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83]  [82]  [81]  [80]  [79]  [78]  [77]  [76]  [75]  [74]  [73
“已经很晚了,今天你该休息了。”
压着语气的泽田先生站在办公桌的另一端,枕着静默的气氛提醒你。

没有回答。
早已了然于胸吧?泽田先生其实很想用命令式的句号来打断你的工作,他接续的一声叹息令我不禁这样猜想,毕竟你这样一言不发、夜以继日地坐在这里已经许久许久了。出于首领身份也好朋友身份也好,他很担心你。

“我先走了。请你记得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泽田先生双眼轻闭转身离开,皮鞋干净利落的脚步声漫出昏暗而安静的办公室,留下低沉久远的回荡。
我看到门缝处草壁先生为泽田先生开闭木门的那刻神情依旧沉重,很明显也在诉说着他的担忧。

然后,室内就只剩下你孤单一人。
不,应该说还有我,正端坐在沙发上怔怔地对着你发愣,似乎已经这样过了一周时间。

时间仿佛停止,空气仿佛沉淀,声音也仿佛凝固。
只有米黄色的墙壁上挂钟嘀嗒嘀嗒跳动不止。
白天从办公桌两侧窗台洒进阳光姑且能让室内显得稍添生机,一到夜晚天色黯淡下来,这里就如同坠入了无生气的地狱一样静谧孤清。

呐,你不累吗?
在我半阖着眼皮的这段漫长的时间,你一直都在埋头工作,黑手党的任务根本没那么多吧?你看,连一向最为忙碌常常工作到深夜的泽田先生也终于下班的此刻,你还坐在那里。
难道你今晚也打算对着那堆文件通宵达旦?

你不知道,你原本锐利如隼的凤眼中那璀璨的光点已经换成无神的漆黑。
你不知道,你健硕的身躯因为进食不足连宽阔有力的双肩也变得单薄。
你不知道,你皮肤的每一下呼吸都似乎是充满倦意的喘息。

这样下去,你会垮掉的。

“呐,云雀先生,差不多该休息了。”
踱着猫咪般敏捷无声的脚步来到你的侧边,我轻声叫唤。

还是没有回答。
你保持着对任何人的善意提示都采取不理会的态度,连一下抬头望我、或搁下不断在单行纸上书写的钢笔也不愿意,只是继续低着眼皮,就如同根本没听到我的话语一样。

即使是一个厌恶的眼神,或一个不耐烦地表情,我也想要从你那里接收你响应的信息。
但是,你已经不会再跟从前一样地凝视我了。
我们之间的空气没有沉重也没有怨恨,反而稀薄得叫人窒息。耳边隆隆而响的,还是一片死寂。
我抿了抿唇,说不出不甘,说不出疼痛。

半夜的街头宁静得有点可怕。
站在窗台前漫无目的地放眼望去,大片民居黑森森的如同身处荒芜人烟寒气渗透的夜间树林。眼珠沿着黑色轨迹游走,蓦地上涌心头的恐惧感迫切要我寻找灯光。
远方地平线上,总有光明吧?从楼与楼之间透射过来的,喧闹的商业大街若隐若现的溢光流彩让我心安的同时,也带来更多的落寞。

视线越过所有,停留在满天星斗的无垠苍穹。
此刻的天空是无云澄清的墨蓝色,点缀着数千的微弱光斑,倒映进眼底的每一颗、每一颗,都如同铭刻在内心深处的碎片。
我顺着闪烁的星点探寻着,脑海开始在每一颗星上停顿,然后把过去与你一起日复一日看似终将天长地久的回忆套入。耀眼的那颗是我们彼此相拥相爱的温馨片影,暗淡的那颗则大是我们因过于在意彼此而造成的小吵闹或误解。

“云雀先生……”这样把回忆寄托于银星的我,忽然不由自主地念了你的名字,闭上瞳孔。

那刻,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你的微笑,就是打开我心扉的钥匙。
但是,我已经见不到你了,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一想到无法留在你身边,天空的乃至世界的光亮,都顿然失去了温度。

“一平……”耳际倏然扬起的熟悉的叫唤,温柔如一。

双眼睁圆的我诧异地转头仰望。
你就站在我身边,跟我并排着凝视同一片夜空。
你如同在我绝望的那刻告诉我你就在这里,卷起这种想法的我马上又被自己的理智打断。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因为,我已经把当初的约定全部打碎了。

我镇静地把脸转回来怔怔地凝视前方。
明明是两人肩并肩站在冰冷的玻璃前,却只有你一个人的身体被映在透明的镜面上。
此刻,鼻子的酸楚已经冲击得眼泪溢出眼眶,带着内心的疼痛,宣告缺堤。

“对不起。云雀先生。对不起。一平……”

已经不在了。
对,我死了。在一周前,在一场意外中。

在记住了离去前那刻你凝望我的那阵悲伤后,我应该死了——这样也是一个完好的结局吧,意识消逝后便可忘记所有负担——那瞬间我的脑海掠过这样的想法。
但是,我的灵魂却出乎意料地存活了下来。
在我闭眼滑出眼角的泪水划开一行痕迹的时候,我也从失去生命的肉体上脱离,从此默默地跟在你的背后。
接着,我看到了,你行尸走肉一样的生活。
我的心很痛很痛。
这难道是对我破坏了要一辈子留在你身边的约定、在临走前自私想要得到释放的、想要把你留下来独自享受孤独的惩罚吗?

泪眼中你的倒影看似是快要碎裂的水面荡漾的波纹,一圈一圈地散开。
从前的你看到我这样孩子气的模样,总会二话不说就伸出轻柔而温暖的双手擦拭我的脸颊,抑或蜻蜓点水般亲吻我的眼角,想要止住你最讨厌的我的泪水。
而现在什么的没有了,没有温柔的手,也没有温热的吻,我只能自己抬起手背狠狠地抹过失却感觉的苍白的脸。

我们是不同时空的两个人。
我看到你却触摸不到你,也不能跟任何人交流,只懂安静地躲在无人的角落。
你看不到我却能与所有人接触,然而你却讨厌与任何劝谕你的人说话。
因为我们都在思念着对方。
此刻的我真的好想要穿越时空来到你的身边,与你相见,紧紧相拥,听着你在我耳边的呢喃,感受你的体温。

疲倦的你没有言语,只是仰望着围绕银河分布闪烁的星点。
——是不是你能够从每一颗星上找到方才我逐一刻上的回忆与思念?

我情不自禁又轻声地念了念你的名字。
然后把身体依附过去,手臂挂上你的单肩,把脸伏下,埋在你的胸前。
没有力度的拥抱自然不会引起你的注意,同样我也感受不到你的温度,也听不见你的心跳,自己抱着的不再是从前那个近在眼前的你。

是不是,我应该往远方许愿,朝远方呐喊,祈求我们能彼此记住,让羁绊永不消逝?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我希望我也能跨越到宇宙的时空,化成月亮阴晴圆缺的旋律,或散落大地的星之碎屑,直接敲入你的心房。

因为我真的很想触摸你,云雀先生。
即使我们相隔着亿万光年的时空,在彼岸的我,还是很爱你。




—END—



后记:
这是昨晚听着听着miss you忽然灵光一闪的成果,感觉很类似于听后感的说vv
Miss这个词其实意义很深远啊,可以是思念、错过、失去等等…
我还没写过云平分离的场景所以就顺手拿来开一下刀,其实很想弄得悲一点的,但字数问题真的很难做到。所以就这样了。(小声:其实我自己完全不觉得悲OAO)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