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90]  [89]  [88]  [87]  [86]  [85]  [84]  [83]  [82]  [81]  [8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舌头纠缠难分,气息被强行侵入的热源掠夺干净,喉咙如同灼烧一样难受,或许再迟个五六秒她便会因窒息而昏迷过去,但意识即将被快感淹没之际,他总能及时松开双唇吸吮的力度,令新鲜的空气重新唤回她的灵魂,让她涨红的脸添上一份可爱的透白。
但这不代表他要停止已经燃烧起来的欲望。
触感从她的嘴角滑出沿着下颚美丽的弧度游走,开始在暴露的每一寸肌肤上肆虐开去,根本不给她的心有冷静的机会。
她仰着头朝着墨蓝的夜空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胸脯随之大幅度起伏,这无疑是在给身体与之紧贴着的他更大的诱惑。他单凭一只手臂围住她的纤腰,另一只手掌压住她的后脑,她整个人便是像脱力的玩偶被制服跪坐在他的怀中,任他摆布。

拍手[1回]


“云雀…先生……”少女求饶般沙哑地在他耳边轻声叫着,他毫不在乎继续进攻她脖子和肩膀,浑然不知自己柔软的黑色短碎搔痒了她的鼻尖。
直到感觉搂紧的她呼吸渐趋平稳,他才又一次把唇齿往上移动,在她脸上斜划出一道湿润的轨迹后,停在耳垂开始啃咬起来。
作为敏感区的耳朵敌不过他的温度和气息,惹得她禁不住轻呼一声,瞬间镇住了他的动作。他在她视线范围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浅笑后,又重新把战线恢复到她脸上温热且浓醇的小洞穴。
好不容易才缓过来的呼吸再次被打乱,她伸手敲了敲也推了推他的肩膀,不用思考也知是绝对的不动如山。她能做到的只能是调整心情接受他的霸道了。

其实不早就习惯了吗?闭着眼的一平蹙起眉头想着。但是此时似乎并非亲热的时间吧,他们可是踏在逃亡之旅的途中,密鲁菲奥雷的人不知何时会跟上或者偷袭他们。
转头一想,那些人的功夫与云雀先生根本无法同一而语,想必云雀先生是完全不上心吧?所以才在休息的片刻百无聊赖地调戏起她来。
一平想,她和云雀先生绝对是分散逃出的家族成员中最轻松的一队。
局势如此不乐观的情况下他们仍维持着日常这点叫一平舒心,反正再激烈的相拥也只会止步于热吻,因为她深知云雀先生不喜欢在这种乱七八糟的荒郊做那档子事,最多不过是明天她的胸口至脖子部分会遍布他的种下的印记而已。

一分钟左右时间,她再次陷入由于供氧不足而导致头脑发胀的危机。她捧着他的脸摩挲着提示他,仿佛合二为一的唇瓣才依依不舍地分开。她凝视他波澜不惊的脸觉得有点滑稽,每次如此火辣辣的亲热他的表情总能保持冷静或者鬼魅的笑,除了拥着他的体温去感受至诚的内心的她外,还有谁能明白他的想法呢?
稍一分神,激战又继续推进,她压着喉咙喘气,他不停舔着、吸吮着她的细嫩雪白的皮肤,两人忙得不亦乐乎,享受着对方的柔情。

“这个时候打扰真的万分抱歉!”不远处的草堆侧蓦地冒出一个高大的身影,一下子打断了云雀和一平的热火朝天。
一平低声念了一句“是草壁先生”,红着脸迅速扯了扯滑落出肩膀的衣服,云雀亦稍微正了正身挽出一平的衣襟。草壁哲矢转眼已经端坐下来,神色略显慌乱却又卖力掩饰着,依旧保持恭敬的态度报告道,“恭先生,三点钟方向、一公里半外发现密鲁菲奥雷的人。”
霎时间的消息让万万没想到敌军行动如此迅速一平瞪圆了眼睛,也有点心慌起来,抱住她肩膀的云雀恭弥却冷静如一,“人数?”
“大约三、四十人。”草壁坚定地回答。

然而云雀恭弥眉头轻挑一下后并未作出任何回应,视线反而马上回到怀中侧着头的少女羞红得可爱的耳根,猛然一个低头又是一番乱舔乱咬,吓得一平猛然转过头,却才发现这不过是让薄唇代替耳朵送入虎口罢了。
一平不知道云雀在考虑什么、甚至有否考虑,唯独屡屡传来草壁先生的哑然。她捉住稍纵即逝的机会用力分开犹如粘合在一起的唇,急忙说着,“云雀先生,紧急……”
可是他岂容她的拒绝,一下子又加大了手臂和手腕的力度把她愈发抱紧,仿佛就要揉进他体内。他冷酷的无视表示着他对被打扰的厌恶程度到底有多深,无论是一平、草壁还是无关的密鲁菲奥雷,谁都不准逾越这雷池半步。

“有敌人啊,云雀先生,敌人……”一平尽量压着因为刺激而变得尖细的声音努力说着,可是眼前人就是熟视无睹,像个顽劣的孩子在她身上烙着深红色的印记。
“对,恭先生,一平小姐说得对,先解决敌人为上。”草壁看准一平制造的机会插口劝说。可云雀恭弥不仅充耳不闻,还故意加大了力度也加快了速度,越发疯狂般地肆虐,激起了一平蔓延在身体每个角落的潮涌,欲望的膨胀让她忍不住发出一阵阵暧昧的娇喘。
“云、云雀先生……别这样……敌、敌人……很危险……”当着别人的面激烈的亲热令一平难堪极了,她的身体渴望他继续爱抚的同时,理智又乞求着他快点遏止下来击退袭来的敌人,“…云雀先生!”
“云雀先生,请先摆脱敌人为好!”草壁微微侧着脸不敢目视香肩裸露的一平,他也明白要是他敢放肆窥看一眼,他那占有欲特强的上司绝不会轻饶他的。

一平和草壁你一言我一句的苦口婆心绝不可能成功劝谕唯我独尊的云雀恭弥,他之所以最终停下对一平激烈的肌肤之亲,纯粹是因为他厌恶了他们像仲夏蚊子一样令人烦躁不已的话语而已。
“吵死了呢,你们,今天的话似乎特别多。”锐利的眼神配合凌厉的语气在瞬间凝固了一平与草壁的血液,一想到自己可能激怒了云雀,他们的四肢便马上冰冷僵硬起来,就连话语也挤在喉咙没敢继续吐在唇边。
“云雀…先生……”
“恭先生……?”
“只要把他们全部咬杀掉就可以了吧?”放开力度的云雀悠然站起,手臂一甩把披在背上的西服外套转移到一平的肩上,双手不知何时已经握上银光烁眼的浮萍拐,“两分钟,回来还要继续呢,一平。”

话刚落音的瞬间一平肯定她是瞥到了云雀恭弥嘴边扯上的一抹充满不屑和杀意的冷笑,那是他有把握彻底除掉异物时才会显露的自信表情。
他说到做到,看来是相当生气了。
说到底作为杂鱼也敢打扰云雀恭弥大人的兴致?被咬杀得死无全尸也不足为怪吧。所以说,请勿打扰云雀恭弥大人与一平小姐的亲热喔,否则后果自负。





—END—



后记:

背景是彭格列败给了密鲁菲奥雷后,十代首领大人吩咐守护者们分别撤离意大利把战线转移到日本,于是这是撤离过程中…
感觉我是纯粹为了写kiss而写下的,这篇我自己看着都像练笔……好吧我承认我写得很快,灵感一到,三小时的产物。
以后有很大机会会发展成一个系列,其他CP会陆续写的(大概),喜欢的请期待X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