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172]  [171]  [170]  [166]  [165]  [169]  [168]  [167]  [164]  [163]  [159
14
 
死寂。仿佛连空气也停止了流动。一片漆黑,唯独自己的身影被照亮。
迎面来势汹汹飞扑而来的是手持各种凶器的弱小动物。杀意漫溢,口中凿凿有词誓要把自己碎尸万段方休。不过,怎样看他们都不过是因为弱小而群聚起来企图以数量取胜的蝼蚁而已。浮萍拐稍加几回舞动,甚至连运动过后呼吸都尚未变得急促,重重包围的敌人便已被咬杀干净。一切归于静谧。
然而,不过三秒。当双臂用力一挥甩掉沾上浮萍拐的鲜血的瞬间,暗黑之中又蓦地响起一阵空灵透彻的哭啼声——那是脆铃般的婴儿特有的放肆的泣声。
猛然回头——
在离自己不过五米的距离上,是湿答答的一片暗红。伏倒其中的少女蹙着眉头,神情写满了痛苦,额头渗出的汗珠大颗大颗地滑落,被沾湿了的黑色发丝搭在脸颊上,双唇微微张开似乎想要说什么,喉咙却发不出半个音符,往前伸来的手十指张开,颤抖着,正虚弱地求救。而在她身边与她同样躺在血泊中的,是只有巴掌大小的全身赤裸的小婴儿。婴儿的脸无法看清,惟有响彻耳边的哭啼声无限放大,凄厉得心寒。
下意识要跑过去,却在正要迈开脚步时发现竟无法动弹。心想着必定是双腿被身后苟延残存的杂鱼挽住,然而回头之际才觉察背后除了尸横遍野以外根本没有任何能挡人去路的生物。纯粹的,就是双腿不明所以地被什么束缚着,僵在原地。
……
……
时间就在拼命的抵抗与挣扎中流逝。无论如何奋力却始终伫立不动,无法前进半步。
就那样,眼睁睁地望着她,和他…
直至婴儿的哭啼渐进沙哑、哽咽、喘息,到最后断气了一般止住;
直至笼罩在她眉心的黑团越发浓重,眼皮亦随之慢慢垂下,最后在求救的伸手无力瘫软的同时,闭上了眼……
 
一平————!!!
屡屡如此,正当他要高喊她名字之际,眼前之景便会忽然刷白,消失在刺眼的光亮之中。
然后,他便睁眼醒来。


云雀恭弥早已数不清这个梦到底侵蚀过他的睡眠多少次,好像是从她出事的那个晚上起,只要一瞌眼,脑海便开始上演这个强悍得能杀尽千军万马的自己唯独对她无能为力的场景。
每次醒来都是疲惫万分,他抬高手臂停放到额前,轻轻地吁了口气。
 
不过,这个梦,今次大概是最后了吧?
毕竟昨晚,趁着夜深人静,他已经在不见人烟的荒芜之地被他视作为一切罪魁——凡泰迪勒家族的相关人员彻底抹杀。当然,是在一平毫不知情的状态下。通宵达旦的杀戮结束后,他匆匆赶回云守府,一头栽进浴室便是长达两小时的洗涤。直到身上的血腥与戾气被清澈的温水全数卸下,他才敢前往迎接出院的她。
 
回到家中的一平本想要收拾宝宝的东西,却似乎对云雀恭弥的哈欠连连有所顾虑。当她眉头一皱神色凝重地盯住他的脸看时,云雀恭弥还担忧过她该不会又洞察到他昨晚打破约定欺瞒过她去寻仇,结果她最后只是略带腼腆地笑了笑说了句,“云雀先生累了吗?所以我说不用每天都在医院陪我嘛。现在去睡个午觉吧,晚饭的时候我去叫你。”
 
云雀恭弥依稀记得从前有好几次,她也是这样死死盯紧工作过度满脸疲倦的他看了几秒后提醒自己该休息了,不过,与其说是提醒,不如说是命令好了。因为即使他拒绝,她也会想尽办法“强行”请他放下工作的。每每他只好“恭敬不如从命”。最后在醒来之时,总会有丰盛的营养满分的美味大餐。
 
今天,也同样吧?
云雀恭弥从门隙间探见外头天色已暗,夕阳的橙红与夜晚的深蓝争相斗艳互不相让,把无际的苍穹染成魅力的紫色。
差不多该起来了。
跟往常一样。
一切已经恢复。
已经,不会再有恶梦上演了。
 
 
 
 
*****
 
 
云雀恭弥和一平小心翼翼地把一件接一件的物品放入装饰得精致可爱的玩具箱中。
 
木村诊所发放的资料夹、怀孕的相关书籍、病历、母婴手册、黑白的胎儿照片、六道骸和库洛姆送的婴儿服、蓝波送的母子手镯、还有其他彭格列成员在舞会上硬塞给她的各种婴儿用品,玩具,布娃娃等……
转眼便塞满了整个玩具箱。
才孕育了不过几个月的小生命,居然已经拥有那么多的私人物品,被那么多人疼爱着、期待着、祝福着。
可惜他没有机会触摸,没有机会给每位爱他的人道谢。
 
收拾完毕在最后合上盖子前,一平似乎略带不舍,茫然地凝视着玩具箱良久,然后忽然双手合十抬高到鼻尖前,低下头闭上了眼,就像在虔诚祷告的信徒。
云雀恭弥想她大概是在跟孩子做最后的道别。
 
她在想些什么?她会对孩子说些什么?他迫切地想要知道,却又难以启齿。
毕竟有些事情,有些秘密,永远是连再亲近的人都不可触碰、不可理解的。
就像他也一样,他永远不会告诉她他有多憎恨泰迪勒家族的人,憎恨得杀了他们也难以平复。
 
心底最真正的感受,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云雀恭弥静静地稍看过她,又转头怔怔地望着孩子的玩具箱。
然后,自然而然双手就模仿起一平的动作,合十到胸前。
但是,他不知道该对死去的孩子说什么才好。
 
对…不起……吧?
云雀恭弥只想到了这句。
他是个不合格的父亲,连让孩子看一眼这个世界如此简单的事也做不到。除了道歉,他实在找不到其他适合的话语了。
 
回过神来,只见一平已经结束了祈祷正笑咪咪地看着他,那没有悲伤的真正的笑容,犹如是对他的温柔的感谢。
 
“那……”一平端起盖子,唇边轻声喃喃一句再见的同时慢慢合上,然后把封好的玩具箱推至一侧,朝一直守在障子外走廊的草壁哲矢说,“拜托你了,草壁先生。”
 
虽说尚未出生,但宝宝姑且也算是家里一员,一平无论如何都无法丢弃属于宝宝的东西但又怕触景生情,于是和云雀恭弥商量过后决定交由草壁哲矢把玩具箱藏在云守府的某个隐蔽的角落。如此一来他们二人寻找不到,但宝宝确实仍在这个充满温暖的家里。
 
“是。请交给我。”草壁哲矢庄重地接过玩具箱,如同捧着珍宝一样双手怀抱在胸前离开了房间。
 
一平侧着头,视线追停在草壁哲矢消失的门外,久久不作声。
眼神里没有惘然若失,或许,只是还有那么点不舍而已。
 
“一平。我有话要跟你说。”
被他淡然叫唤了名字的她缓过神来,唇边发出“嗯?”的一声疑问的同时转过头去,非常意外地发现云雀恭弥不知何时端正好姿态笔直庄严地坐在她面前。
“嗯?怎么了?忽然那么严肃的样子?”她不解地笑着,也调整起自己的坐姿,双手安置在双膝上听候他的发话。
“……有东西要给你。”他边说着边从浴衣宽大的袖口中摸出什么,“之前因为你身体一直不好,所以打算等那家伙出生以后才准备的。”
 
……诶?
一平呆若木鸡地看着云雀恭弥把一个小小的粉红色的绒盒推到他们中间。即使还没有看到里面装载了什么,也十有八九明白他要说的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她控制不住莫大的惊讶而瞪圆了双眼,两手手指惴惴不安地扣在一起。
 
“结婚戒指。”
她当然知道。
“那家伙…虽然已经不在了,但你是他母亲的事实不会改变。而我,是他爸爸。所以……我们结婚吧。”
 
结婚。
这个光是发音就倍感甜蜜的名词不知曾在一平的小脑袋里浮现过多少次。坠入爱河的女性无一不憧憬和向往,住在云守府的一平亦然。尤其是眼看着京子姐和小春姐都相继和深爱之人步入婚姻殿堂,自己固然羡慕不已,但自己年纪尚小,更何况恋人是云雀先生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然后,无意中怀上了孩子便渐渐觉得无所谓了,毕竟孩子就是他们的羁绊,他们早已不需要婚姻去证明。可是孩子最终也没能降临到这个世界上,这几天来她满脑子都是原本住在肚子里的小家伙的事结婚什么的早已忘记得一干二净,至少,在不久的未来待她彻底从阴霾走出,她才又会傻乎乎地沾染上这般女性情怀吧。
所以,早已被自己抛诸脑后的事情忽然被他提起,着实让一平受宠若惊。
 
她不知道,原来她的云雀先生一直都有考虑,一直都有他的打算。
而且,求婚的那些理由那些因为所以,好像都由于紧张而有点乱套了呢。
 
“手…给我。”云雀恭弥把手心摊在她面前。
一平战战兢兢地、犹犹豫豫地抬起了手,然而未等她慢悠悠地把他搁到他手心,他便以一手伸前一把捉住她的手,另一只手则利索地拿起绒盒打开,取出戒指套入她的无名指。
 
左手缓缓收回,一平第一次如此认真地观察自己的手背。
无名指上的光环,璀璨夺目,闪亮地几乎让她无法直视。、
很漂亮…
而且,大小刚刚好…她那小孩子般纤细的手指,估计得特别订制才能这么合适吧?但是,她不记得他曾经度量过她手指的粗细。这么说来是光靠目测吗?怎么可能…那得需要多仔细的观察啊。
 
但是,说不定这就是事实。
因为对于她的事,他一直都很认真,很用心。
 
想到这里,原本停留在无名指上的呆滞的目光开始变得柔和。
嘴角牵动起一条漂亮的弧线。
“谢谢……”
右手手心包裹住握拳的左手一并移动到炙热的胸口,她低下头紧紧眯起眼仿佛抱住了什么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的宝物一样。
“谢谢……谢谢你……云雀先生……”眼角几乎都要被挤出激动的泪水,她只好连忙抬头睁开眼好让自己别在这要紧的关头傻瓜般地哭出来,“……谢谢你,谢谢……”
 
或许是对她的应答感到满意,又疑惑是因为她被自己复杂的情绪撇得脸蛋通红的模样过于滑稽,云雀恭弥笑了。
原本修长的凤眼眯得更细,一平想说那真的很好看很好看。
恐怕要她看一辈子也不会生厌。
 
云雀恭弥两手分别放在盘着腿的双膝上,绷直的腰板前倾而下,朝一平行起了日本人传统的鞠躬礼,“那,今后请你多多关照。”
“诶?!”一平又是一惊,连忙把手平放到并拢的双膝上,深深地弯下腰,“我、我才是,今后还请你多多关照!!”
 
真的,会有一个新的开始吧?
今后,便是以夫妇的身份一起走下去了。
明明想起宝宝的时候心头仍然隐隐作痛,但是,却又掩盖不住充斥的幸福感。
 
到底是甜,或是苦?
谁又能说清?
—END—

拍手[1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