谣言四起,居民人心惶惶,没有一天可以安宁度日。

当时,彭格列经过内部高层人士的数次紧急商讨会议,最终采取了分散作战的应对方案。
由于密鲁菲奥雷家族成员众多而且战力不薄、手法也相对残忍,一旦被他们集中战斗力触发大规模对峙的话,彭格列的胜算便大大降低。所以为了分散他们的战斗力,也为了不波及其他无辜的一般市民,彭格列决定将以一年为期限,所有成员分散出逃到欧亚大陆各处以游击战方式行动,一步一步取得阶段性胜利后,最终集结于日本支部,重组最后反攻的战力。

然而,这个作战方案却未能如愿顺利执行。
大半年时间过去了,别说小胜利,就连保持现状也未能做到,彭格列家族一天比一天衰落,黑手党界也早已一致认定彭格列的霸主地位已经被密鲁菲奥雷所取代,彭格列的彻底灭亡也不过是迟早的问题而已。

泽田纲吉也深知这点。
眼看着身边的同伴和部下接二连三地倒下,每天传来不是某个小队全灭的噩耗,便是某个地区战况告急的消息,他不得不开始怀疑起自己夜以继日的作战到底是为守护什么而存在,凭他一个人的力量似乎根本无法逆转当前形势,带领彭格列走出战火的阴霾。
但是他并不敢深究,要是思考出答案的话他可能会失去战斗下去的动力。作为彭格列十代首领的他,是家族的支柱,是家族的中心,要是他倒下了所有人也将在劫难逃无一幸免。所以他没有停下,在延绵的战线中奔命,浴血奋战,与追捕者相互厮杀。

疲累?
这不是理所当然吗。可是他除了勉强挤出一个苦笑什么都做不了,因为那是他的使命。
即使多么亲近的人与他永别,他也不能软弱。

所以,在阳光充沛的树林里发现自己的前辈、被称为彭格列最强的、自己的云之守护者云雀恭弥以及从她五岁开始看着她成长、一直把她视为亲生妹妹般呵护的一平相互依靠着的遗体时,他也只是把拳头捏得青筋暴突——
“可恶!!没有赶上吗!!!!”
以及这么一句不甘心的呐喊。

两日前收到云雀恭弥所在的地区似乎有大规模战斗痕迹的消息,泽田纲吉简单部署过后便携同笹川京子和狱寺隼人赶去想要协助作战。没想到只差一步,到来之际四处尽是密鲁菲奥雷已经获胜的传言,不愿轻易相信的三人四散搜寻,最终却也不过是得到了事实的求证而已。

连云雀前辈也……彭格列的一切真的就要这样结束了吗?!
泽田纲吉咬着唇,早已不知道如何言语才能表达他此刻内心的悲愤。他眼睁睁地看着笹川京子惘然若失的背影,拖着软弱的双腿摇摇晃晃地步步走近在靠着树干睡梦正酣的二人,最后跌坐在他们面前,一语不发地盯着他们的脸良久似乎要从他们的表情里找出生命的迹象,可惜最终却如同失去希望一样悲痛地低下了头,双肩微微的颤抖使她看上去如此单薄。

京子她…一定很难过吧?
两周前才目送了三浦春这位至亲的闺中密友的离世,而今天却又不得不面对多年来一直当妹妹那般宠爱有加的一平的遗体,这对于拥有比任何人都要细腻纤弱的心的京子来说,想必是莫大的打击吧?
想到这里,泽田纲吉便越发讨厌起自己的无能。
明明必须要守护一切的,但此刻却连守护京子一个人的笑容他也做不到,他根本没有办法承担那样的重压。他没有幸福,也给不了任何人幸福。

泽田纲吉咬咬牙压住了自己溢出的情感,他靠近过去,蹲下来的同时伸手轻轻抚过京子的头部。他努力镇静下来为手心注入温暖,故作强大去安慰她,希望能减轻她的悲痛。
“对不起,京子。”
此时除了道歉,那个什么都做不了的他实在找不到其它可以吐出的话语。

泽田纲吉本以为笹川京子此时肯定早已哭得泪痕纵横无法言语。
可是当她转过头与他四目交接一刻,他看到的却是眼角虽带着点点湿润,嘴唇却轻翘出一条漂亮的弧线的,如春风般温暖的笑靥。
“纲君并不需要道歉啊。”
京子如是说。
但是,“我……”
“他们的死并不需要任何人负责。那是因为,纲君,你看,一平和云雀先辈看上去都那么祥和安宁,想必他们找到了幸福的归宿吧。”

泽田纲吉顺着笹川京子的声音指示的方向望去——

云雀恭弥环抱着安稳地伏在他胸前的一平的肩膀,微微低下头像是拥抱着什么叫人安心的东西静静入眠。而怀内的一平则一手搂过云雀恭弥的腰间,一手按在他的胸口之上如同捉住了心爱之物而满足地做着美梦。
明媚耀眼的金色阳光穿过茂密交错的树冠的层层遮挡与重重反射,最后投射相互拥抱的二人身上,斑斑爻爻的光点随着被暖风吹拂得沙沙作响的树梢而闪动。那仿佛是照耀他们的大自然的祝福,也是他们自身用爱所编织而成的光芒。

看上去如此幸福……

幸福?
云雀前辈和一平,他们是幸福的……?

泽田纲吉清晰地记得一年前的他们,明明近在咫尺,却拉出遥不可及的距离。
那个事件过后的一平失去了所有言语与表情,她漆黑的双瞳所映射的世界是冰冷而无色的,一切事物和情感都与她无关,包括他的怜爱在内,她都彻底漠视。
而云雀恭弥,即使是徒劳也好,他仍每天如同挽回什么那样为她奔走为她操劳。明知她不会给他任何回应与感谢,他还是给自己造出一个无法逃离的牢笼,把自己困在里面。
两个人没法为对方展露一丝笑容,幸福更是无从谈起。

而此时,为什么却又会摆出如此乐然的表情?
死亡对于你们来说,难道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吗?

“人呢,从出生开始就踏上了寻找幸福的旅途,”在泽田纲吉迷惑之际,笹川京子补充着说道,“但是,所谓的幸福,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同的东西,并不是那么容易可以找到的。有很多人往往是走到人生的尽头才摸清幸福的模样。”
“京子……也就是说,一平和云雀前辈……”
“嗯,肯定是找到了吧,在最后的最后,和小春一样……”

不知何时起,原本打算安慰她抹去她泪水的泽田纲吉,反倒被她安慰回来,稍加思考读懂了她所表达的话的含义那刻,豁然开朗。

死亡本身并不被任何人喜好。
那是因为一旦失去生命,便等于失去了寻找幸福的机会,所以人们忌讳死亡,躲避死亡。可是只要捉住了幸福的影子,人生的探索旅途也等于画上了完美的句号,于是,死亡也变得不再可怕,因为幸福就在手心。只要得到幸福,朝闻夕死又有何不满?
拥抱幸福而死,其实是最甜蜜的死亡方式。

一平、云雀恭弥、三浦春,他们毫无例外都是满足的,笑着走到了最后。
没有悲痛与不舍。也不怪责任何人。
那不过是他们的选择。
幸福地死去。

“看着一平她们,总觉得说不定我也已经找到所谓的幸福。”
笹川京子拉起外套衣袖擦了擦泛红的眼角上多余的水气,然后双手捉起泽田纲吉搁在膝盖上的手,笑意越发加深,仿佛在向他提示着什么。

泽田纲吉感到被握住的手在微微发烫。
体温在贴合的皮肤上相互流动,带着对方的情感与愿望,传递着、呼唤着。
她说不定是照耀着他的永不落的太阳,一个眼神、一次触摸,都能给他注入莫大的勇气和力量。只要她朝他绽放一个纯真的微笑,他便觉得世界上没有人可以与他匹敌。

笹川京子对于泽田纲吉来说就是这么一个存在。

“我的幸福…”泽田纲吉翻过手背反握住笹川京子的手,按住她头部的手心则轻轻摩挲了几下,同时笑了笑回答,“说不定,和京子的幸福很相似呢。”

泽田纲吉也拥有着名为幸福的东西。
所以他可以继续战斗,在她的身边一直战斗到底,执行作为首领被赋予的使命。
就算在这场战斗中死亡已经烙进了他的命运,正准备迎接他的到来,那又何妨?对于握住了幸福的他来说,死亡一点都不可怕。

只要有她在,明天他肯定也能维持真正自我,去迎接残酷的现实。
好,出发吧。



泽田纲吉与笹川京子的幸福是一致的,他们相互扶持,用自己的存在去维持对方不至于迷失方向,相互成为对方的支柱和力量之源,让对方能勇往直前。
云雀恭弥的幸福,是竭尽生命去守护心爱之人到永远。一平的幸福,则是简简单单的,能留在云雀恭弥的身边。
而三浦春的幸福,正如她本人所说,是默默无闻地当狱寺隼人背后的女人支持他追寻他的梦想。
那狱寺隼人呢?

他并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在失去三浦春的那天,他觉得自己的人生里再也没有任何幸福可言。
就连跟随着尊敬的十代首领四处战斗,代替泽田纲吉保护着笹川京子的安全也好,从前总是注满全身的热情与干劲,都幻变成了机械式的任务那般。

幸福?那是什么,不过是蠢女人自以为是的解释而已。明明要死了却一脸幸福,这到底算什么?!连生命连呼吸都没有了还能谈幸福?别开玩笑了!!

狱寺隼人如此纠结着。
直到今天,直到方才,直到再次看到逝去的同伴们竟然也带着与三浦春一样幸福的表情,直到读懂笹川京子所定义的幸福,直到十代首领泽田纲吉长久以来疲倦得不堪入目的脸上露出阳光般的笑容……
内心似乎一下子产生了某种他不知道怎样形容的解放感。

所谓的幸福,似乎并不仅是蠢女人为了安抚他而胡乱编造的谎言。
果真如此的话,难道他的幸福,正如三浦春所提示他的——

作为左右手,用生命去守护十代首领以及首领夫人,守护彭格列家族。

的确,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生存信条。从十年前与泽田纲吉相遇开始,他就立誓为了十代首领,为了彭格列家族他可以贡献出自己的所有包括生命。直到现在这份守护到底的心情也没有丝毫动摇。如果是为此而死,说不定真的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到那时候,他真的能笑着合上双眼,如三浦春、一平、云雀恭弥他们一样?

这个答案,狱寺隼人将在日后旅程中继续找寻。

那个名为幸福的东西。


—总篇 END—


后记:

[幸福之名]一共三篇全部结束了,不会有后续ww(因为其他人不知道怎么写)
这篇主要是用来交待了一下另外两篇的背景以及前因后果等,因为前两篇死人多了这回只好让纲京登场来画个句号了。于是也可以把它看成纲京篇。
不知道大家觉得如何?用死来诠释幸福是什么。而且放在生日里做贺文我确实太坏了。嘛,好吧其实我笔下的各位都是幸福地死去的所以没关系(喂!)
要是有虐到大家就好了虽然我自身不太虐(写的时候故意弄得描述得很温暖的模样)而且我本来就不太擅长写虐的所以看到有人被虐我会有点沾沾自喜的。

于是来发表一下我对云平篇的解释。
从总篇来看毫无疑问云雀是死了。重点是,死的时点在哪里?
我个人有2种解释:
1 一平并没有恢复也没有跟他对话,后半段全是虚构的那不过是幻觉是梦,云雀在说了对不起的那句话后其实已经孤独地死去。
2 一平的确在云雀献出生命保护她的最后奇迹般地回复了心智,云雀在死去前的确与她对话了听到她说幸福了然后满足地死去。
前后的写法有所变化也就是展现此段的梦幻性(可惜好像没有表现得很好),2个解释都可用,大家认为喜欢那个解释就请自取吧。W
当然还有一点是,一平最后也是追随着云雀死了。至于死因请自行想象,因为我完全没想过(喂-口-!!!)

关于狱寺:没有给你一个好的结局抱歉了呢。
此外,虽说敌对家族用了密鲁菲奥雷的名字,但此密鲁菲奥雷绝非原著的密鲁菲奥雷,我图个方便随便用上而已。
话说看起来最得到幸福的貌似只有纲京了ww
以上。
蜜豆2012/05/06


PS 下一次的更新大概会是蓝波生贺w 好久写过的云平蓝!内容已经想好了其实是主蓝波与云雀的,敬请期待w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