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此处是蜜豆堆放吐糟日记和无责任感想的私人自留地(看家教同人的欢迎到lofter分站喔~http://mitsumame.lofter.com/)
[209]  [206]  [205]  [204]  [202]  [201]  [200]  [199]  [18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一篇NORN9的同人!NORN9能写同人的空间并不大,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题材!
LE的千里月影里,晓七的互动很多但主线是千春所以晓七的发展就由我来脑补完了!!
尝试了一下第一人称的日记风~
其实NORN9里的人物想法相当复杂描写比较困难,所以这里只是用我的角度去诠释了我心里的七海而已。和每个人心里七海都有所区别。
NORN9真的超喜欢的,我真的还可以再战10年!问题是下一次同人不知是何时了(滚

于是正文↓

————————————————————————

1919年×月×日 晴
  
  外面阳光明媚,我的内心却覆盖了雾霾。
  巧合得仿佛早有预谋,Norn的降落地点距离那个村庄并不远。晓人轻描淡写地说三日假期都不打算外出,我心知肚明并没多问,或者该说,是我自己也不愿提及。
  然而才第一天我们就不得不面对。隔着被窝晓人说了他强行阻止市之濑さん前往村庄的事,声音充满了沮丧。我默默地把手伸入布团,他轻轻握过我的手,说七海你什么都不用做,在我身边就够了。可是,他却没有让我看他的表情,或许是他根本不想看到我的脸。十指紧扣的手心虽然温暖,我的身体却感到阵阵寒意。
  我觉得我必须做些什么。尤其是小春さん来访的时候,并非当事人的她为了市之濑さん尚且如此卖力,作为罪魁祸首的我又怎么能坐视不理?所以,我故作平静地把晓人从被窝敲起,半强制他和小春さん对话。
  不过,效果甚微。
  我…真的太差劲了,说啊,说你也要跟着去啊……
  小春さん走后,晓人这样喃喃地责备自己,那一刻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的话,我好怕一开口会让晓人想起过去我对他犯下的错,所以我选择了沉默,如履薄冰般走近他,把脸埋在他胸前。
  幸好,晓人虽然一言不发,却仍愿意收起双臂紧紧地拥抱着我。
  我暗自松了口气。
  但雾霾依旧没有消退,甚至凝聚起水气,不知不觉间湿润了眼角。我狠狠地咬着唇,把不安的泪水吞了下来。



1919年×月×日 晴
  
  今日和晓人再次去了那个村庄。
  尽管时隔多年,在那里发生的种种却依然历历在目。当时,小小的晓人恨不得要把我杀死的眼神和责备的骂语如走马灯一样在我脑海回放。我再次意识到自己的幸运,现在的晓人紧紧地牵着我的手,贴近的手心传来的温度,对我来说是莫大的救赎。
  晓人原谅了我,却不原谅自己。
  就连村庄的人恶毒的满嘴谎言也不愿拆穿,明明事实不是那样,无论市之濑さん怎样质问他都避而不答。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兄弟之间的误会愈发加深,两人脸上都写满了受伤却无从释放,我便再也无法置身事外,把一直当成禁忌那般埋藏心底的能力的事情脱口而出。
  是我把市之濑さん的记忆消除,是我让你们兄弟分离,是我犯下的罪行造成了今日的局面。
  我叫你闭嘴!
  晓人这样充满怒意地咆哮,生硬地截断了我的解释。
  明明就差一点点,就一点点而已,便能把真实说出,但我却因为害怕而噤了声。即使被讨厌也罢,无论如何都必须把事实说出来的勇气,我并没有。如果晓人因此厌倦了我而离开,我一定无法活下去,我不想恢复到重遇晓人前那种行尸走肉般的生活。
  战胜了愧疚的恐惧堵住了我的嘴。
  兄弟难得的对话就此中止在浓重的火药味中。
  回到房间的晓人一言不发,我只敢坐在离他稍远的位置上一声不吭。直至夜幕降临,没有亮灯的房间被昏黑所包围,氛围逐渐沉寂,晓人才缓缓开口说了一句,抱歉,刚才声音太大。
  我摇摇头回答没关系,话刚落音却不知道这是哪来的没关系?如果真的不要紧,为什么心底的涟漪会顿时掀起白浪直往上涌?
  在翻滚的情绪几乎缺堤前,我借口离开了叫人窒息的狭小空间。柔和的夜风轻拂脸庞十分舒爽,我漫无目的地在船内游荡。回过神来,竟然站在了小春さん的房门前。
  我问小春さん我应该怎么办,小春さん蹙起眉头无法回应,只管用着她瘦小的双臂抱紧了我。
  一定没问题……这样说着的小春さん的声音如春风般温暖,惹得我眼泪开始簌簌落下。
  我今晚就这样留在了小春さん的房间,写下了这篇日记。小春さん简单却踏实的安慰,让我下起小雨的灰暗的世界里稍微透入一缕曙光。
  我是否能期待,明天会迎来不一样的结局,让我的内心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下起皑皑白雪?



1919年×月×日 晴
  
  敲响晓人房门时,还多少有一丝顾虑。但晓人在开门的瞬间便把我拉入怀内紧紧抱住,仿佛绷紧的力气一下子放松开来那般背靠到门边的墙壁上。
  千里的事我已经够烦了你就别再给我添乱了好吗?
  我内心一声咯噔,以为昨晚一直生闷气的他要开始责备我了,我连忙抬头想要解释,他却顺势双手捧住我的脸颊,手指轻轻抚过我的眼角。
  昨晚去你房间你不在, 你都跑哪里去了?该不会是…在生气?眼睛都肿了……晓人的声音轻柔得犹如絮絮耳语。
  生气?
  如果是生气,也应该是对明明是罪魁祸首却什么也解决不了的无用的自己生的气。
  我摇了摇头,回答只是去了小春さん的房间,晓人才松一口气。
  然后我提及早上和小春さん约好四人一起外出的事,晓人再次摆出一副愁容满脸,不论我说了多少理由他都以拒绝回应。直到房门被敲响,门外蓦地传来市之濑さん敦促我们出发的声音,晓人仿佛受到巨大惊吓那般连滚带爬地往房间二楼跑去。
  我想,光凭自己不够灵活的嘴舌是无法说动晓人的了,于是我决定寻求外界援助。这艘船里,还有一人,长久以来一直默默地关注着他们兄弟二人,他一定很乐意帮忙的。



1919年×月×日 晴
   
  昨晚因为忙这忙那日记没有写完整,所以今天会先补完昨天的事情。
  我很感谢结贺さん的帮忙,如果没有他比灵敏的头脑以及优秀的能力,根本没法把晓人顺利带到市之濑さん面前,也就不可能成就现在兄弟二人消除误解和好重圆的美满结局。
  但万万没想到,「世界」的人竟然会对我们开枪。赶到现场时,被子弹射穿腿部的晓人跌坐在地上,衣服染出一大片触目惊心的鲜红。我不顾一切地抱住他哭泣不止,他轻抚着我的背部,说着抱歉。
  我知道,为了保护市之濑さん他可以连性命也不要,即使明白那样做的他会让我悲痛欲绝,同时,为了保护我他也同样愿意付出生命,他就是那样重视我和市之濑さん比重视自己要多很多很多倍的人。
  至于我和市之濑さん对晓人来说哪个更重要?昨晚虽然对深琴さん和小春さん说现在兄弟比较重要,故作一副很乐意把照顾晓人的工作交给市之濑さん的模样,心里却隐隐希望此刻在他身边的是我自己。
  我说不定是一个妒忌心很重的人。
  今日Norn再度启程,随着逐渐远离陆地飞往湛蓝的万里晴空,我原本阴霾的内心也开始放晴。
  但是,我曾犯错的事实并不会消失,即使他们能破镜重圆,甚至是市之濑さん找回那段被消除的记忆也罢,他们兄弟之间流失的多年光阴是永远无法弥补的事实。
  所以,我的心底也大概会永远的阴晴不定吧?但只要能在晓人身边,我想,我不会再看到那荒芜而寂静的雪景。

—END—

拍手[1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検索
管理人

蜜豆(みつまめ)

社會人與家裡蹲並行模式
興趣:動畫、唱歌、同人
以「一切皆因有愛」為行動宗旨

★喜歡的作品:
家庭教師REBORN!
閃電十一人
RDG瀕危絕種少女
RockmanX系列、Z系列
Norn9

★喜歡的CP(BLNL通吃):
[Free!] 凜江(松岡兄妹)、宗江⋯ALL江?
[黑篮] 青桃
[家教] 雲平藍、綱京、獄春、骸髑
[閃11] 圓夏、鬼道兄妹、豪炎寺兄妹、立春、虎夕、一秋、不冬、涼南、基緑、(宗拓?)蘭狩

歡迎同好各種騷擾w
コメント
[07/29 和月清岚]
[11/24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10/13 和月清岚]
[08/08 和月清岚]
[08/28 和月清岚]
[07/08 和月清岚]
[04/14 和月清岚]
[03/02 小娆酱]
バーコード
忍者ブログ [PR]

photo byAnghel. 
◎ Template by hanamaru.